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君少宠妻忙

重生君少宠妻忙

重生君少宠妻忙

来源:掌中云 作者:溏心流沙包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0 15:45:17

《重生君少宠妻忙》这是一部连载于掌中云的女频穿越小说,书中主要人物分别是许晴蓝和君蚺,作家是“溏心流沙包”精心创作的古言文,书中故事简述是:在许晴蓝看来,君蚺就是她的仇人,一辈子都无法原谅的那种。他害死许家父母,杀了她的儿子,还亲自送她上了手术台,但其实这一切都是误会,是有心人算计的。 穿越到20多岁的时候,许晴蓝主动离开了君蚺,不再围着他转,她这辈子的目标是带领家人致富,最好是成为世界首富,然后狠虐渣男。然而,今生的轨迹已经改变,前世的误会也一一化解。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越靠越近。

许晴蓝拿出电棒,按着开关超君蚺身上捅过去,速度之快猝不及防。

下一秒。

她的手被君蚺紧紧拽住:“你这个死女人,又想来阴我?”

“**!”

许晴蓝突然朝着君蚺身后大叫了声。

几乎是下意识。

君蚺转头往回看,许晴蓝顺势把电棒狠狠的按在他的身上。

最大电流瞬间涌入身体。

“嘶!”

君蚺只感觉身体里的每一寸肌肤都仿佛被撕裂了般又被紧紧揉碎,不过短短一秒钟时间,他已经软软瘫倒地上。

“让你签字电我。”

上一世,在精神病院的病房,就是君蚺亲笔签字,让医生对她实施所谓的电击疗法!

许晴蓝不解气,拿着电棒又是往他身上一捅,电得君蚺浑身发颤。

“死女人!”

他挣扎着,却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俊颜因为痛苦而狰狞。

“还在骂我?”

许晴蓝狠狠踹了一脚,忍不住再电一次。

“滋滋滋……”

电流的响声夹杂着男人痛苦的嘶声,许晴蓝只觉得身心舒畅。

“告诉你,这只是开始,我会让你跟许轻婻知道什么叫血债血偿,我会把你们身上的肉一片片切下来喂狗。”

“为什么……”

君蚺深深蹙眉,挣扎着从牙缝里发出声音。

“因为你坏,你是个畜生,你连自己的孩子都要杀,你还要杀我全家,不过这次我不会给你机会,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所。”

许晴蓝美眸中恨意倾泻,电棒再一次按下。

君蚺被电得意识涣散,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最后陷入黑暗之中。

终于……

他没动静了。

许晴蓝才捡起装着药材的袋子,转身离开,120都不打。

君爷是被路人救的。

直接被救护车送进医院,才刚出来的他又住了三天才缓过劲。

“姐夫。”

许轻婻来了,还捧着花,声音怯怯:“我听说你被我姐打到住院了?”

“哼!”

君蚺咬牙切齿,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敢把这事到处说。

“姐夫,你千万不要怪我姐姐,她最近总是怪怪的,看我的眼神充满仇恨,她是不是也对你这样啊?你说她是不是误会我们什么了?”

许轻婻是来打探消息的。

这几天她在许家很不得劲,许俊深不喜欢她,楚依依也不像以前那样对她嘘寒问暖,这俩人所有的注意力又都回到许晴蓝身上了。

“能误会什么?误会我杀她全家?还误会我杀了她儿子?”

君蚺想了三天,都没想明白许晴蓝那话的意思。

“你说我姐该不会是得了什么被害妄想症吧?”

许轻婻忽地表情慌张,连连摆手:“姐夫,我就是听医生说,精神压力太大会很容易有这方面的疾病,才随便瞎说的,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你没瞎说,我看她就是有神经病!”

君蚺黑眸一敛,这么说来的话,倒是解释了那番莫名其妙的话。

亏得他还绞尽脑汁想这么久。

死女人!

自己得病,还几次三番的污蔑他毒打他。

“姐夫,那真的是我乱说的,姐姐不可能是神经病。”

“她就是神经病!”

君蚺斩钉截铁,拿起手机就给君老爷子打电话,这事必须要告诉**。

许轻婻隐藏着得逞的笑意,眼底沁了毒般透着毒辣。

许家。

“妈,喝药。”

许晴蓝把刚熬好的中药小心翼翼的端给楚依依,看着她喝下。

“你这孩子,我都没什么病,你非要天天给我喝药,哎哟,太苦了。”

楚依依一阵抱怨。

许晴蓝递给她一个蜜枣:“喏,吃一颗这个就甜到心头啦。”

“你啊。”

楚依依顿时就笑了,这不是她以前用来哄许晴蓝喝药的法子吗?

现在倒好。

她用来哄她这个当**了。

“来,我给你把个脉。”

许晴蓝手轻扣在楚依依的脉搏上,柳眉微微轻拧。

毒素清的七七八八了。

接下来主要是调理,总之再也不会有上一世母亲心脏猝死的事发生。

“你这三脚猫功夫行不行的?不过别说,这几天喝了你的药之后,我身子骨确实轻快了不少,这个胸口也不憋闷了,半夜睡觉也不会喘不过气。”

楚依依不愧是亲妈。

知道自家闺女不学无术,还敢当白老鼠,喝她熬的苦药。

“那当然咯,我给华佗神医跪了三天三夜,他才愿意收我为徒。”

许晴蓝满脸骄傲,这一辈子,她不但要爸妈安享晚年,还要把许家发扬光大,成为华夏乃至全世界顶尖的连锁医药堂。

“你啊。”

楚依依笑着戳了戳许晴蓝的额头。

“太太,大小姐。”

管家来了:“君老爷子还有君少前来拜访。”

“蓝蓝啊。”

才刚走出偏厅。

许晴蓝就听到君老爷子爽朗的笑声:“来来,**给你带了好东西。”

君蚺就站在他身后,跟着进门的还有许轻婻,怯怯的看了眼许晴蓝:“姐,你别误会,我们是正好碰见了,一起进来的。”

“我应该误会什么啊?”

许晴蓝满脸无辜的望着许轻婻,头轻轻一歪,可可**。

“姐……”

许轻婻眼圈一下又红了。

君蚺脸色一沉:“你这女人是不是毛病又犯了?好端端的又借机找茬。”

“君爷,你这话好奇怪啊,她说我会误会,我问一句我误会什么就是我借机找茬啊?你怎么不说她拐弯抹角暗讽我小气小心眼,见到你们一起进门,就非要误会点什么东西啊。”

许晴蓝振振有词。

她不说还好,一说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看向许轻婻的眼神多了几分厌恶。

又来这招。

住在大小姐家,吃住都是人家父母的,总是阴阳怪气恶心人。

“姐,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许轻婻委委屈屈,换成往时她早就哭唧唧的跑了,可现在,她不走。

君蚺特意请来老爷子主持公道,她是要来看热闹的。

“来来,蓝蓝,看**的份上别跟他们置气,咱们坐。”

老爷子拉着许晴蓝去往客厅沙发。

“许晴蓝,趁着**在,岳母也在,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才刚落座。

君蚺开门见山:“你之前用电棒电我,理由是我杀了我儿子,还要杀你全家,我想几天都想不通,你为什么要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