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越皇后富深山

穿越皇后富深山

穿越皇后富深山

来源:掌中云 作者:花柒迟迟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0 17:33:42

以穿越为题材的女频小说《穿越皇后富深山》,是由网络作者大大“花柒迟迟”最新创作的代表作之一,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分别是陆小米和封泽,全书精彩内容简介:陆小米穿越到古代,成为深山里的小农女,别人穿越都是非富即贵,最次也要有个金手指,她穿越什么都没有,还遇到了一群极品家人。父亲是书呆子,大哥是蠢孝子,二哥是个莽夫,三哥是正常人,但他是个腹黑,总想着算计人,唯一值得信赖的人,竟然是她捡回来的一个病号,这样的生活简直太悲哀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冯大哥放心,我早就想好了,我爹就是不说,我也想把这种菜的法子教给村里人,甚至整个安州和大元所有想学的人。”

小米努力拾掇了所有委屈,重新笑了起来。

“先不说村里人这些时日帮我太多忙,平日一处住着,乡里乡亲,怎么也不可能我家发财,却看着村里人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有句话叫‘不患寡,而患不均’。天长日久,总是容易出现矛盾。

再说,北地贫瘠,冬日里百姓几乎没有别的谋生手段,若是学会了种菜,多个进项,总能养一家人温饱。

大伙儿都吃饱穿暖了,就不会起恶念,这天下也就平安无事了。到时候我就是赚回金山银山,也不怕世道不太平,反倒因为富庶而为家里招来灾祸。”

冯简耳里听着,眼里看着说得兴奋而小脸通红的姑娘,心里突然就生出一种陌生的情绪。好似想要抓住什么,又在怕些什么。

他自出生起就一直在忙碌,读书识字,学礼仪,学处理事务,甚至习武射箭,几乎人人称赞文武全才。

女人,他也见过无数,环肥燕瘦,但多是端庄又沉静,美丽温柔。

说的难听一些,就像一只只美丽的花瓶,美的没有生命。

而眼前的姑娘则不同,她鲜活的好似聚集了这世间所有灵气。她不需要男子保护,不会因为困难就哭泣,不会因为委屈就萎靡下去。

反倒像一个精灵,时而化成慵懒的猫咪,时而聪慧的像只小狐狸,更多时候却是坚强的好似笔直朝着天际生长的白杨。

这样的女子,如何叫他不喜爱…

爱?

冯简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想起某些时刻的某些谈话,脸色渐渐有些复杂…

陆小米见了,还以为他是冷到了。于是赶紧停了话头儿,伸手替他拢了拢披风,然后扯了他往东厢房走。

“陆大哥,你腿伤虽然好利索了,但毕三叔说伤了气血,还是要多养一些时日。晚上天寒,你少出来走动啊。若是有事,你就让高仁去喊我。他年岁小,不怕出入我的院子。”

正说着这话,高仁就开了门,惹得小米又敲了他一记爆栗子。

“你们少爷出门,你也不知道烧个手炉给他抱着。明日再做好吃食,不带你的份了!”

高仁真是被敲习惯了,挠挠头顶,翻了个白眼就跑掉了。

小米无法,只能再嘱咐冯简,“冯大哥,你早点儿睡,明日家里人多,怕是要闹腾一整日呢。”

冯简不知道在想什么,点点头就进去了。

陆小米眨眨眼睛,好似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想起明日的忙碌,也就没心思多想了,转身跑回后院列单子去了。

毕三叔和老冯爷那里要送谢礼,后院刘婶子那里,她也想偷偷贴补一点儿。还有明日酒席的菜色,总要凑够六个大菜,烈酒也要买上二十坛子…

第二日一早,陆老大带了足够的银钱,同小刀几个赶了马车,载着兴高采烈的陆老爹和老杨进城去了。

陆武本来闹着一起去,小米早起炸了肉丸子,直接装了小半篮子,外带两只熏兔子,就撵他去山上见那位隐士师傅。

自从年后家里忙着种菜,陆武进山少很多,他这个心粗的不觉什么,倒是小米很是过意不去。

就算隐居之人再安于平淡,总是会寂寞吧。偏偏收了陆武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徒儿,估计没少被气得吹胡子瞪眼。

所以,只要力所能及,小米总是多给老人家送些吃食酒水,算是谢他照管自家这个智商只有“幼儿园大班水平”的二哥。

平日人来人往的大院子,突然就剩了陆小米一个,她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不,东厢房里倒是还有冯简主仆。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冯简今日没有出门,连早饭都是杨伯端进屋吃的。

小米还想去门口问问的时候,刘婶子就带着一众小媳妇儿们赶来帮忙了。

妇人多的地方,一向都是最热闹的。刷碗洗盘子,切酸菜熬骨汤,众人忙的不亦乐乎。

小米虽然只是打个下手,但也是陀螺一样团团转。

待得日升三竿,出门采买的马车终于回来了。

淘气娃子们早就聚到了村口,盼得脖子都抻长了。几乎是一见到马车的影子就疯跑回来报信,妇人们笑骂了几句就接去了门口。

陆老爹喜滋滋的当先跳下车,那身手没有半点儿平日的弱不禁风,很是矫健。他甚至没有同闺女说话,一路护着手里的布包就奔去了屋里,再没出来。

小米看的好气又好笑,谢过了杨伯就去查看采买回来的东西。

陆老大和小刀几个正往下倒腾筐篓,见小米上前,就笑着显摆道,“小米,你快看看我们买到什么了?”

