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病娇嫡女的打脸日常

病娇嫡女的打脸日常

病娇嫡女的打脸日常

来源:麦子云 作者:闪闪惹人爱dd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9 11:24:09

《病娇嫡女的打脸日常》,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分别是唐果和谢觅间爱恨纠葛的一部古风小说,是由网文大神“闪闪惹人爱dd”创作完成,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她本是侯府的嫡长女,光彩夺目,自小便被定下娃娃亲,谢公子才华横溢,温文尔雅,是难得的一厢情愿的男人。许配给谢国公之子谢密。 人人都说她和谢觅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谁也不知道,侯府的亲生女儿是唐果,而这段婚姻本来就是她的。从那以后她便过去流浪生活,,后来被厨师收养,她也是侯府的女儿,但命运却完全不同。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老夫人屋里,唐果正陪着老夫人喝粥。

“果儿,你手上是伤到了?”

许是海鲜粥着实鲜美,老夫人胃口比平日要好,竟是喝了一碗粥,王嬷嬷瞧见也觉得很是稀奇。

唐果正帮着老夫人盛第二碗,袖子轻飘飘往下垂去,露出一节纤细的手腕。

因长年与刀具为伍,唐果手心上有一层薄薄的茧子,不算厚,但也衬得手心不太好看。

落在老夫人眼中,无端让她红了眼眶。

“王嬷嬷,去把太后前些日子赐的雪肌膏拿来。”

老夫人稳住声线,却还是让唐果察觉到了不对。

她抬眸看去,就对上老夫人满含怜惜的目光,“果儿,这十年让你受苦了。”

“祖母,不是都说过去了吗?果儿从来不觉得苦,只是遗憾没能早早陪伴在您和母亲身边。”

这也是唐果的真心话。

王嬷嬷取来雪肌膏,大小只比一枚铜钱大一点,掀开盖子,里面也就半个指甲盖的厚度。

显然,这太后所赐之物,定然价值不菲。

“每日睡前你涂一些在手心,祖母老了,这种东西用了也是浪费。”

老夫人说着,取了少许,就往唐果手心上涂去。

唐果没有抗拒,只是垂眸看着老夫人头上的几缕白发,前世印象里,唯有缠绵病榻的那段时间,祖母才显出老态,却原来早有预兆。

她眨了眨眼,隐去眼底的泪意。

等给唐果的两只手心都涂上雪肌膏后,老夫人方有些疲惫地揉了揉额角。

“祖母,可是累了?”

唐果扶起老夫人,往床边走去。

王嬷嬷帮着掀开被子,将老夫人扶上床。

“大小姐,这个时辰老夫人也到了午睡的时候。”

王嬷嬷轻声提醒。

唐果点点头,见老夫人已然闭上眼,轻手轻脚出了屋子。

屋外,玉盘迎上来,正要开口,被唐果止住。

“回去吧。”

唐果轻声到,主仆二人悄然离开。

屋内,老夫人淡淡开口:“昨日夫人说的那些东西,让人去给大小姐备齐,另外从我私库里也挑一些出来,给大小姐送去。”

“喏。”

王嬷嬷弯腰轻声到。

老夫人说是送,倒不如是借此告诉侯府上下,唐果是她所认定的侯府嫡女,是侯府堂堂正正的大小姐。

旁人若是对唐果不敬,便是打了她的脸面。

王嬷嬷面上不显,心里藏着担忧,老夫人这般维护大小姐,却不知大小姐是否真的能够撑起她的身份。

“阿云,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老夫人眼帘微启,看着王嬷嬷。

后者一愣,反应过来道:“回老夫人,已经有五十年了。”

“都这么久了啊,明年你也该六十了。”老夫人长叹一声,“当年果儿出生,才那么小一个,要不是她那个不上进的爹,又怎么会被人贩子拐走!”

