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嫡女倾天下

重生嫡女倾天下

重生嫡女倾天下

来源:微小宝 作者:飞一叶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8 11:44:15

由优秀网文作者飞一叶所创作的古言类型小说《重生嫡女倾天下》,已经上线,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慕华锦李辞令之间的故事,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为了报仇慕华锦与死对头同归于尽。死后一睁眼居然回到了少年时代,本以为可以躲过前世悲惨的命运,没成想死对头居然也重生了。难道注定两个人要再相爱相杀一次?! 李辞令:“相爱可以,相杀大可不必。”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那蒙面人一听慕华锦这话,便知事情不妙。脚下急转想要避开迎面而来的这两人。可谁知还未等他迈开步子,便有两道绳索紧紧地捆住了他的身体,然后便是一阵大力从绳索上传来,直接让他扑倒在了地上,啃了一嘴的土。

就在此刻,慕华锦也是追到了那蒙面人的身前,直接伸手拽起那人的头,然后手法干净利落地直接将那人的下巴给卸了下来。

慕华聿和慕华锡也是翻身下马凑了过来。慕华聿皱着眉头问道:“平安,这是怎么回事?”

那蒙面人现在虽是一身狼狈,但似乎是没有束手就擒的打算,此刻正趁着慕家兄妹三人交谈的功夫,左右扭动,想借此解开绳索。如今下巴被卸,他已是无法用口中毒药自绝,便也只能试试这种蠢办法了。

慕华锦看了眼那动个不停的蒙面人,皱了皱眉,只觉得心烦,直接一脚上前将那人踢得昏死过去。慕华锦的动作太快了,快到慕华聿和慕华锡两人都没来得急阻止,就已是看到那人已经被自家妹子给踢晕了。

“这个人方才暗算我,想要害我的性命。与我交手几招之后,又觉得自己不敌,虚晃一招之后便要向外逃跑。若不是大哥、二哥你们恰好来了,我恐怕还真的是要让他给跑了。”慕华锦一脚踏在那人的背心上说道。

慕华聿和慕华锡在听到这人竟然是打算暗害慕华锦时,皆是一股怒火涌上心头,都恨不得当场将此人给大卸八块了。

慕华锡连忙上前开始检查慕华锦身上有无伤口,而慕华聿则是沉默地蹲下了身子,将那本就已经是绑得很紧的绳子,又狠狠地绕上几圈,捆得那人胳膊都不过血了,这才罢休。

这边慕华锦也是拉住了已经绕着自己转了好几圈的慕华锡,说道:“二哥,我没事。只是这人应该是同忠王妃的事情有关。方才我刚发现了点什么,他就跳出来,想杀我灭口。”

慕家两位兄长未曾料到还有这么一层关系,顿时面色变得有些难看。最终还是慕华聿一锤定音地说道:“老二,等下你找人将这人秘密运回府中,我和平安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引来杀身之祸。”

慕家兄妹三人兵分两路。慕华锡留在原处,让人雇佣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兜了七八个圈子这才将那袭击慕华锦的人带回了慕家。而慕华锦则是带着大哥慕华聿去了她发现异常的地方。

走在路上,慕华锦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出声问道:“大哥,你和二哥怎么会来猎场啊?你们不是去了军营吗?”

“啊,是父亲让我们来的。我和你二哥到军营时,父亲已经是知道忠王府的事情了。父亲觉得此事有异,所以让我们再来猎场这里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端倪。就算有一把火要烧起来了,也不能烧到咱们慕家的身上。至于忠王那里,父亲还什么都没有说。”

慕华聿素来寡言,能听到他像今日一般说出这么一大串话的机会简直屈指可数。慕华锦明白,这是慕华聿在告诫她,不要再以身犯险。

慕华锦突然停下了脚步,慕华聿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同样停下了脚步,等着慕华锦。

慕华锦的嘴唇蠕动了几下,终于是将话说出了口,“大哥,如今这把火大概是要烧到慕家的身上了。抱歉,是我莽撞了。”

慕华锦低垂头,没有动。半响,一道低沉的叹息声自她的头顶响起,紧接着一只温暖的手在她的肩上拍了好几下。慕华锦抬起头来,恰巧对上了自家长兄的目光。

“平安,我们是家人,一家人用不着说这些事情。”慕华聿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慕华锦似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容,跟在了慕华聿的脚步后。

