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20771

20771

20771

来源:掌中云 作者:安若瑶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10 17:07:11

《20771》该小说是由实力派作家“安若瑶”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星浅和湛司澈,书中故事简述是:经历过生死后,云星浅才看清真相。原来,她一直躲避的未婚夫,看似冷漠,其实一颗真心火热,否则也不会为了救她而被炸成碎片。恰恰相反,她一直在挖苦自己的心,而她的好姐姐才是幕后黑手,两人将她一个人送进了地狱。 再次醒来后,云星浅决定远离湛司澈,她是个瘟神,不能给他再次带来伤害。不知道男人非但不退缩,反而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在宋笙说的这些事情里……他没觉得云星浅吃了什么亏啊……

骂了没有对她尽过抚养义务的父亲和挤掉原配母亲的小三,收拾了不知死活只会挑衅的傻缺妹妹,自家的小可爱做的简直棒极了!

可这些都是解气的事情啊,她该高兴地,怎么还会露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呢?

不对,一定是在哪里漏掉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云霖?她还对这个虚伪贪婪地父亲怀有感情?

湛司澈想起了云霖带着一脸市侩和讨好的笑容来到湛氏谈他和云星浅婚事的样子。

他在之前调查云星浅的背景的时候,就对此人印象极差,便找了个属下代他去谈。

事后从现场的监控中看到,云霖哪里是来谈婚事的,分明就是来交易的!他只是希望从这桩婚事里得到什么好处罢了。

自己的小可爱对这样的“父亲”还需要什么感情?天凉了,是时候该让云氏破产了。

但是……好像也不对,她怼云婉婉的时候,笑得可开心了,言语之间也是丝毫没把云家放在眼里的样子啊,怎么会又因为他难过成这个样子呢?

对了!伤口!

“徐锐!她的伤口怎么来的?”

徐锐刚迷迷糊糊的要睡过去了,却被湛司澈一下子叫了起来,脸上的不满清晰可见。

可是明显湛司澈的黑脸更可怕一些,他刚要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思绪忽然闪回了云星浅收回那块瓷片时,不小心划伤的手。

现在想想,云星浅手指和手心上的伤口,不正是用力握着什么尖锐的东西割出来的嘛。至于那个让她受伤的东西……那个碎瓷片的大小好像刚好贴合呀……

湛司澈见他半天不回答,有些不耐的又问了一遍。

徐锐这才回过神来,回道:“这个她没说,但是我觉得应该是碎瓷片划的,看伤口的样子,应该是紧紧的攥着那个碎瓷片,从而割伤了自己……”

湛司澈同意的点点头,掏出了口袋里的那块碎瓷片,摆到徐锐面前,问道:“是这个吗?”

徐锐又有些惊讶道:“你怎么拿到的?她拿这玩意儿可宝贝了呢,宁愿划伤自己都不让别人碰的!”

湛司澈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云星浅情绪的爆发一定跟这个碎瓷片有什么关系,下一步就是要着手去调查这块碎瓷片……

“湛爷,你不觉得云大小姐做的有些过了吗?再怎么也不至于……”

宋笙见湛司澈好像还在费尽心思的想着导致云星浅难过的事情,忍不住想要点醒自家老板,让她别被这个“品行不端”的女人“蛊惑”,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厉声喝止了。

“闭嘴!”湛司澈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身上传来十分恐怖的气息,吓了旁边的两人一跳。

他的小可爱被那一家子没有心的人面禽兽伤的这么难受,哭到睡着,宋笙居然还绑着云家人跑来指责她。这样的事情,他绝不允许!

徐锐看着凶神一般的湛司澈,忍不住向惹到他的宋笙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去训练室,三天,不准休息。”湛司澈身上的恐怖气息一瞬间收拢无遗,可声音依旧十分冷淡。

宋笙本来听到这句话,腿都吓软了,连忙夸丧着脸哀求道:“湛爷,我错了,我不敢了,再也不多嘴了,求求你,把时间减短一点吧。”

湛司澈却是一丝情面都不留,“一个周。”

徐锐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看向宋笙的表情除了同情,还有几分别的意思:兄弟,别担心,我给你收尸。

宋笙这下不敢求饶了,老老实实的说了声“是”,转身不情不愿的去了训练室,只求好好改造,早日出狱,不对,是出室。

徐锐看着反应巨大的湛司澈,觉得实在是想不通。他忍不住问道:“这个世界上女人那么多,比云星浅优秀的有的是,你为什么偏偏喜欢她呢?”

湛司澈没有回应。

徐锐继续道:“你肯定早就调查过了,云星浅虽然是云霖的大女儿,但是从小到大一直被寄养在乡下,云家人对她没感情的。而且,就云家这种不入流的家族,对你不会有任何帮助的。你究竟是图什么?”

湛司澈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徐锐:“徐锐,在你眼里我是那种会用女人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那种人吗?”

徐锐有些心虚,微微偏开了头,“我只是想不通……”

湛司澈怒极反笑,“我湛司澈,还不至于去靠女人,我想要的,我自己都能得到,感情这种东西,我以前从未有过,但是者不妨碍我现在体会到它的美好。我这辈子都绝对不会用感情去换取什么!”

“你不会是真心的吧?”

“我这辈子既然认定了浅浅,那么我就不会改变。”

湛司澈说的太过坚定和认真,让徐锐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湛司澈是什么样的人,他清楚得很。

在他眼里,湛司澈和云星浅相比,那就是明珠和尘土,云星浅是长得不错,可是还没到靠美貌既可以配的上湛司澈的地步。

“她配不上你!”徐锐忍不住说道。

湛司澈道:“感情里,没有谁配不上谁这一说。”

他的眼睛里带了几分警告的意味:“徐锐,我不希望再从你的嘴里听到类似的话,或者是再贬低浅浅的任何话。虽然我不能把你关进训练室,但是请你记得,我不喜欢听到那些。”

徐锐浑身一震,他没想到湛司澈会说得这么绝。他知道在这样说下去毫无意义,便深深的看了湛司澈一眼,从医药箱里拿出一些纱布和给云星浅换的外敷药,嘱咐了两句便离开了。

湛司澈来到了卧室,女仆已经给云星浅洗完了澡换好了睡衣,她现在正双眸紧闭,老老实实的睡在床上。

他坐到了床边,从被子里轻轻拿出她受伤的手。

尽管女仆已经很小心了,可她包着纱布的手还是沾上了点点水迹。

湛司澈小心翼翼的把那绕了一圈有一圈的纱布从云星浅的手上解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