王嬷嬷并不作声,侯爷的事情,不是她一个下人能够议论的。

“我看得出来,果儿她是个聪慧的人,你们都看轻她了。那白粥你也尝尝吧。”

说罢,老夫人便合上眼,不再开口。

王嬷嬷愣了片刻,行到桌前,便是她当时也觉得老夫人是出于维护大小姐的好心,说的那些话。

可等一勺粥入口,她明了过来。

虽然有些凉了,但粥的清香和虾肉的细腻依旧不减。

大小姐这厨艺竟是当真不错!

也许正如老夫人所言,他们都看轻了大小姐,日后,怕是这侯府不得也要热闹起来了。

唐果回了院子,没多久,王嬷嬷便带着不少东西来了。

“大小姐,这些都是老夫人命奴婢送来的,您仔细收好。”

王嬷嬷脸上难得浮现出一丝笑意,更让琳琅轩里的下人们诧异极了。

他们一开始听说要来琳琅轩伺候大小姐,都是很不乐意,谁不知道大小姐在乡下长大,怕是粗鄙俗人,哪里能与二小姐相提并论。

伺候她,还让他们觉得有些丢了脸面。

“毕竟是嫡小姐,老夫人疼爱些也是正常。”

“那个彩金釉瓶不是太后赐给老夫人的吗?”

“二小姐当时求了许久,老夫人都没给她呢。”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周围响起。

间或伴有抽吸声,显然,老夫人这般手笔,着实镇住了不少下人。

毕竟,不少连二小姐求着要的东西,老夫人毫不客气送给了大小姐。

王嬷嬷并不呵斥,只等议论声渐弱,方才略微提高声音道:“大小姐,老夫人说了,若是琳琅轩内还有什么缺的,您尽管去库房拿便是。”

唐果如何不知老夫人的意思,笑着摇摇头道:“祖母和王嬷嬷早先准备的齐全,这琳琅轩里并无缺的了。王嬷嬷回去,替我跟祖母道声谢,也辛苦你跑这一趟了。”

“不辛苦,既然大小姐没有旁的吩咐,奴婢就先告退了。”

说罢,王嬷嬷领着人又浩浩荡荡离开。

周围下人还伸着脖子,打量院中的东西。

便是张嬷嬷也倚在自己的屋门前,伸长脖子看着,眼底偶有贪婪之光闪过。

唐果轻瞥一眼,又看向玉盘:“玉盘,你带人把这些都收起来,再做好登记,若是少了一样,我拿你是问。”

“是,小姐。”

压力砸下,玉盘却不觉得苦恼,反而有些欣喜,小姐这是信任她,才把这活交给她来做。

见院子里一番忙碌,唐果转身回了屋子。

正想着休息片刻,张嬷嬷又敲响了门。

“进来。”

“大小姐。”张嬷嬷一张脸笑成了菊花,眼中闪着微光。

“张嬷嬷有什么事吗?”

唐果只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瞧着手里的书。

张嬷嬷瞥了眼她手中的书,上面是一幅幅小人画,她心底有些嘲讽,到底是乡下长大,怕是连字都不认识,只能看看小人画了。

面上却不显,反而恭敬道:“大小姐,大夫人已经将满碧处置了,打了三十大板,发卖了出去。”

“大夫人也让人送了不少东西来,说是给大小姐您的歉礼。”

大夫人这番举动,对唐果来说也是意料之中,并不觉得奇怪。

但在张嬷嬷面前,唐果还是露出一丝诧异,随之又是有些欣喜。

“夫人实在客气了,既然是夫人送来的,那便拜托张嬷嬷你收着了,可好?”

瞧了眼唐果脸上的表情,张嬷嬷压下鄙夷,大夫人实在过于谨慎,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随便给些东西不就行了吗,还送了那么些好东西来。

“奴婢遵命。”

等张嬷嬷出了房间,唐果脸上的笑沉了下来。

大夫人此举无非是想跟她示好,借此让她放松警惕,前世她便中招,重活一世又怎么可能让大夫人如愿。

说来,今晚的家宴,她也应当准备一番,给她的父亲唐侯,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