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千面神婿

千面神婿

千面神婿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大鱼等渔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10 16:05:20

 网文大神“大鱼等渔”精心设定的完成的都市爽文,《千面神婿》这本异能类型的男频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新和罗洁。精彩内容简介:姜新一直在罗家寄人篱下长大,直到十八岁,他被迫嫁给了比自己大三岁的罗洁结婚。强扭的瓜不甜,两人协商婚后自由,互不干扰。 在一次意外中,他获得了“意念易容”的绝技,从此,异能在手,凭借他手中的能力,他可以改变任何他想改变的人,为所欲为。 且看手握异能的小小女婿,在繁华的大都市里,如何拥有一千张脸,扮猪吃老虎。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原来姜新喝下那碗汤之后,很快就觉得胃肠严重不舒服,急三忙四跑到卫生间,本以为可以动用自己学会。

但还从来没用过的意念解毒来化解这次中毒呢,哪成想,刚刚蹲下,就势不可挡一泻千里来了一次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酣畅**……

只是令他惊异的是,本以为如此邪乎的跑肚拉稀,身体会极度虚脱呢,哪成想,**之后,竟从里到外有了从未有过的一身轻松!

赶紧用意念做内视观想,惊喜地发现,沉淀积累在身体中整整十八年的几乎所有毒素顷刻间被化解**一空,再看自己的功力,居然又自动升格到了新的高度!

只是这次意外的收获没像之前花盆从天而降砸了脑袋之后,功力意外升格的时候那么高兴!

原因是,花盆从天而降有偶然性,但若是汤里有毒的话,整个食堂里那么多人都喝了这样的汤,为什么只有自己出现了如此邪乎的中毒现象?

猛地跳出一个念头——难道是有人成心要害自己?

先是用花盆砸头没得逞,又想用投毒的卑鄙手段让自己直接拉到虚脱甚至嗝屁潮凉?

这也太歹毒了吧!尽管自己因祸得福逃过一劫的同时,又让功力再次升级,但这件事儿本身的性质及其恶劣,必须查明真相,知道到底是岳云腾和这俩爪牙干的好事儿,还是幕后有谁指使他们这样做的……

比如,是否那个庄麒麟假装原谅了自己,还热心肠地帮自己安排了这个所谓体面的工作,但暗地里却指使岳云腾笑里藏刀地对自己下了这两次狠手呢?

所以这个念头吓了姜新自己一跳,但想起昨天自己当众不止一次打了庄麒麟的脸,大概换做自己也会怀恨在心,然后逮住机会伺机报复吧!

然而,即便是认定了是他幕后指使岳云腾和几个爪牙对自己下的狠手,自己又如何反制他们呢?

不行,现在证据还不足,马上表现出来可能谁都不承认是在成心害自己,必须还像之前花盆砸头的时候一样,装傻充愣!

就像什么都没发现一样,继续默默观察,看看后续他们还能使出什么花招儿来整治报复自己,就不信,他们把把得手却露不出马脚!

于是,姜新继续不动声色地面对二饼三万,直到岳云腾从卫生间里出来,还主动上前问了一句:“腾哥你没事儿吧?”

“跟你一样,拉完也就没事儿了……”

岳云腾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也起了疑心——这个家伙为什么对毒汤一点儿没反应呢?难道是二饼三万他们俩欺骗了自己?要么没往汤里下毒,要么下的剂量不够?才导致这次行动再次失败?

可是一向办事牢靠的二饼三万跟自己是死党,绝对不会欺骗自己呀!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个姜新不是一般战士,可能具备特殊的能力,连那么重的花盆砸在头上都毫发无伤,服用了如此毒性的汤汁还是若无其事,年纪轻轻的他,到底是什么来头,身上到底有什么本事呢?

不行,必须使出更歹毒的招法弄他个半死才能帮老大出了这口恶气!

“既然咱俩都没事儿,那就继续回到咱们的工作岗位上去吧……”岳云腾将内心的猜疑都藏在了心里,再次笑眯眯地这样招呼大家,然后带头开始履行保安的各种职责去了……

一直到傍晚时分,大家都吃过了晚饭,岳云腾就像老大哥一样,将姜新带到了保安队的宿舍,敲开一个二人间的门,对姜新说:

“别人都是四人间甚至是六人间八人间,但你是老大的亲友,自然要享受一下高级待遇,正好六白这个双人间里有个空位,你就暂时住这里吧……”

“谢谢腾哥对我如此关照……”姜新此刻已经对岳云腾的一言一行都有了防备,但又丝毫没表现出来,所以,悉听尊便地马上这样回答说。

“他叫六白,最近身体闹了点儿小毛病,一直没上班,你俩既然成了室友,就好好相处,别闹别扭……”

岳云腾转而对另一张铺上呆坐的一个无精打采的男生这样介绍给姜新说。

“放心吧腾哥,我初来乍到的,跟谁都不会闹矛盾的……”姜新看了一眼这个叫六白的年轻人,各种疑问都冒了出来,但还是急忙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好,那你休息吧,有事儿只管打电话找我——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岳云腾边说边撤离了这间宿舍……

“哎呀,这个房间有异味儿,我开开窗户放放吧……”姜新没话找话,边这样说,边去到窗边要打开窗户放味儿。

“千万别开窗……”六白用尖细的嗓子这样喊道。

“为什么呢?难道你没觉得房间里有一股子怪味儿吗?”姜新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因为这些怪味儿就是从窗外来的!”六白马上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怎么可能呢?”姜新之所以这样问,是觉得岳云腾不会如此明晃晃地安排自己住进这样一个一开窗就有特殊怪味儿的宿舍吧,难道他不怕自己发觉他有敌意吗?

“不信你自己打开窗户闻闻就知道了……”六白立即这样回答说。

“那你告诉我,窗外到底是什么地方,才会有这样的怪味儿呢?”姜新放弃开窗来证实是否属实,而是直接问对方为什么会这样?

“窗外是这栋大厦卫生间的通风道,正好到了这间宿舍的外边,坏了一个枕头大小的口子,所以,总有臭味儿冒出来……”六白还真就说出了具体原因。

“难道没人报修吗?”一听这话,姜新有些惊异,如此现代化的一幢高楼大厦,通风换气的管道出了这么大一个漏洞,难道没人申报也没人修理吗?

“就是有人成心弄出的口子,咋会有人报修呢?”六白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为什么说是成心弄的口子呢?难道是要针对你的?”姜新立即这样猜测说。

“不是针对我……”六白却又这样说。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为什么又会是这样?”姜新似乎更加不可思议了。

“我凭什么告诉你?”想不到,这个家伙居然这样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