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凉夏遇暖心

凉夏遇暖心

凉夏遇暖心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唐糖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10 17:52:27

《凉夏遇暖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唐糖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美好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季凉夏翻上了墙头,看着墙下种满了玫瑰花,火红的玫瑰花挂着晨露,迎着晨风摇曳生姿,却不小心看到了一个男人。在男人猥琐的目光中,她掉下去了,男人熟视无睹,还转手把她送进了警察局,让她坐了三天牢。后来,他把她带回家,她也不再怕,只把他家当成自己家。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夏夏,别松手,别放弃我!”他深情地恳求着。

“嗯,我不会放弃你的。”

她将他抓得更紧了。

他双眼盯着严厉,伸手反抓着季凉夏,继续往上爬。

严厉看着他,现在,季凉夏完全在他的控制之内,他顺手一拉,就可以将她拉出楼外。

他不敢动,也不敢呼吸,目光直直地盯着。

一分一秒,一呼一吸,却又无比的漫长。

终于,季凉夏将他拉上来了,两人相互掺扶着,瑟瑟发抖地站了起来。

风吹起季凉夏的长发,她感觉李泽言虚脱得厉害,身体抖得更严重,她将他掺扶得更紧了,让他随着自己往里走。

离楼边有三四步的距离,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悬起的心脏慢慢落回肚子,绷紧的身体刚一放松。

李泽言的身体里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手臂环住了她的脖子,挟持了她。

瞬间惊变,她抬起头来,就看到了站在前方的严厉,完全明白了。

这就是李泽言设的一个局,他故意装跳楼,诱骗她,然后挟持住自己,威胁严厉。

她的脸瞬间惨无血色,惊慌地看着严厉。

严厉的脸色铁青,直直看着李泽言,锋利的目光好似能洞穿他的身体。

“李泽言,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泽言露出胜利者的微笑:“我想要的,很早就告诉你了。

“好,季氏我给你。”

在这个世间,没有什么能跟季凉夏的性命相比,更何况一个季氏。

季凉夏的眼眶一热,眼中泪光闪动。

他低头看着挟持住的季凉夏,她的长发被风卷起,浮在他的面庞。

“我不仅要季氏。”他的神色一凛:“我还要你的命!”

季凉夏猛地张大了眼睛,满目惊惶地看着严厉,心尖在发抖。

严厉目眦欲裂地看着李泽言,再看季凉夏,身上的气焰顿减。

“呵呵呵!”李泽言的喉咙里发出声响,“严厉,你掌控季氏,不是贪图季氏的钱财,不是没有私心吗?你不是很爱季凉夏吗?”

“你从这里跳下去,我就放了季凉夏。”

只有他死了,他才能够掌控季氏,掌控季凉夏,这才是他真正在算计的。

他的面目扭曲起来,变像狞狰恐怖:“我数十声,你不跳下去,我就把季凉夏推下去。”

“把她推下去,你也活不了。

“得不到我想要的,我宁可死!”

失去季凉夏,没有钱,他活着,比死还难受。

他咬牙切齿:“一!”

“二!”

“三!”

随着数数,他的瞳孔也在一点一点地变大,迸发着锋利的寒光,逼迫着严厉,手将季凉夏的脖子勒得更紧。

“四——”他的声音更大,发出撕裂的嗓音,仿佛有一个怪兽在他的身体里咆哮。

严厉迈开了长腿,往楼边走去。

“五!”

“六!”

他一步一步地接近楼边,离楼沿,不过七八岁的距离。

季凉夏看着他坚定的步伐,眼泪“唰”地落了出来。

她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画面,在轮船上,他们也同样被人挟持,被迫选择你死我活。

“七!”

严厉离楼边,只有三四度的距离,风吹乱他的额发,他高大的身躯,在震颤。

“八!”

“李泽言!”季凉夏提高声音叫他。

他在她的耳畔亲了一口:“夏夏,以后,我会像严厉一样照顾你,帮你管理季氏。”

季凉夏已经冷静下来。

“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她抱着他勒在自己脖子里的手臂,慢慢地转过身来,正对着他。

他怔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夏夏,你……你想说什么?”