是了,他们是家人,是血脉相连的存在,有些话本就不需多言。

慕华聿和慕华锦一路走到了那洒了鸡血的地方。慕华聿率先停下了脚步,看向慕华锦,似乎是让她解释这是怎么回事。若是慕华聿没有记错的话,当时忠王妃不过是蹭破了一点油皮,可是出不了这么多的血。

慕华锦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血迹,心想李辞令这串血迹做的倒是挺像个样子的,但面上却是丝毫未露。

慕华锦一脸淡然地对着慕华聿说道:“大哥,我来的时候便就看到这串血迹了。大概是有什么人被猎场中的猛兽袭击,受伤后仓皇逃走落下的血迹吧。不过,那人也是倒霉,从此一路向北,那里可是悬崖。这样逃下去,恐怕是没有活路了。”

话是这样说着,慕华锦却是在暗地里对着慕华聿比了一个手势,而那手势的含义则是此事稍后再说。

慕华聿听完了慕华锦话后,沉默地点了点头,便接着向前走去了。

就在慕华聿和慕华锦离开不久之后,草丛中一阵人影浮动,又是一蒙面人钻了出来,在凑到那串血迹前看了几眼之后,便几个纵身离开了这里。

慕华锦带着慕华聿来到大树根下的那处新土处,却见那里已经是被人翻了个底朝天,之前的藏蓝色布料更是再也看不能到分毫。

虽然早在之前慕华锦发现草丛那里有异时,就料到了这点。但是当看到目前唯一的线索就这么断掉了,慕华锦的心里还是不禁生出了几分恼怒。

“来处理痕迹的人很小心,不论是脚印还是打斗的痕迹,能清掉的都清掉了。”慕华聿伸手抚着树干上一处新的刀痕说道。

“所以,我觉得这件事不可能仅仅是后宅之事了。忠王只是个王爷,他家的后院争斗应该闹不到这种程度。”慕华锦斜靠在大树上低声说道,“方才那番话,应该是能让那些幕后之人,认为忠王妃并没有和我们慕家人碰到一处,而是已经坠崖而亡了。只是今日慕家马车的事情,还要去想一个合适的说辞才行。”

“这事交给我们去做就可以了,平安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慕华聿拍了拍慕华锦的肩膀说道。

“大哥,我不是孩子。”慕华锦微皱着眉说道。

慕华锦有些不满于慕华聿这样把她排除在事情之外的态度。她只有三年的时间,三年后等待慕家的便是一场灭门的浩劫,若是她什么都不做,只会让惨剧重新上演罢了。

“我知道了。”慕华聿说道,“那些血是哪来的?”

“野鸡血,我让小厮去洒的。”慕华锦回答道,“他现在就在悬崖处等着呢。野鸡也扔在悬崖下面了,就算日后有人想拿这件事说事,我们也有说辞应付。”

此处既然已是没有什么再值得探查的东西了,慕华聿和慕华锦便准备带上李辞令打道回府了。

在回去的路上,慕华聿突然开口对李辞令说道:“你是个心细的,以后好好跟着你家主子。”

李辞令心中诧异,但依旧连忙低头称是,表了一番忠心。这表忠心的话还是李辞令前世听到别人对他说的,如今反倒是被他给用上了。

等到忠王归家之时,王府已经是乱作了一团,到处都是乱哄哄的。忠王随手拉住一个从他身前跑过的仆人,皱眉训斥道:“闹哄哄的,半分规矩都没有!”

那仆从本就已经是跑得满头大汗了,在看到忠王之后,额上的汗水冒出得更快了,几乎是要成股流下。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身子抖个不停,看样子是恨不得要将自己整个身子都埋到尘土中。

“王、王爷,王妃和小世子不见了!”那仆从说出这句话之后,便丧失了所有的勇气,就连眼睛都紧紧地闭上,不敢再睁开了。

忠王在听到这话,只觉得自己的眼前有一瞬间是空白的,他一把将那还跪在地上的仆从给拎了起来,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

忠王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你方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