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暖婚100分:医生老公别太黏

暖婚100分:医生老公别太黏

暖婚100分:医生老公别太黏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六弦相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10 13:56:53

主人公叫宋澄溪夜洵丰的小说是《暖婚100分:医生老公别太黏》,本小说的作者是六弦相思。宋澄溪等了他很多年,她以为他们会有结果,可结果只等到了背叛。他跟别人结婚的时候,宋澄溪也出席了,婚礼上她说“回来好不好?” 可男人看她的眼神却没有半点感情,最后,她落荒而逃。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宋澄溪从她手中把饭菜接了过来,热气氤氲了她的眼睛。

她的肚子很饿,甚至开始泛起胃酸,但她的喉咙无法吞咽,像是梗着什么东西。

“**那边怎么说,有没有抓到凶手?”住ICU一天要两万,沈彦林那边还没消息,她只能寄希望于尽快抓住凶手,这样就能得到赔款。

杜飞飞气愤地握紧拳头,“到现在一个鬼影子都没抓到!”

宋澄溪本就难看的脸色瞬间黯淡下来,连忙埋头扒了一口米饭,压住那一声差点破口而出的呜咽。

杜飞飞见此,赶紧转移话题,“没想到这个孟医生医术这么高超,彻底打破了我对女医生的不信任,小希,有时间我们一定要好好感谢她!”

宋澄溪重重点头,“明早你要是有空过来,帮我带一份放在床底下的特产和茶,我送给孟医生。”

杜飞飞正要说今晚自己留下来陪夜,让她好好休息,想到她说的特产,就不得不回学校宿舍拿。

她想问今天她去找沈彦林那里是什么结果,但看到她静默失落的样子,只好把话噎了回去。

送走好友后,宋澄溪回到病房,看到孟医生带着一帮实习医生进来检查,立马退到一边。

实习医生里有几个单身男人,见宋澄溪这么漂亮,多少起了点心思,但想到她有个这么大的女儿,很快就歇菜了。

“情况不错,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检查完,孟医生言简意赅道。

转头看到宋澄溪,眸光微闪,“接下来我会是沈甜甜的床位医生,每天不定时过来检查情况。”

宋澄溪连忙应了几声,将他们送了出去。

这之后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对她来说,将是一笔巨款,根本无力承担。

宋澄溪一直等着沈彦林回复,迷迷糊糊间,趴在床边就睡了过去。

半夜,护士进来过很多次,她被惊醒,配合她们给甜甜换药。

满怀期待地打开手机,看到短信和电话没有新的,她的内心,瞬间疼得抽搐起来。

凌晨五点左右,宋澄溪在外面的洗手间洗漱好,就去医院一楼大厅的ATM机查看银行卡有没有打款。

刚才护士还在问她费缴好了没有,她只觉得脸上一阵发烫。

宋澄溪输入密码后,深呼吸一口气,手抖着查看余额。

旋即,提起来的心狠狠跌落回去,伴随着痛苦的震颤。

三千块是她所有家当,准备在这里用在吃穿住行上,没想到现在却成了唯一的救命钱。

然而三千块能做什么?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她以为是沈彦林,手忙脚乱地接通。

“小希啊,你找到彦林没有,家里没钱了,我和**吃药的钱都没着落呢。”电话里,传来沈军的声音。

沈军是沈彦林的父亲,她未来的公公,他们让她跟着沈彦林称呼,所以她备注的是“爸”。

宋澄溪很想把自己在这边发生的事情告诉他,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她憋了一肚子的委屈。

那边叹起气来,“**昨晚咳嗽得厉害,我都没睡着,今早又下雨,我的伤腿又疼了,如果你从彦林那里拿到了钱,给家里汇一点急用。”

宋澄溪握紧手机,嗓子干涩,好一会,“我知道了,我这就给你们打两千块钱。”

她从来都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只喜欢医学,对病人并没有多少怜悯,所以才会立下规矩。

例如严格执行“一三五七”的作息,只接手术风险系数高达99%以上的急诊手术,以及,不医治女病人。

但在昨天一天,他就打破了好几条规矩。

更何况,他什么时候对病人家属这么关心了,还特地让她去扶人,还不是因为当时就她一个女人在场。

今天更是一大早就跑来问她沈甜甜情况,还特地来她办公室查看各项检查和记录。

男人翻到费用清单,“这些都是没缴的?”

孟医生沉下心来,语气古怪,“似乎不打算交钱呢,一分钱都没缴。”

男人不仅没有面露不喜,反而沉吟起来,“免了吧。”

“什……什么?”

“不明白吗,沈甜甜的一切花销直接免除。”

孟医生当即不可思议地惊呼:“不行院长,这不符合医院规定!”

一只栗色鳄鱼皮夹被他随意丢在桌上,“从这里拿。”

孟医生一口凉气吸得有些长,“院长和她们认识吗,哪有自己掏腰包的道理?”

“我就不能做做善事?”男人过于出色的俊容显出浓重不悦,“孟医生,昨天沈甜甜那样的情况,可以随意下达死亡通知?你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到现在还没做一份检讨报告交上来。”

孟医生脸上血色褪得一干二净,“是,我知道了。”

这时她注意到桌脚边放的两盒东西,想到进来办公室的只有他,难不成是他送给自己的?

心里的怨气瞬间烟消云散。

趁着他看记录看得入神,她将盒子拎起来,“云州雾茶?”

翻看资料的男人听到她嘀咕,动作一顿,“泡给我喝。”

孟医生满心困惑,虽然可能不是送给自己的礼物,但他这么要求自己,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她的心情又开始转晴,将一套上好紫砂壶茶具从储物柜里拿出来,为他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