小米嗅得鱼腥味,扒开篓子上的草盖子,低头一看,忍不住惊喜道,“呀,哪里买来的大鱼,这么鲜活?”

刘小刀笑的见牙不见眼,应道,“我们去市集的时候,正好碰到城北三合庄的人,他们昨日把镜湖砸了个冰窟窿,捞了不少大鱼,我们就抢着买了十来条。”

说罢,他又指了旁边的柳条筐,“还有,市集上有人家卖大鹅呢,许是这个时候家里没有东西喂了。我想着野鸡太柴,就买了三只回来。”

刘婶子在一旁听了这话,抬手就拍了儿子一记,嗔怪道,“小米赚银子不容易,你花起来倒是不心疼啊!”

刘小刀笑嘻嘻也不回嘴,倒是憨厚的陆老大在一边帮忙讲情,“是我让小刀兄弟买的。”

小米也是赶紧笑着挽了刘婶子,撒娇道,“婶子,我还没谢过小刀哥考虑周全呢,您倒是打他做什么,以后我再有事要帮忙,都不好同小刀哥开口了!”

“呀,我也是怕他糟践银子啊。你可别客套,有活计尽管喊他就是了。”

刘婶子真是恨不得儿子多跟小米亲近呢,听得这话立时改了口,惹得众人都是笑起来。

小刀也是脸红,赶紧扯了一块颜色晦暗的干海带说道,“小米妹子,这个海带也买回来了。不过人家都说这东西不好吃呢!”

“买回来就好,这些是留着以后吃的。我家先前就吃过,今早也泡了一盆,一会儿我下厨做给大伙儿尝尝。若是觉得好吃,以后大伙儿家里也常吃几顿,吃了这东西,不得粗脖根儿病。”

安州地处北地,不知道粗盐细盐都是从哪里运来,好像不含碘,先前进城时候,她就看到过有人得了粗脖根儿,如今趁着这个机会,赶紧给村里人科普一下。

村里人本来还没当回事,但是听得这话倒是都放进了心里。

男人们自然是聚到堂屋去喝茶歇息,女人们就涌进了灶间,催着小米赶紧动手。

小米好笑,也不拿乔,直接把早晨洗净切好的海带丝,放进沸水锅里煮了一会儿,尝着微微有些脆就盛出来,用井水冲凉,控出水分。然后撒上盐,糖醋,蒜末,一点儿酱油,香油,还烧了两勺菜油炸了碎辣椒,最后还有一小把香菜切断扔了进去。

妇人念着香菜的价格,都是心疼的嘴角抽抽。

小米怎么会不知道,但在她看来,这东西再金贵也是为了调味,自家都不舍得吃,那还种它做什么。

如此制作简单的小菜,美味却出乎妇人的想象。海带特有的鲜,糖醋的酸甜,辣椒油的焦香,还有香菜的清香点缀,在这样的冬日里,实在是清爽之极。

小米趁机又加了一把火,“这么一大盆海带丝,才用了一条干海带,不过十文钱,特别实惠!”

“这么便宜,一家子吃一顿才两文钱不到,太便宜了!”

“就是,明日咱们也买些回来拌一下试试。”

“哎呀,咱们怎么试,也不会有小米做的好吃。这香油,这香菜,实在太金贵了。我看咱们今日还是抢着多吃几口吧!”

众人都是笑起来,末了分头忙了起来。

大鹅杀了退毛,鹅绒留起来,拾掇干净剁成大块,小米舍不得放土豆,就添了干蘑菇一起炖。

买回来的鱼,切成大块,混上豆腐炖得奶白,有营养又美味。

昨晚就熬进锅的骨汤,下了酸菜和冻豆腐。

年前留下的猪肚儿猪肺等下水,添了红辣椒炒的喷香。

最后再爆锅加汤,把早起炸好的肉丸子倒进去,扔上两把菠薐菜,可谓老熊岭上有史以来最丰盛的酒席就准备好了。

妇人们先前还没看见,待得端菜时候才发现,肉丸汤里的飘着的菠薐菜,心疼的嘴唇都在哆嗦。这么金贵的菠薐菜怎么就这么糟蹋了,若小米是自家闺女,她们真是要抡起笤帚疙瘩好好教训她一下,什么叫节俭!

可惜小米姓陆啊,她们也不好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倒是刘婶子仗着平日小米待她亲近,很是在小米额头点了两下。

有了白氏百日祭的先例,陆家正房照例开了三桌儿,坐了老少爷们同陆家几口,还有冯简主仆。

小米的后院也是三桌儿安顿女客,几个小媳妇儿留在灶间也开了两桌儿看着淘气娃子们吃饭。

酒坛子一只只被拍开了泥封,酒香立刻就溢满了院子。

菜色丰盛,烈酒也够醇厚,几乎让所有人都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