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后,渣总把我宠上天

重生后,渣总把我宠上天

重生后,渣总把我宠上天

来源:掌中云 作者:溏心流沙包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0 15:49:25

《重生后,渣总把我宠上天》这是一部连载于掌中云的女频穿越小说,书中主要人物分别是许晴蓝和君蚺,作家是“溏心流沙包”精心创作的古言文,书中故事简述是:在许晴蓝看来,君蚺就是她的仇人,一辈子都无法原谅的那种。他害死许家父母,杀了她的儿子,还亲自送她上了手术台,但其实这一切都是误会,是有心人算计的。 穿越到20多岁的时候,许晴蓝主动离开了君蚺,不再围着他转,她这辈子的目标是带领家人致富,最好是成为世界首富,然后狠虐渣男。然而,今生的轨迹已经改变,前世的误会也一一化解。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只是恐吓一下你,你就怕成这样?”

君蚺仿佛被烫着般缩回手,看着满眼怨恨死死瞪着他的女人,莫名的有点心虚,不过气势不能丢,再补一句:“蠢女人!”

“你怎么进来的?”

许晴蓝不想理他,往床上挪了挪把枕头抱在怀中,看他的眼神满是防备。

“阳台!”

君蚺脸色阴沉的很:“你不觉得你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什么解释?”

许晴蓝看向那没关上的阳台门,暗暗发誓,下次一定要全锁才行。

不。

光锁门不行。

得让管家在墙上都弄上尖刀子,看他还怎么爬墙进人家闺房。

“新婚之夜你跑娘家要跟我离婚,还污蔑我不举,你觉得你不应该给我个解释?”

君蚺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这个心不在焉正盯着阳台的女人给活活掐死。

终于……

她看向他了,头一歪,笑得仿佛小狐狸般坏:“你就是不举啊。”

“你!”

君蚺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你个死女人,你又没跟我做过……”

他脸色一沉,黑眸透着狐疑:“你该不会是想用这种方法来逼我跟你那个吧?我们可说好了只是联姻,有夫妻之名不用有夫妻之实。”

“君爷,我拜托你不要这么自作多情好吗?”

许晴蓝笑了笑,透着几分苦涩。

上辈子,她就是这么干的,不过不是这样的威逼,而是给他下药。

“我自作多情?”

“说要联姻的是你,现在要悔婚的还是你,还要用这种方式来污蔑我?”

君蚺恨不得活活掐死她。

“对啊。”

“我就是要污蔑你啊。”

“不过谁信我是在污蔑你?毕竟我可是你的新婚妻子呢。”

许晴蓝丢下枕头站起身。

她不能怯懦,不能恐惧了就想找个龟壳缩起来,她是要来报仇的,要让君蚺跟许轻婻两个人都不得好死。

“爸!”

“救命啊!”

许晴蓝突然大喊,君蚺急得上前想要故技重施捂住她的嘴。

“砰!”

台灯狠狠砸在君蚺的头上。

他懵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又拿东西砸他。

“砰!”

门被打开。

许俊深冲了进来,紧随其后的还有管家,还有一众佣人。

看到这一幕惊呆。

“蓝蓝。”

下一秒。

许俊深把许晴蓝拉到自己身后,脸色阴沉的看向君蚺:“你怎么会在这?”

“爸,他居然爬阳台上来,还袭击我,你看我的嘴,是不是红红的,好疼哦,火辣辣的疼。”

许晴蓝不说大家还没注意。

她这么特意一指,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许晴蓝的嘴上。

嘴没事。

就是嘴巴周围的肌肤都已经红了,还有手指印痕。

刚才君蚺的气力很大。

许晴蓝知道会留下痕迹,而且话说得有几分暧昧。

“君少竟然爬阳台上来轻薄大小姐?”

“这也太过分了吧?”

有佣人在窃窃私语,君蚺捂着还在流血的额头,声音极冷:“我没有轻薄她,我只是想让她给我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至于让你如此?”

许俊深很生气,他家宝贝女儿在自己卧房竟然还被如此对待。

可想而知……

再想到昨晚宝贝女儿做恶梦恐惧成那样,许俊深心都要碎了。

不行。

这件事必须他们君家长辈出面,给许家一个交代。

客厅沙发上。

君蚺站着,许俊深坐着,许晴蓝靠在许俊深身旁,挽着他的手:“爸,你让律师过来,让君爷顺便把离婚协议给签了。”

“嗯好。”

许俊深拍拍许晴蓝的手:“放心吧,爸会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就连君家,君蚺也不行。”

“嗯。”

许晴蓝唇紧紧一抿,眼泪就不受控制的往下砸落。

“呜……”

她靠在许俊深肩膀上哭了。

这句话也有人跟她说过的,不是君蚺,是小星辰。

他明明才六岁,却可以那么认真的跟她讲:“妈咪,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就算是爹地也不行。”

“好好好,不哭了啊,爸在这,不哭不哭。”

许俊深柔声哄着许晴蓝,心好痛,自家闺女从来就没哭成这样过。

该死的君家,该死的君蚺。

才嫁给他一天而已,就把闺女伤得这么重,绝不轻易放过他。

“这怎么了?”

君家老爷子才刚进门,就看到他家大孙子头破血流,而许晴蓝哭成泪人的凄惨模样,顿时急了,也不知道该帮哪边。

“老爷子,你看看你们家君蚺,把我们家蓝蓝委屈成这样,你们君家是不是该给我们个交代啊?”

许俊深冷着脸怒斥。

“**。”

许晴蓝看到君老爷子的那瞬间泪如雨下。

上辈子,如果老爷子在的话,她也不至于被欺负成这样。

可就在许俊深失踪两年后。

君老爷子也在一场意外中离世,她甚至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哎哟,我的小蓝蓝啊,这是怎么的了?怎么就委屈成这样?”

老爷子急忙走过去,看都不多看自家大孙子一眼。

啥是宝贝。

那当然是别人家的小孙女啊,大孙子就是糟糠,不能是宝贝。

“**,我要跟君蚺离婚。”

许晴蓝拉着君老爷子的手,声音哽咽:“不过就算是离婚了,我也会孝顺你的,我也会经常去看你,跟你一起去遛弯。”

“好好好,但为什么要离婚啊?”

君老爷子还没来得及看大早上的热搜,根本不知道他家大孙子的事。

“君少有那方面毛病。”

许俊深冲口而出,君蚺手指在一根根收紧,咬住了牙关。

“而且不止哦,他还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要打人,**你看看我。”

许晴蓝指了指自己的脸,白皙娇嫩的小脸上还有指甲印。

“哟,怎么红了?”

“君蚺打的。”

许晴蓝话音未落,君老爷子顿时就炸了,瞪向君蚺的眼神冒着火:“你翅膀硬了要飞天了啊,竟然打我孙媳妇?”

“他何止要飞天,他还想跟太阳肩并肩呢,跑我家来打我。”

许晴蓝委委屈屈的补刀。

君蚺冷眸盯着她,这个该死的女人在窃笑,她就是故意在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