她手一伸,左手抓住了他的领带,右手抓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抵着他脖子里的动脉,眼神凌厉如刀:“我的手术刀,可比你快多了!”

他身体一动,想要推她。

她手上用了三分力,手术刀切进了他的肌肤,鲜血顺着他的脖子流了出来,寒痛刺骨。

他浑身僵住,不敢动弹。

“你怎么会带手术刀?”

“因为我知道你在演戏!”

“李泽言,你演情圣,不合适,为我跳楼,更是无稽之谈!”

“叶茜,还有你带到酒店去**的那些女人,你真心爱过谁?你的真心,又能持续多久?最久的,有一年吗?应该没有吧。”

李泽言震惊地看着她,他记忆里的季凉夏,可没这么精明。

“你早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来?”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到底想做什么。”

严厉大步上前去,揪住他的衣襟,将他摔倒在地,接着一顿拳打脚踢。

季凉夏握着手术刀,呆呆地站在原地,双腿软得根本无法移动。

她有想过李泽言会玩什么把戏,所以在来的时候,她回去带了把手术刀。

但刚刚的一切,并没有完全在她的预料之内,她此刻已经虚脱,白大褂里的衣服全被汗水湿透了。

李泽言抱着头,身体蜷缩在一起,脖子里的血流得越来越多,白色的衬衫上染了不少血,鲜红刺目。

“大叔!”季凉夏叫了严厉一声,他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听到她的声音,严厉转过头来,突然冲上前来抱住了她,大手捂着她的后脑,在安慰她,也在安慰他自己。

她感觉他的身体颤抖得很厉害,才知道刚刚他有多害怕。

她身体里迸发出一股力量,有力气抬起双手,抱住了他。

“大叔,我们回去吧。”她鼻子一酸,眼泪染湿了纤长的眼睫毛。

“嗯!”严厉喉咙里发出声音,哽咽掉眼中的泪水,拉着她,往楼下去。

“季凉夏——”李泽言叫住了她。

她回过头,见他匍匐在地,嘴角是血,凄楚地看着她。

“刚刚,你说的话,是真的吗?”

她曾经,对自己心动过。

“是真的,可就在刚刚,你连我心里的最后一点感激,都毁了。”

她对他,再也没有任何情义。

严厉用力拉着她,进了门。

直到坐上严厉的车,车开了很远,她才慢慢地缓过劲来,焦急地看着严厉。

“大叔,你没事吧?”

“嗯。”他一脸坚定。

她彻底松了一口气。

车子停下来,她往外一看,就看到了“民政局”三个字,大脑里一懵,茫然地问道:“我们来民政局做什么?”

“领结婚证!”

“啊?”

他解下安全带:“我们把结婚证领了。”

她指指自己,又指指他,“我们?”她一脸不敢相信。

“是,我们。”他认真严肃地看着她。

她张大眼睛看着他,再三确认他是带自己来领结婚证的。

她用力哽咽了下:“那个……也太草率了吧!”

这可是结婚啊!

“是有点草率。”严厉认真思考数秒:“婚礼,戒指什么的,以后再说,先把证领了。”

下了车,他直接拉着她进了民政局。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打量着他们。

“严厉,季凉夏,你们五年前不是就申请要领结婚证吗?怎么现在才来领?”

另一个人调侃:“现在的人都这样,同居很多年了,才来领证。”

“……”

季凉夏整个人还是懵的,茫然地站在严厉的身边。

从民政局出来,重新回到车上。

严厉将一个红本本放到她的手中,眉宇灿烂地向她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

“哦!”她举起手里的结婚证,如在梦中,“我们回家做什么。”

“结了婚,就该生孩子了。”

“生孩子?”她猛地惊醒,拍打着车门:“我要下车!”

她才不要生孩子,她还很年轻!

严厉直接将她按进了坐椅里,将她压在身下,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老婆,你要去哪里?”

她用力哽咽:“去……去……”上班!

话还没说出来,嘴巴就被他堵住。

小说《凉夏遇暖心》大结局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