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镇天神卫

镇天神卫

镇天神卫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乐乐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8 16:50:59

《镇天神卫》,是由网络作家大大“小乐乐”所编写的玄幻小说,书中重要人物分别是陈昊天和沈恋冰,全文主要讲述了:杀神陈昊天在七年前因为修炼意识不清非礼来一无辜少女,从那以后他内心愧疚并抱着战死在沙场上的念头,南征北战七年过后他已是帝国战神,他还是难以平息自己内心的愧疚选择把自己关在监狱里,想在里面好好的反省,不久后从手下士兵听到,说那是那个沈恋冰的女子还在人间,并且还为他生下一个女儿,名字叫君君,陈昊天灰暗了多年的眸子,又亮了起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宫婉如闻言,气不打一处来。

眼看沈恋冰都放弃沈氏纺织了,陈昊天竟给沈恋冰打气,这不是把她的宝贝闺女朝死路上推嘛。

“我们娘俩说话,你凭什么插嘴?不想吃饭就滚蛋!还肯定有讲理的地方?你知道个屁啊!”

“姓陈的,那天要不是你运气好,碰到大人物找赵家麻烦,你以为你能活着从酒店出来?”

“你无知无畏想死,别怂恿恋冰犯险!”

宫婉如怒不可遏,对陈昊天劈头盖脸一通骂。

沈恋冰连忙起身相劝。

“妈,其实陈昊天没恶意,只是不忍眼睁睁看着沈氏纺织倒下,今天是我生日,你少说几句,消消气。”

想到陈昊天无辜遭骂,沈恋冰有些过意不去,冲陈昊天歉意的笑笑。

“我妈说得对,赵家余威尚在,这时坚守不如息事宁人,只要人在就有希望,好了好了,先吃饭吧。”

沈恋冰又夹了块拔丝马蹄放进君君碗里,柔声哄道:“君君别怕,妈妈和奶奶刚才不是吵架,只是在谈工作。”

君君轻轻嗯了一声,坐在陈昊天腿上,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吃了起来。

沈恋冰的强颜欢笑,让陈昊天心里又是一阵撕痛。

今天是她生日,本应开心,却被赵家逼到这种地步,该死!

陈昊天给君君盛了碗粥,冲沈恋冰微微一笑。

“你说得没错,静观其变才是正途,不过善恶有报,说不定那个大人物已经对赵家下手,沈氏纺织的问题迎刃而解了呢?”

沈恋冰的笑容越发苦涩:“希望如此吧。”

................

天筑豪生大酒店,帝王包厢。

赵家死忠齐聚一堂。

赵光明端坐正中,扭头问身旁的颍州市场署署长郭成龙。

“责令退市通知书下达两天了,颍州城衙门那边,一个出来干涉的都没有?”

郭成龙嘴角泛起几丝不屑,笑了起来。

“赵家主,衙门口的官员原本就看不上沈家,现在沈家濒临破产,谁闲着没事替他们出头?”

“依我之见也别试探了,直接让潘捕头把沈恋冰一家全部扣押,免得她们偷偷跑了。”

赵光明长长松了口气。

赵思恒得知情况后,对他有过交代。

那个戴着黑铁鬼面的男人身手奇好,这样的人若在军方,官职肯定不会低于四品。

若衙门有人干涉,证明陈昊天有军方背景,要动他必须跟汝阴侯打声招呼。

若无人干涉,说明陈昊天是道儿上混的,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玩死他们!

正在这时,颍州东城区捕快局捕头潘兴华带着一份材料走进包厢。

赵光明忙问:“陈昊天的背景查清楚了?”

潘兴华朝椅子上一坐,大咧咧把材料放在桌子上。

“我还以为这七年他成了什么人物,把档案调出来一看,呵呵,前阵子才出狱。”

包厢内的赵家死忠登时长出了口气。

“陈昊天那天说得那么**,我还以为他真有大背景,哪想就是一个刚出狱的渣渣。”

“用脑子想想也不可能啊,他真有大背景,七年前也不会因为玩了沈恋冰被关进**。”

“这下我们就放心了,只要不牵扯到军方,武卫将军会让他后悔做人!”

郭成龙扫了眼喜笑颜开的众人,把目光落在潘兴华身上。

“潘捕头,在你管理的地盘上陈昊天行凶**,这可是颍州城百年难遇的大案!”

“于公,你不给受害人一个交代是失职,于私,赵将军和你是好友,这个仇你得报!”

潘兴华重重点头,对赵光明说道:“我安排好了,现在就可以逮捕沈恋冰一家,全城缉拿陈昊天。”

想到洋洋惨死的场景,赵光明怒火攻心,拍案而起。

“陈昊天,我要当着你和沈恋冰的面,千刀万剐了沈君君和宫婉如!”

郭成龙忙道:“赵家主,宫婉如当年可是我心中的女神,千刀万剐之前,你总得让我泄泄火吧。”

赵光明嘴角泛起几丝坏笑。

“郭老弟放心,没抓到陈昊天之前,沈恋冰和宫婉如都不会死,咱们要玩到她们祖孙三代下辈子都没脸做人!”

郭成龙嘿嘿一阵邪笑。

“这话我爱听,当年宫婉如看都不看我一眼,现在我就在沈忠国墓前,好好上演一出未亡人的大戏。”

潘兴华扫了眼包厢内笑而不语的赵家死忠,清咳两声。

“两位玩得时候稍微避着点儿人,毕竟我是捕快局捕头,传了出去,脸上挂不住。”

郭成龙张狂大笑,嚣张之情溢于言表。

“就是颍州城人尽皆知,那又怎样?而今武卫将军是汝阴侯大婚的司仪,城主见到他都得点头哈腰,玩死几个女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包厢众人顿时连声附和。

“说得没错,武卫将军是汝阴侯身边的大红人,说不定汝阴侯大婚之后就升任平南将军,别说颍州城城主,就是皖北省省主都得巴结。”

“哎,那个陈昊天真是不知死活啊,武卫将军神勇无双,稍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触这个霉头。”

“话说回来,赵家还真要杀鸡儆猴了,不然颍州城的百姓真不知道,在颍州,赵家就是天!”

咯吱!

包厢的门突然推开。

咚!咚!咚!咚!

陈昊天穿着军靴,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进了包厢。

他寻了张椅子坐下,戴着黑铁鬼面的王德力肃立身旁。

众人想到陈昊天的狠辣,旋即站起,保持一段安全距离。

赵光明后退几步之后,冷笑连连。

“陈昊天,原本我还想让捕快局下达缉拿令,没曾想你自投罗网,好,今晚我就让你后悔做人!”

话尚未落音,潘兴华大手一挥,七八名身着灰色制服提着手枪冲了进来。

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陈昊天和王德力。

赵光明背负双手,得意洋洋的看向陈昊天。

“来啊,拔刀啊,只要你一动,就把你打成筛子。”

潘兴华看陈昊天的目光就像看一具尸体,寒声说道:“你在**吃了熊心豹子胆吧?在我的地盘杀洋洋,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怕,什么叫狠!”

陈昊天引燃一根香烟,瞥了眼潘兴华。

烟雾缭绕中,他淡淡的话语吐了出来:“你把我的话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