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来源:微阅云 作者:纪婴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9 15:05:27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纪婴著,男女主分别是林沐希白瑾睿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小说试读:被人抛弃,相依为命的孩子也被人偷走了,她已经是一无所有,五年过去,曾经那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已经拥有宠爱她的家人一份许多人都羡慕的工作和几个同样替她着想的朋友。 她是人生赢家。 直到遇见他,五年前的往事涌上心头。 她这才发现,原来从不曾忘记。 她发誓要拿回她的所有,一样不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季雅琪气的直跺脚,可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已然被算计,现在怪只能怪自己计划不周全。

她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过头来,盯着季悦然质问:“季悦然,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季悦然心脏砰砰地跳着:“不,不知道,姐姐,我怎么可能知道?”

“也对,如果你知道也会告诉我,毕竟你们家还要仰仗我。”

季雅琪自信心十足地说着,季悦然听着这话总算是松了口气:“当然,那当然。”

“嗯,还是不对,那你为什么会说何楚凡在隔壁,还说你亲眼看到的?”

季雅琪疑心很重,尤其是对季悦然。

“是啊,当然是我亲眼看到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说出来的,只是为什么会是这种结果,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季悦然实话实说,因为她知道自己要是编假话,反而容易引起她这个姐姐的怀疑。

“算了,走吧!我们回去。”季雅琪说着,便迈开步子离开。

季悦然只好跟上去,这种时候,她还是少惹季雅琪的好。

彼时,林沐希已经回到杂志社。

说实话,她现在心情很不错,尤其是刚才当她看到白瑾睿那张臭脸的时候,别提有多畅快了。

“希姐,外面的记者还在,我们该怎么办?”

李紫汐颠颠地过来,伤春悲秋地问。

林沐希却是摆摆手,说着:“怕什么?我看了现在的消息,大多是针对我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又不是什么名人,所以根本犯不着在乎,别理他们。”

“希姐,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打算就这么让他们坐冷板凳了?”

李紫汐一脸冷汗地问着,林沐希点点头,还颇有兴致地拍了拍李紫汐的肩膀补充:“别担心,要相信真理存在的。”

“哦,我知道了,可是……”李紫汐还想问什么,林沐希却直接了当地说着:“好了,别可是,乖,去工作吧!”

“那,那好吧!”其实李紫汐还是担心的,可是她们家希姐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她还能怎么办?

李紫汐走后,办公室就只剩下林沐希一个人,她干脆悠哉悠哉地看起以前的画册来,这些都是她拍摄地,当时其实觉得没什么。

可是,现在看起来才觉得愈发的珍贵,或许这才是所有的回忆的魅力。

不过五年前的那些事,她却是一辈子也不想想起来,那是她这辈子的痛楚。

一天的时间,林沐希也没什么事可做,下班后,她被何楚凡,黎静,李紫汐三个人保护着离开清风杂志社。

林沐希原本想回家的,可是现在的她,那里还有家?

没错,林家是她的避风港湾,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可如果她现在这幅样子回去,**肯定又会担心。

而紫苑,那里是白瑾睿的家,处处有白瑾睿的影子,所以林沐希决定先不回去,直接跟着黎静去她家。

黎静一个人住三室的大房子,林沐希待在那里,当然是绰绰有余。

此刻,林沐希已经躺在黎静那张舒服的那床上。

黎静推开卧室的门,看到林沐希躺在那里,她整个人就不好了,没吃饭,没洗澡,甚至没洗脸,更没刷牙,竟然就这么睡了?

她得是有多累?

黎静皱了皱眉头,走到林沐希身边,轻轻地唤着:“希姐,希姐……”

林沐希咕咕噜噜地说了句干嘛,就又呼呼大睡起来。

黎静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她还以为林沐希是装的呢,可现在显然不是。

黎静只好作罢,转身出去卧室,临出去的时候,还不忘轻轻地合上门。

而彼时紫苑。

白瑾睿就坐在客厅里,门口假山后面季雅琪就立在那里。

她刚要进来,却被季悦然拽住:“姐姐,等等,你真的要这么进去吗?”

“当然,我要去道歉。”季雅琪说完就迈开步子,季悦然却忽然道:“姐姐,你这么去不合适,你想现在白总正在气头上,你要是去了,还不是往枪口上撞?”

“对啊,没错,还是你考虑的周全,走,我们先回去。”

季雅琪还没走几步,却忽然听到啪地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她一个趔趄,忙迈开步子快速离去。

白瑾睿摔茶杯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季雅琪,而是为了一个失踪的女人。

没一会儿的时间,姜岩急匆匆地跑进来,当他看到地上的茶杯,心猛地颤了颤,竟然有些不敢说话了。

白瑾睿有些不耐烦,他浑厚的嗓音带着温怒的情绪说着:“查的如何?”

