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废后她命中带煞

废后她命中带煞

废后她命中带煞

来源:微阅云 作者:漫步云端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0 11:23:58

《废后她命中带煞》是网络作家“漫步云端”所写的重生类型的复仇小说,故事中的主人公是月千澜君冷颜,小说精彩内容介绍:为了爱情不惜一切帮助心爱的人登上霸位,舍身忘死换来的确实孩子被抹杀,双腿被他斩断,家族之人被屠尽,就连死亡他也要补上最后一刀。上天给了她第二次机会,她发誓不再与那个人再有什么纠葛,要为了自己活着,将恶毒妹妹以及前世害她的那些人一个一个揪出来,某太子突然找到她:我的心空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嗯,老夫人真是偏心,去佛寺还愿,居然只带了二小姐一个人去。而且还派了大公子和二公子来回护送,这架势,倒真的把二小姐当做未来的国母对待了。同样都是月府千金,小姐你还是嫡女呢,可是却不如她一个庶女来的风光。

小姐,我们手上的最后一包银子,都被打赏给刚刚那帮护卫了,我们实在是没钱了……”翠湖愤愤不平的控诉道。

月千澜眯眸而笑,她是重生而来的恶鬼,专为复仇而来,月倾华的皇后命也该到头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前世老夫人罗氏从佛寺归来不久,便生了一场大病,是病入膏肓的那一种。

后来,因为抢救不及时,老夫人瘫痪,再也起不来。

这一次,她要抓住未卜先知的优势,替自己谋求老夫人这颗大树做倚靠。

这一世,但凡月倾华在意的,拥有的,她月千澜统统都要抢过来。

该属于她身为嫡女的荣耀,她绝不容许任何再随意践踏,拿她当傻子一般玩弄。

“放心吧,明天一定会有惊喜降临的。我交代给你几件事,你一定要好好的替我办妥。”

月千澜附耳到翠湖耳畔低语,翠湖听得认真,连连点头。

翠湖没敢耽搁,立即偷偷溜出了府。

却不想,她刚刚溜出府,刚刚转了一个弯,眼前一道黑影闪过,黑衣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月大小姐要你办什么事?”

……

翠湖办完了事情,悄悄溜回了府内。

彼时,已是夜幕降临。

月千澜彼时正坐在木椅上,借着微弱的烛火,翻看兵书。

看见推**门,走进来的翠湖,她眉头微挑问。

“那么快回来了?事儿办妥了?”

翠湖不敢隐瞒,连忙把出府之后遇见黑衣人的事情告诉了月千澜。

月千澜眸光闪烁,心口一抹疼,隐隐传来,“下一次,再遇见他,不要再接受他的帮助。”

翠湖不解的问:“为什么啊小姐,我觉得这个黑衣人好像在保护你,他轻功厉害,一定是盘桓在月府周围,否则我怎么一出府,他都能立即知晓呢?”

月千澜放下兵书,抬起手指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

沉吟了一会儿,她喃喃自语:“这一世,还是不要祸害他了。”

“小姐你说什么祸害啊?”翠湖一脸懵,特别好奇的问。

月千澜摇摇头:“没什么。”

然后,她又拿起了兵书继续看。

翠湖顿时惊呼一声,看着月千澜手里的兵书:“小姐,你好好的怎么会看起兵书了?大家闺秀不是应该多看一些诗词歌赋,弹弹琴,刺刺绣吗?”

前世,她为了博取君冷颜的欢心,她倒是满腹经纶,诗词歌赋,弹琴唱歌,刺绣,样样精通。

可是最后呢,她得到了什么?空有这一身的才华,也抵不过月倾华那一滴眼泪。

再是才华惊艳又怎样?终是一些身外之物,远远不如看一些兵书,学习一些计谋策略来的重要。

如何揣摩人心,工于心计,她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临睡前,翠湖才意识到了更严峻的问题。

她替月千澜铺床的时候,看着单薄的被子,心疼的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

“大小姐,这都已经过了立秋,天气都冷了起来了,你居然还盖着这么薄的被子,夜晚气温很冷,这一夜夜的熬着,身体总有一天会被冻坏的。

二夫人表面待你温和宽厚,可是她送过来的东西,没有一件实用的。东面的窗户破了,都没人来修,被子又薄,房间里又漏风,大小姐你这嫡女的日子过得连一个下人都不如啊。”

月千澜看着翠湖,微微叹息一声,放下手中的兵书,伸手替翠湖擦了脸颊上的泪水。

“好了。别哭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如今窘迫的境遇不会持续太久,你要相信我。明天,我们的生活质量,一定会得到提升的。”

前世,她也过着这样的苦日子,要不然,她一个堂堂的嫡小姐,怎么会对身为妾室的沈氏唯命是从呢。

母亲不知因为何事惹恼了月晟丰,五年前被赶出了月家,从此青灯古佛为伴,长居佛寺。

她一个爹不疼,娘不要的嫡小姐,在这月府的境遇,每一日都是如履薄冰。

……

第二日,月千澜早早起来,赶去了西院的小佛堂,求见了沈氏。

沈氏跪了一天一夜,脸色煞白,已然被夺去了半条命了。

沈氏抚着疼痛的双腿,不停的抹眼泪。

“哎呦,疼死我了,我这腿好像没知觉了,翠云,我这腿不会废了吧?”沈氏抓着身旁大丫鬟的手臂,惧怕的问道。

翠云被她抓的手臂生疼,但她又不敢甩开沈氏,只得低声安抚不会。

月千澜赶紧向沈氏说:“二娘,女儿担心你,怕你跪一天一夜,身体受不住,所以我昨天派了翠湖出府,特意求了程大夫今天进府,给你诊治病情。”

沈氏眸光一亮,这才抬头看向月千澜。

“真的,你没骗我?程大夫昨天气得不轻,你确定他还愿意替我诊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