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北天王

都市北天王

都市北天王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束光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10 15:13:05

《都市北天王》是网络作家大大“一束光” 的最新原创作品,小说别名《都市不败战神》,书中主要男女角色分别是江玄和苏沐瑶的逆袭爽文,全书精彩内容简介:那一年前,原本是京都豪门的江家遭遇一场灾难,江家被其他几大家族勾结陷害,一夜之间,血流成河消息不见,十六岁的江玄带着妹妹狼狈逃跑,却在夜雨的追杀中被迫离开。十年后,江玄是北境第一大王,是大权在握的男人,他携万千权势,回归都市他带着强大的力量回城,只为寻找妹妹报仇雪恨!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本王?”

听到江玄尊贵的自称,还有围绕在他身上惊人的气势,陈安澜眸光不禁呆滞住,心中冒出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江玄剑眉倾斜,深黯锐利的冰眸,释放出威震之意,声音沉然道:“安澜,从这一刻开始,你和萱萱不必再躲藏,这些年我江玄欠你们的,会倾尽一切来弥补!”

“江玄你....”陈安澜想要问什么,可又唯诺的不敢开口,因为她不敢确认江玄,是不是北境那位战功赫赫,权倾天下的王。

江玄双目遮寒星,神情凌轩昂,言语凛然道:“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再多此一问!”

闻言,陈安澜心中掀起了骇浪,她急忙紧张弯下腰,态度极为敬畏道:“小女安澜,见过战神北天王!”

看到陈安澜得知自己的身份,变得如此怵目惊心,江玄上前搀扶起她,语气温柔的轻和道:

“安澜,你照顾萱萱多年,受尽世间的艰辛,我江玄欠你太多,这种俗礼就免了吧,往后你我皆没有*贵之分!”

“安澜不敢!”陈安澜发憷的低头,曾经身为秦家长女的她,深知一境之王的权利有多恐怖,又怎敢与身居权位的江玄平起平坐。

江玄知道短时间内,很难改变陈安澜的想法,无奈的笑了笑道:“随你吧,你准备下茶具,我们坐下慢慢聊!”

“是,安澜这就去准备!”陈安澜转身离去,拿了套功夫茶具回来,动作优雅的在凉亭里,细心的替江玄煮茶。

江玄坐在石凳上,静静的看着陈安澜,她泡茶的技巧流水如云,容貌又那么的惊艳倾城,难怪桂城这么多名流,为了喝一口她泡的茶,不惜花重金来预约。

“北天王,您的茶!”陈安澜煮好茶叶,轻缓倒进茶杯里,递到了江玄的跟前。

“安澜,下次你不用尊称,就叫我江玄吧,不然会外人听到,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江玄端起热气腾腾的茶杯,抿了一小口说道。

“小女遵命!”陈安澜幽幽地点头。

江玄把茶杯放下,发现陈安澜柳眉时而紧松,似乎欲言又止的有话要说。

“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不用憋在心里,没关系的!”江玄一笑道。

陈安澜迟疑了小会,鼓起勇气问了出来,“你是当年怎么去到北境,还当上了统帅,而且你如今明明那么有权势,为什么不早点找到萱萱,又为什么不进京都重振江家,让那些仇人付出代价?”

听陈安澜一口气,把心中的话全问了出来,江玄沉寂的皱眉头,应答道:“十年前,我和萱萱走散后,独自逃到了桂城,被苏家所救。

后来,我去到北境参了军,在死人堆里杀敌立功,走到今天的地位,期间我动用了一切关系去找萱萱,直到现在才有准确的消息。

至于,我为什么不入京,国事缠身,我身为一境疆主,不能随意离开北境首城!”

陈安澜美眸轻动,虽然江玄说的轻描淡写,可她依旧能想象得到,这个男人十年以来,高居权为的同时,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如果萱萱知道,你能有今天的财权,她一定会很开心的!”陈安澜灵动的小声道。

“萱萱她,什么时候能回来?”江玄语气有些悸动问道,从走散时起这十年多来,自己无时无刻不再想念着妹妹,此时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

“萱萱通常留校住宿,要到周末才会回来茶庄陪我,不过我可以让她今晚过来一趟!”陈安澜柔声软惜。

“好,但先不要把我的事告诉她,我想给她一个惊喜!”江玄脸容温和的笑道。

傍晚。

黄昏退去,夜幕降临。

江玄与陈安澜,在凤楼茶庄的凉亭里,边品茶细聊,边等着江萱萱回来。

“你是说,你成为苏家的女婿,是为了报答苏沐瑶十年前,给你的糖果之情吗?”陈安澜睫毛轻颤,关于苏家近期的事,她在茶庄也略有耳闻,没想到捣毁订婚宴的人就是江玄。

“对,当年我昏死街头,是苏沐瑶一家救了我,此番来桂城就是为了报答她们,没想到你和萱萱也在这里,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吧。”江玄淡淡微笑。

“难怪昨天晚上在拍卖会,李天会当众威胁你!”陈安澜细声道。

“一个跳梁小丑罢了,根本不足为患!”江玄脸色漠然,李家在桂城是很有势力不错,但根本就不配他放在心上。

“江玄,山高皇帝远,你还是小心点吧,桂城的浑水其实很深,李天也不是泛泛之辈!”陈安澜善意的提醒,无论什么时候都切勿大意,否则很容易阴沟里翻船。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江玄点了点头。

“安澜姐!”这时,一道动听的声音,从凉亭外传了进来。

“萱萱,你来了!”陈安澜起身莞尔盈笑。

萱萱两个字,使得江玄整个人一颤,呼吸加重了起来,他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如此的紧张过了。

江玄缓缓的转过身,见到了一个脸蛋清纯的女孩,她小巧玲珑的身子,穿着白色的雪纺裙,长长的秀发洒落在细肩上,给人一种很乖巧听话的视感。

江萱萱水灵的眼睛,也望了望江玄的脸庞,似乎觉得很熟悉,可并没有认出他是谁,歉意的笑道:“安澜姐,你有客人吗,那我先回阁楼等你!”

“等会!”陈安澜出声拦下了江萱萱,她看了一眼江玄,细柔道:“萱萱,你....知道他是谁吗?”

江萱萱灵动的明眸,轻轻的眨动着,与江玄四目相视,越看越觉得熟悉,心里还有着一缕亲近感。

突然。

江萱萱惊讶发现,江玄的眼眶泛红了起来,泪水还在里面不停打滚,这一幕看得她有点不知所措。

“萱萱.....”

江玄的喉咙像卡了刺般,有非常多的话想要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挤出一个笑容,温柔的咽泪道:“你长大了,也漂亮了,十年不见,过得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