“总,总裁,还是没有结果。”姜岩也觉得奇怪得很,他可是一直守在杂志社门口的,难不成林沐希是遁地了么?

“是吗?所有的地方你都找过了?”蓄势待发的怒意在白瑾睿的心里酝酿,他少有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把抓起桌子上的茶杯,直接又扔出去。

“没错,总裁,我几乎快把整座城市都翻遍了,可就是没有夫人的身影。”

姜岩胆战心惊地回答,白瑾睿气的一脚踢在沙发上,结果却是他的脚被磕的生疼,直接跳起来。

姜岩一头冷汗,这个动作未免也有些太滑稽,只不过姜岩却不敢笑,只是安分地站在那里。

“林家也没有?”白瑾睿忽然重点问着,姜岩点点头。

白瑾睿沉默几分钟,忽然开口说着:“姜岩,跟我走。”

男人说完便迈开步子,姜岩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只好机械地跟着白瑾睿的步伐。

车子上姜岩也没敢问,因为现在白瑾睿身上很明显写着四个大字:“请勿靠近!”

一直当他们站在黎静家,姜岩才终于恍然大悟,该死的,他千算万算怎么会把这个地方给忘了?

不过黎静这女人看起来也不是好惹的,自从一进门,就给他们家总裁一个下马威,进门一句话也不说,这还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呢!

客厅的气氛有些尴尬,白瑾睿只是稳若泰山地坐在沙发上,而黎静就那么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吃零食,像是白瑾睿跟姜岩不存在一样。

最后还是姜岩开的口,他开口见山地问着:“黎小姐,我们家夫人在这儿吗?”

“不在,我说两位这月高风黑的,你们待在我一个单身女人这儿,似乎有些不合适吧?”

黎静咔嚓咬了一口苹果,姜岩惊地一个哆嗦,他怎么感觉黎静这个女人浑身每个毛孔都在生气呢?太恐怖了,他从来还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女人!

“怎么不合适?我们又不是什么坏人。”

姜岩气不过直接回敬,黎静却是深深地叹了口气,阴阳怪气地说着:“拿了保不准,要是万一呢?好了,这么晚了,我也要休息,你们先回去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白瑾睿忽然开口说着:“让她出来。”

黎静惊地连正在吃的苹果都摔在地上,好一会儿,她才呵呵地笑了:“什,什么?不知道白总说的是什么意思?”

白瑾睿却并不理会黎静,而是直接起身冲进卧室。

“哎,哎,白总,你这是做什么?那可是我的闺房,你一个大男人进去怕是不合适吧?喂,喂,我说话你听到没有?”黎静一边喊着,一边起身去卧室。

可是,奈何她还没走到卧室的时候,就已经看到白瑾睿扛着林沐希走出来,而林沐希还睡的跟死猪一样。

姜岩都惊呆了,这一刻,他觉得自家总裁是最霸气的。

等到白瑾睿走到门口的时候,黎静忙几步上前准备阻拦,姜岩忙几步过去:“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人家可是合法夫妻!”

姜岩一句合法夫妻,让黎静哑口无言,没错,姜岩说的合情合理。

此刻,黎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瑾睿带着林沐希离开,而她却毫无办法。

黎静心里默默地替林沐希祈祷,这可真不是她的问题,关键是她一个弱女子,面对两个魁梧的大汉,她能做什么?

白瑾睿抱着林沐希上车,一直到紫苑林沐希都没有醒来。

白瑾睿看着林沐希的样子,之前的怒气已经差不多被消耗殆尽,此刻他只是坐在床边,盯着熟睡的女人。

其实他觉得,林沐希睡着的时候还是很温柔的,就像五年前一样。

一整夜的时间,白瑾睿都是陪着林沐希的。

第二日清晨,当林沐希醒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白瑾睿无限放大的脸,她惊的直接跌倒在地上。

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一定是,因为昨晚她明明是睡在黎静家的,现在这种情况,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沐希自此而又认真地观察整个卧室,没错啊,这就是紫苑,难道她记忆出现差错了?

要不然,她的记忆中怎么是跟黎静回家了呢?

林沐希盘膝在地,好一会儿,她才慢慢地起身,看着白瑾睿嘿嘿地笑了,那样子别提有多尴尬了:“阿睿,你怎么在这儿?”

态度好,总是没错的。

要不然凭借现在一脸铁青的白瑾睿,还不得吃了她?

“你说呢?”白瑾睿双手插裤兜里,冷脸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