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探秘笔记

探秘笔记

探秘笔记

来源:掌中云 作者:邪灵一把刀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8 10:23:45

以都市为背景的男频小说《探秘笔记》,是作者“邪灵一把刀”最新著作,这部小说的关键人物分别是许开阳和许开熠,精彩内容介绍:他的爷爷留下了一本书。 起初,他只是把它当作故事来读,直到他父亲告诉他,他们家世代相传的手艺,原来是盗墓术,但他从他父亲那一代开始转向别的东西。 直到那时他才知道,原来爷爷的笔记内容是实时发生的。 长大后,父亲曾警告他不要碰这门手艺,直到三年前,有人过来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们四人迅速抄了家伙,一个个肌肉紧绷,竖着耳朵聆听着房顶的动静。

那玩意儿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不断砸着房顶,灰尘扑簌簌的直往下抖落,它无声无息的穿过了外围的铃铛阵,着实让我们有些心惊,纷纷揣测那蛇妖是不是真能飞天遁地。

便在此时,我旁边的魏哥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一拍大腿,喊了声‘狗子’!紧接着也不顾医生之前的安排,立刻往门口而去,打开大门便冲了出去。

狗子,也就是魏哥养的那只怪异的大狗,魏哥不与人交集,这狗是他唯一的伙伴,相当受重视。他跑出去的身影太快,我几乎来不及阻止,但这一瞬间,我却明白了魏哥为何会如此失态。

如果说蛇妖爬上房顶,狗子却没有叫,或许是因为它没发现;但此刻,那蛇妖打砸着屋顶,响动如此大,那狗子却还没有叫,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狗子出事了!

魏哥这么一跑出去,让我们三人措手不及,但此刻也不能放任他一个人出去冒险,我和医生跟着往外追,前脚刚出木门,那屋顶的动静就突然停止了。

我们没有电灯,所以追出来时,我手里端了盏煤油灯,心中还琢磨过,如果那蛇妖敢靠近,就把这煤油灯往它身上一扔,火加油,不信烧不死它!

但我举着煤油灯跑出门,到了院子里时,那砸屋顶的声音却已经不见了。

就着煤油灯昏黄的光芒,只见屋顶上空无一物,哪里还有蛇妖的影子?

“狗子!”魏哥从没有像此刻一样激动,他在院子里焦急的喊着大狗的名字,往日里原本应该摇着尾巴走过来的大狗,此刻却不知去了何处。

地面上也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狗不见了,蛇妖也不见了,外围的铃铛阵完好无损。

我举着煤油灯,灯光能照亮的范围着实有限,紧跟着出来的小尤举了另一盏煤油灯,使得外面的光线明亮了许多。

也就在这一瞬间,我一下子就看见,那房檐下的地面处,不知何时,竟然沾染了一小滩猩红的血迹。

顺着血迹往上看,只见木屋顶部的边缘处,正有鲜血,一滴一滴的流淌下来,缓慢的、无声无息的,如果不是小尤举着灯出来,我可能根本发现不了。

我呼吸一顿,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屋顶上面有什么?这是谁的血?总不至于是蛇妖的血吧?我们压根儿就没有跟它打过照面,更没有动过手啊。

我用手肘捅了捅医生的腰,示意他往滴血的房檐处看,医生顺着看了一眼后,立刻道;“魏哥!拿梯子给我!”

魏哥找狗找的眼睛都急红了,闻言怒道:“就在灶边,自己拿!”这还是认识以来,魏哥第一次发这么大火,他目光炯炯,此刻转头发现房檐处的血迹后,整个人怔了一下,旋即也不等医生动作,发了疯似的,迅速搬过梯子往上爬。

长期住在山里,魏哥的身手十分灵活,爬梯子飞快,转瞬间人就上了屋顶,爬到了屋顶中央的位置。

由于视角关系,我们站在院子里,便只能看到魏哥肩膀以上的部分。

上了屋顶后,他便背对着我们,一句话不吭,也不知在干什么,但很显然,那蛇妖已经离开了屋顶,否则魏哥不可能那么稳稳当当的坐着。

我心知不对劲,当即也跟着往上爬。

这梯子是魏哥自己做的,没那么规整讲究,爬起来摇摇晃晃的,有种随时会往后倒的感觉。

小心翼翼的爬上去,屋顶已经淌了许多鲜血,我一上去就抓了满手黏糊糊的血迹,别提多恶心了。由于光线有限,所以屋顶上的情况很难看清楚,但即便如此,我也一眼就发现了魏哥怀里的东西。

是狗子!

硕大的,跟藏獒一样大小的狗子!

此刻,狗子浑身是血,脑袋的位置更是惨不忍睹,仿佛遭受过十分猛烈的撞击一样,脑浆子都出来了!

魏哥将狗子抱在怀里,浑身都在抖。

但很显然,这种抖不是怕,而是气出来的,愤怒爬满了魏哥的脸,他的目光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十分明亮,仿佛眼中燃烧着一团烈火。

回忆起之前躲在屋里,屋顶传来的重物撞击声,我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之前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现在结合狗子的尸体一联想,就全都明白了。

我脑子里自发的脑补出了一个场面:黑暗中,蛇妖轻而易举的抓住了狗子,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它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紧接着,它抓着狗子上了屋顶,抓住了狗子的后脚,将它硕大的身躯,当做锤子一样不停的打砸着屋顶。

狗子发不出声音,几下之后,脑浆开裂,鲜血直流。

我几乎不忍多看那具尸体,更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安慰魏哥。

而这时,魏哥突然咬牙切齿的说道:“十多年前,它弄死了老头子,现在,它又弄死了狗子……我每天供奉它,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说这话时,他脸部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目光十分凶恶,仿佛把我当成了蛇妖似的。

我意识到魏哥有些不对劲,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然而,不等我后退,魏哥已经推开狗子,整个人朝我扑了过来!

他身材健硕,长期在山中锻炼出来的体魄,哪里是我这个鲜少运动的宅男能抵抗的,一瞬间,我整个人就被魏哥给压倒了,他一双粗糙的手,瞬间就卡住了我的脖子,用一种想把人给掐死的力道,死死的掐着,神情凶狠,喊叫着:“都怪你们,都怪你们,谁让你们惊扰它的!”

又被掐!

我的脖子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啊!

魏哥这体魄可真不是盖的,这一瞬间我就被他掐的喉咙剧痛,血液直往脑子上冒,我心知他是悲痛过度,起了杀心,如果我不挣脱开来,只怕就真的要被他给掐死了。

然而,体魄的悬殊,让我的挣扎变得十分徒劳,缺氧更使得挣扎的力气越变越小。

我发誓,如果我能活下来,回家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办一张健身卡,我一定要成为一个拥有八块腹肌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