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不循(重生)

不循(重生)

不循(重生)

来源:微阅云 作者:秋末离殇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9 15:30:00

讲述主人公季云裳楚陌之间感情故事的《不循(重生)》,是金牌小说作家“秋末离殇”倾心打造的重生小说,精彩内容介绍:前世季家二小姐放荡不羁为了嫁给当时的小王爷用尽了一切手段,而上天给她再来一次的机会,她决定让前世的罪恶不在上演夺回前世欠她的债,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翌日。

季云裳随着自己的父亲一同入宫。季云裳在以前就得到了特许,她可以随便进入宫中看望安宁公主和安和公主。因为季天泽要去上早朝,所以季云裳就去了后宫去看望安宁和安和。

安宁和安和见到了季云裳,很是高兴,季云裳已经很久没有找她们玩了,前些天她们还想着要不要出宫找季云裳,但是谁知道因为读书的事情就被耽搁了很久。没想到,季云裳却进宫找她们来了!

“云裳,我可想死你了!听说你在赏花会上多得魁首。”安宁抱着季云裳说道。

季云裳点点头,说:“哎呀,碰运气的啦!”

“你今天进宫来专门找我俩玩的么?”安宁一脸期待的看着季云裳。

季云裳摇了摇头,说:“我今天可是有正事才进宫的!等会儿等爹爹下了早朝我就去养心殿面圣,去谈一下和王爷解除婚约的事情。”

“你说什么?!”安宁和安和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一脸诧异的看着季云裳。

季云裳点点头,说:“你们没听错,我就是来解除婚约的!而且王爷也同意了。我突然觉得两年前的我太蠢了,居然仅凭男子的样貌,就决定了要嫁给他。现在不同了,我季云裳可是要挑一个这个世间上品行最好的夫婿!”

“你是认真的?”安宁问道。

“你已经想好了?”安和问道。

“没错!我是认真的,我也已经想好了。我也三思过了。我要和王爷解除婚约!好了,不谈这事儿了,这时候也不早了,过会儿就要下早朝了,我马上就过去养心殿等候。我来主要就是给安和带个口信儿,我哥说,他可是很想你。”季云裳有些迫不及待了。

安和的脸一红,安宁坏笑着看着安和,安和咬了咬唇,说:“你只需帮我一句话‘’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你哥会明白的。”

“唉,真羡慕你们俩!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哥会跟皇上提亲的!”季云裳看着安和一脸甜蜜的样子,就心生羡慕,什么时候她才能遇到她的良人呢?接着她又说,“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两位公主叮咛着。

季云裳点点头,便离开了,去往养心殿。

等到季云裳到的时候,自己的爹爹已经在养心殿里和皇上谈及此事了。

“臣女季云裳参见皇上。”季云裳行了一个礼。

楚恒见季云裳这么懂礼节的样子,与之前那个不懂礼数的小丫头截然相反,就觉得这个季云裳改变了不只是一星半点。“免礼。季云裳,你可知这解除了婚约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就算以后嫁不出去了,也不在乎么?”

“回皇上,臣女不在乎!孔夫子曾经说过,君子成人之美。虽然臣女只是一介小小的女子,但这成人之美之事也是做得的。”季云裳一脸坚定的看着身在高位的楚恒。

楚恒听到这番话,点点头,说:“你这丫头进步的可真的不小。想要解除婚约,朕有个条件!现在,你若是能背出李白的诗,朕就允诺你。”

季云裳有些奇怪,为什么还要背诗?但是背就背,她季云裳可不怕!

“好!那臣女就献丑了!”季云裳一口答应,“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东风不为吹愁去,春日偏能惹恨长。”

“李白的《春思》?朕也喜欢李白的这首诗,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能把它背下来,季爱卿,你的这一双儿女,可真的是不简单啊!”楚恒满意的点点头,突然觉得季云裳如果嫁给自己的儿子也是不错的选择,“朕就允了!从今日开始,你与摄政王楚陌的婚事就此作废。”

“谢主隆恩!”季云裳和季天泽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说道。

“嗯,若没什么别的事情就退下吧,朕要休息了。”

“微臣告退。”

“臣女告退。”

说着,父女俩就离开了,楚恒盯着季云裳的背影,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

季云裳出了养心殿,抬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从今天开始,她,季云裳,终于自由了!

