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在偏执王爷怀里撒个娇

在偏执王爷怀里撒个娇

在偏执王爷怀里撒个娇

来源:麦子云 作者:谢知景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9 11:38:46

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挽卿和梁逸的小说叫《在偏执王爷怀里撒个娇》,是作家“谢知景”所编写的重生复仇类型的小说,全书精彩内容简介:沈挽卿痛恨梁逸,但她更恨自己。是她信错了恶人,引狼入室才苏家的十几条性命都因为她而死,她自责,她痛不欲生,在沈挽卿痛苦的醒来,沈挽卿发现自己既然重生了,对此她要亲手了结威胁沈家性命的那一对男女,这一世,她将以毕生之力护沈家周全。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大公子,二公子,老爷说府中酒水不够,让你们去府外买一车回来。”

苏怀谦蹙眉,“不是备了两车的酒么,怎得会不够?”

“刚厨娘去仓库拿酒才发现被老鼠撞下柜架打碎了。”丫鬟低垂着头,毕恭毕敬。

苏怀谦摆了摆手,“知道了。”

“那初儿在这陪卿儿。”

丫鬟忽然开口道:“老太爷馋东郊的烤鸭了。”

“东郊?那么远,”看着外面飘落的小雪,苏怀初蹙了蹙眉,“罢了,祖父想吃怎么也得买回来。”

“那卿儿”

沈挽卿挥了挥手,“我就在这,还会跑了不成,你们快去快回吧。”

苏怀谦摆手,“凌景照顾好卿儿,我们先去了。”

他们走后,沈挽卿看见丫鬟还站在门口,有些疑惑,“还有事吗?”

丫鬟至始至终低着头,“老太爷怕表小姐饿着,让厨娘把饭菜端去了竹阁,奴婢想让表小姐先去吃着,等会儿凉了不好。”

沈挽卿摸了摸扁扁的肚子,“确实有些饿了,凌景哥哥和我一起去吧。”

小姑娘笑的灿烂,好似一束光直直照进凌景心底,驱散了所有冷意,唇角几不可查扬起一抹细小的弧度。

刚想应下,便听丫鬟道:“表小姐,竹阁在后院,是闺房,外男不能进入,让凌侍卫在这候着便可。”

沈挽卿笑意敛去,上下扫视了她一眼,眸中划过一丝精光,嘟了嘟嘴,故作纠结,“那……好吧。”

“凌景哥哥,我好饿,我吃完就回来。”

小姑娘眨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凌景忍不住手痒,摸了摸她的发顶,一触及分,配合着她演戏。

“表小姐去吧,属下就在这等您回来。”

不知为何,听到凌景这句话,沈挽卿心底微微泛酸,好像……好像在很久之前也有人对她这么说过。

目送沈挽卿跟随丫鬟离去后,凌景站在大厅门口,故作看风景,左顾右盼。

待院外来往的下人走了之后,迅速跃上屋檐下的房梁。

另一边,沈挽卿撑着伞,跟在丫鬟身后,察觉路越来越偏僻,勾了勾唇,面上软糯。

“怎么还没到呀?”

“我饿了。”

丫鬟眼底掠过一丝厌恶,只知道吃的**,“快了,表小姐忍一忍。”

“老太爷怕吵着您,故意选了个清静的地儿呢。”

“外祖父对我真好。”沈挽卿嘿嘿一笑。

丫鬟敷衍的附和了一句,暗道小傻子倒是还挺乖。

不知走了多久,丫鬟在一座小院落外停下,“表小姐,到了。”

沈挽卿大致扫了一眼,杂草丛生,屋檐下布满了蜘蛛网,心里冷笑。

这些人还真把自己当傻子了,明目张胆的骗她。

“表小姐,好吃的就在里面呢,您快进去吧。”

沈挽卿鼓了鼓腮帮子,有些不满,“这里好臭。”

“只是多了些草罢了,”丫鬟有些不耐,“表小姐快进去吧,等会儿菜凉了。”

沈挽卿扁嘴,“那我进去了。”

丫鬟站在院门口,满脸嫌弃,看着沈挽卿转身进院子,警惕地左右看了看,随后放心离去。

刚踏出脚,后脑勺一痛,来不及喊出声便直愣愣晕了过去。

沈挽卿随手将板砖扔至一旁,笑眯眯道:“凌景哥哥还不快来帮忙。”

藏匿在树后的凌景愣了一下,“表小姐怎知我在?”

沈挽卿眉眼弯弯,“因为我知道凌景哥哥会保护我呀。”

凌景神色恍惚,似乎看到八九岁的小姑娘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凌景哥哥,痛不痛,卿儿帮你吹一吹。’

‘凌景哥哥,你真好,他们说等我长大要嫁人,我嫁给你好不好?’

‘凌景哥哥,你要等卿儿啊。’

两张脸缓缓重叠在一起。

“凌景哥哥,快过来帮我呀。”

沈挽卿说到底只是一个十二岁小丫头,心智成熟,但力气不大,使劲儿把丫鬟往院子里拖去,不过一会儿,头上全是雪花。

凌景赶忙上前捡起地上的油纸伞,随后一把拎着丫鬟的后衣襟,让沈挽卿目瞪口呆。

“凌景哥哥,你力气好大。”

凌景眸底划过一抹宠溺,无奈笑了,“表小姐想怎么做?”

“凌景哥哥你笑了,”沈挽卿有些激动,“你要多笑一笑,才好看。”

凌景怔愣了一下,他笑了么。

面对沈挽卿亮晶晶的眼神,耳尖泛红,有些不自然移开视线,语气僵硬转移话题,“表小姐,时间快来不及了,逸王要来了。”

闻言,沈挽卿大梦初醒般,手忙脚乱,“对对对,凌景哥哥帮我把她藏在床底下,然后你赶紧躲起来。”

凌景无声笑了笑,真是可爱。

依照她的吩咐,将丫鬟踢进床底,随后跃上房梁,屏住呼吸,将自己隐匿了。

房间有些昏暗,看着很简陋,只有一张木床,看起来似乎是遗弃了许久。

四角布满了蜘蛛网,还有蜘蛛在奋力织网,小木桌上摆放了不少佳肴,还冒着热气。

沈挽卿啧了一声,为了对付她,还真是做足了全面功夫呢。

这时,屋外传来细微的脚步声,沈挽卿耳朵动了动,自从重生归来,不知为何,听觉愈发灵敏了。

房门从外面推开,梁逸一眼便看见坐在桌前垂涎欲滴的沈挽卿,眼里厌恶一闪而过,拍了拍肩头的雪花,理好衣襟,扬起自认为最迷人的笑容。

缓缓开口道:“是沈小姐吗?”

沈挽卿似乎吓了一跳,尖叫出声,警惕的看着他,“你是谁?”

梁逸反被吓了一跳,笑容僵在脸上,“本王是逸王,刚在前厅见过的,沈小姐忘了吗?”

沈挽卿哼了哼,“什么一王二王,我不认识。”

随后赶苍蝇似得挥了挥手,“我要吃饭了,你赶紧走,别打扰我。”

梁逸懵了,不是说沈挽卿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吗,“沈小姐,你看看本王”

“你有什么好看的,又不能吃。”沈挽卿撇嘴。

“你”梁逸有些恼羞成怒,脑海里响起木盈儿说过的话。

‘王爷,沈挽卿是个傻子,说话没有分寸,但只要给一颗糖,她就会乖乖的跟着你走,王爷切记,不能露出生气的样子,不然沈挽卿会被吓跑,那就得不偿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