首页 > 古代 > 

腹黑侯爷宠农妻

腹黑侯爷宠农妻

腹黑侯爷宠农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半半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7 16:50:14

《腹黑侯爷宠农妻》是一部田园古风小说,这部小说是由作者“小半半”精心创作的,主要围绕着田欢顾长和水之间的故事展开,详情简介:所有人都说她嫁给一个长相极丑的人,田欢是个很爱护自己相公的人,只有她自己可以说相公丑,其他人都不可以说,由于田家落败后,她只能和母亲一起生活在舅舅家,舅舅一直想到得到父亲生前留下的秘方,为了不让舅舅得逞,她只能代替姐姐嫁给了顾长水。两人成亲以后她才知道,原来那条骇人的伤疤都是假的,原来她的相公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丑,反而还十分英俊。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田欢和顾长水前脚刚回到家里,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放好,村里就已经有人过来讨秋茶了。

这所谓的秋茶,其实就是用山上小路边现采的草药,简单炮制过后做成的饮片,给村里人拿来做粗茶正好。

既然人来了,田欢就扬起笑脸,将那一大筐秋茶搬出来,来一个人给抓上一大捧。

乡下人也并不怎么讲究。田欢把秋茶捧出来,他们就撩起衣襟兜上,这样一路兜回家去。

有这现成的好处,大家伙心情都好得很。乡亲们凑在一起说说笑笑,氛围也很是不错。结果,正当乡亲们都喜气洋洋的在顾长水家门口排起长队,等着东西兜起自己那一捧秋茶回家的时候,姜氏母女杀到了。

“顾长水!田氏!你们还要不要脸?”

还没冲到他们跟前呢,顾花枝就扯着嗓子大吼一声。

原本欢欢喜喜的一群人都是一愣,大家齐刷刷的回头看过去。

也就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注视下,姜氏母女三个昂首挺胸,大跨着步子走到田欢夫妻俩跟前。

一看这三个人的架势,就知道他们来意不善。

田欢连忙放下手头的活计,和顾长水双双走上前去。

“娘,您怎么来了?”

“你们还有脸问我?你们自己干的事情,你们自己不知道?”姜氏恶狠狠的反问。

田欢就和顾长水对视一眼。

“娘,您说什么我们怎么听不懂?”

小姑子顾花枝忍不住了,她忙捏着嗓子大喊:“听不懂?呵呵,我看你们是故意装傻吧?你们自己说的,顾氏会做药,还炒了这么多秋茶,现在还在满世界的给人送呢,可你们怎么就没想到给我家送点去?在你们心里还有没有你们的亲爹娘了?”

“哦,你们是说这个啊!”田欢恍然大悟,脸上就浮现出一抹笑。

她还笑得出来!

姜氏几个就跟抓住了把柄似的,赶紧扯着嗓子喊:“大家可都看到了,这两个人,在我家的时候就天天就知道偷奸耍滑,现在分家出来,就直接把爹娘弟妹都给忘到脑后了!这两个忘恩负义没心没肺的东西,我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对儿子儿媳妇哟!”

“娘,您说什么呢?我们什么时候忘记过你们了?”顾长水一脸着急。

田欢也委屈得不行。“娘,您真是冤枉死我们了。既然都给乡亲们准备东西了,我们哪能不给家里准备?给家里的东西都在那边放着呢呢!”

“切,你们嘴上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可要真是这样,为什么你们没把东西送过去?”小姑子顾花月阴阳怪气的大叫。

田欢连忙回应:“那是因为爹他常年抽旱烟,喉咙和肺都有所损伤,我就特地在给爹的秋茶里添了一味桂花。只是山上桂树虽然多,但效果最好的只有金桂。我们在山上找了好几天,才找到合适的。而且桂花金贵,摘下来后还需要单独侍弄,我才刚收拾好,还没来得及和其他草药一起炮制呢!”

“还有娘,您天天忙着田间灶头的事,早起晚睡的,那天晚上榨油的时候我还听您说腰上又酸又凉,这是双肾劳损寒凉的表现,所以我打算给您的茶里又单独添了些姜片和当归。只是这两样药材我在山上没找到,今天去镇上才买了点。因为是特制的药茶,所以制作工序要比普通秋茶复杂得多。但只要做好了,我们肯定会第一时间给你们送过去。到时候您和爹有针对性的喝着,效果也能更好。”

在她说话的时候,顾长水已经跑去一边将单独给他们一家子留的茶都端过来了。大家看看,果然箩筐一边放着一小捧桂花,另一边放着两包牛皮纸包好的东西。打开一看,里头是两样他们不认识的药材,想来就应该是田欢刚才说的姜片和当归了。

这一通话外加行动下来,姜氏立马察觉到四周围乡亲们看着她们母女几个的眼神又变了。

甚至还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我就说嘛,水哥儿那么老实忠厚的性子,他媳妇看起来也是个温柔心善的,他们哪可能做这种没心没肺的事?现在看到了吧,人家其实孝心足着呢!不像有些人,自己占尽了便宜还不够,一旦有点不顺心的事,就喊着叫着找上门来闹事。摊上这样的爹娘,他们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哎,这人心啊就是这样。自己生的孩子,癞痢头也是天下最好看的。不是自己生的,再孝顺懂事在他眼里也是心里有鬼。现在我算是亲眼见识了!”

说是窃窃私语,可村里人嗓门向来大,现在就算他们刻意压低了一点嗓音,但这音量也依然大得让四周围所有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更何况,现在大家伙对姜氏几个意见大得很,现在也是故意想把话说给她们听到呢!

姜氏母女几个脸色瞬时变得很难看。

姜氏死死瞪着田欢:“既然这样,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我们这两天不是忙吗?而且我们也是打算给你们一个惊喜。结果谁知道……”

田欢低声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不过今天也的确是我们不对。我们从镇上回来,看到乡亲们都对我们这么热情,我一时头脑发热,就把炒了秋茶的事情告诉他们,这就让他们先吃上了我们做的茶,却叫爹娘你们落后了。这件事的确是我错了,我向您认错。”

她这么战战兢兢、谨小慎微的模样,叫乡亲们看在眼里,大家都心疼她得不行,因而面对姜氏的态度就更差了,这一个个眼睛里都快飞出来刀片剜她们的肉!

姜氏却差点被田欢这装模作样的德行给气个仰倒!

这死丫头哪里是在认错?她根本就是在挑衅好吧?

还什么给他们一个惊喜,他们根本就是故意挖了个坑,等着他们来跳!而她也是傻,居然真个傻乎乎的就跳进来了!

结果现在,她就当众出了这么大一个丑!

这个女人用心太险恶了!

“好啊,田氏,顾长水,有你们的!你们今天敢算计我,我打死你们!”

姜氏气得咬牙大骂,捋起袖子就要冲过去揍人。

顾长水一看到她的动静,就立马站到田欢跟前,把她给挡在了身后。

不过姜氏也没能成功扑到他们跟前去。因为她才刚走出去几步,乡亲们就已经主动站出来把她给拦下了。

甚至还有人板起脸呵斥:“姜氏,你闹够了没有?这两个孩子都这么孝顺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是不是非得把他们都闹得心凉了,以后都不管你们才甘心?我可告诉你,水哥儿他们都是好孩子,我不许你再这么欺负他们!更何况你别忘了,现在你们已经分家了!”

姜氏回头一看,发现说这话的人竟然是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