三个月后。

季云裳坐在长廊里看着书,在这夏末秋初的季节,季云裳总觉得卧房中太过闷热,根本静不下心去读书,于是便出来坐在长廊里看书。

香儿端了一些茶点走了过来,放在旁边的石桌上。

“小姐,你知道吗?刚刚老爷下早朝好回来就对夫人说,皇帝对你甚是喜爱,所以有心提拔你……”香儿看着季云裳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就没有再说下去。

季云裳知道香儿的意思,季云裳眯起了眼睛,这个楚恒,如果真的有心想让她入宫的话,那么她定会抵死不从,若是时间没有算错的话,再过不久楚恒就要与世长辞了。

季云裳倒也不害怕,毕竟上一世的自己虽是顽劣了些,但是对于朝中之事还是略有耳闻的,毕竟那个时候她是多么的喜欢楚陌。

楚陌……一想到她,季云裳就觉得自己的胸口一紧,让她有点透不过气。

七日之前,楚陌凯旋,他打了一场漂亮的仗,让皇帝开心不已。楚陌回来之后,她与楚陌就没有再见过一次面。毕竟两个人真的是没有人关系了。

“香儿,没事的。不过是有心,再说了太子也是个有主见的人,怎么可能就看上我?我季云裳在京城的名声可已经是烂的彻底。”季云裳抿了一口茶,嗯,这新茉莉可真的是沁人心脾。

香儿听季云裳这么可就不赞同了,嘟着唇说:“谁说的?!我们家小姐现在在京城的名声可是好的不得了!多少王孙贵族想把小姐娶回家?小姐可不比以前了!”

季云裳笑着摇了摇头,说:“那只是表面,谁知道人家私下里怎么说我呢?好了,我的好香儿,我的终身大事我自己会考虑清楚,我相信爹爹也不会不尊重我的意见。入宫,我是绝对不会去的。皇宫,那个华丽的牢笼还是不适合我。”

“香儿知道,小姐只钟情于摄政王。”香儿打趣道。

季云裳皱了皱眉头,说:“香儿,切不可胡说!摄政王与林尚书的千金两情相悦,怎么会把我放在眼里?况且,我与摄政王已经解除了婚约。好了,香儿收拾一下,等会儿我带你去哥哥那里。”季云裳打心底不想提到楚陌,毕竟这是她的心结。

香儿点点头,便乖乖的闭上了嘴,开始收拾桌子。接着两人就去了书房。

季云飞见到季云裳来了,就笑了笑,说:“裳儿,见到摄政王怎么还不行礼?这么快就忘了礼数?”

季云裳定了定自己有些恍惚的神色,然后行了个礼:“季云裳参见摄政王。”

香儿见到楚陌也是识相的行了个礼:“香儿参见摄政王。”

“免礼。”楚陌不冷不热的回应让季云裳胸口一紧。

季云飞看着自己的妹妹的身体似乎是在颤抖,然后站了起来来到季云裳面前,温热的手掌覆上了季云裳的额头上,说:“裳儿,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抖的这么厉害?香儿,你是怎么照顾小姐的?!小姐生病了你怎么都不知道?!”

“哥,我没事,别训香儿。可能是刚才着了凉,若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我本来想找你商讨《论语》,可是……那我等会儿你有空我再来找你商讨。”季云裳拿开了季云飞的手,笑了笑说道。

季云飞听到季云裳这么说,还是不怎么放心,就说:“你回房间好好休息,等会儿我跟王爷谈完事就去找你。”

“好,那我就走了。”说着,季云裳就带着香儿离开了。

季云裳的每走一步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尖都在颤抖,因为从刚才开始楚陌的视线一直在她的身上没有离开。她万万没想到,楚陌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三个月没有见到楚陌,现在看到他,她依然是那么的激动,季云裳,你可……你可真的是没用啊!季云裳啊季云裳,你再不能有任何幻想,你们俩现在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季云裳走了之后,楚陌把玩着手中的棋子,说:“你这个妹妹可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似乎越来越……懂事了呢!与以前那个顽劣的季云裳可真的是判若两人。”

“是啊,自从三个月前,她从皇宫里出来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整天就窝在闺房里看书。这阵子一直在看《论语》,前些天还气着直跺脚,跟我说,这孔夫子还真是会胡说八道,什么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明明就是他对女子没耐心,还说女子难养!什么圣贤之书,尽是一些胡说八道的话!当时可真的是把我笑死了。”季云飞想到前几天季云裳那可爱的模样,脸上浮现一丝宠溺。

楚陌听了不予置否,他知道三个月前,季云裳是进宫跟皇上谈解除婚约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些罪恶感,毕竟他伤害了一个小女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