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男人的逆袭

男人的逆袭

男人的逆袭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骑鹤人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11 09:53:12

主角是周阳孟晴的小说《男人的逆袭》由网络作者骑鹤人执笔著写的,该小说故事情节行云流水 、斐然成章,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小说。周阳在生日这天约了未婚妻方霞准备双方父母一起吃个饭,谁知道未婚妻临时爽约不来,结果被周阳在舞厅里发现跟院长抱在一起,周阳怒发冲冠,闹开之后方家还是给周阳退了一般彩礼,而无意撞见那一幕的记者孟晴却因此带上周阳去城里。后来,他在尔虞我诈中成长,在勾心斗角中变得圆滑,后来,他跟孟晴有了一个好的结局。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周阳和顾梦洁之间非但不是朋友,还是对头。

但两人却在坐在一起把酒言欢,不知不觉,一瓶红酒就见底了。

顾梦洁作为大客户部的经理,酒量不错,尤其擅红酒,一瓶不在话下。

今晚,虽只喝了半瓶,但顾梦洁却觉得头重脚轻、口干舌燥,伸手轻抚一下俏脸,有种热得发烫的感觉。

“我今天怎么了?”顾梦洁心中暗道,“喝了半瓶酒,反应怎么会如此强烈?”

周阳也喝的半瓶红酒,但却如同没事人一般。

对于能喝一斤二锅头的他来说,这点酒完全可忽略不计。

“周先生,酒怎么样,不……不错吧?”顾梦洁面色酡红,双目含情。

看着顾梦洁迷.离的眼色,周阳心想:“看来那小药丸不是迷.幻类的药物,而是那方面的药,老子今晚有机会了!”

潘明辉不但勾当上了方霞,还撺掇她与周阳分手。

为报这一箭之仇,周阳打定主意,想方设法将潘明辉之妻——顾梦洁拿下。

谁知不等他出手,顾大美女竟主动送上门来,周阳绝不会与其客气。

“顾经理,酒很好,谢谢款待!”周阳不动声色道。

顾梦洁见周阳如同没事人一般,心中很是好奇,暗想道:“那药怎么会不起作用?不应该呀!”

“周先生,客气了,既然酒不错,我们再喝点?”顾梦洁强忍住心头的躁动,柔声提议。

药物在酒精的作用下,效用更强,顾梦洁为了拿下 周阳,豁出去了。

周阳扫了一眼面若桃花的顾梦洁,出声道:“客随主便,我听顾经理的!”

“那好,我来开酒!”顾梦洁伸手拿起开瓶器,想要站起身来。

顾梦洁刚一站起身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周阳眼疾手快,连忙伸手搀扶着她。

顾梦洁顿觉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微微闭上了双眼,满脸沉醉之色。

“顾经理,你没事吧?”周阳探头在顾梦洁耳边,柔声发问。

顾梦洁顿觉耳根处痒痒的,躁动之感更加强烈起来。

“没事,谢谢周先生!”顾梦洁抬起桃花眼含情脉脉的看周阳。

周阳见状,出声道:“顾经理,酒我来开,你先喝杯水解解渴。”

顾梦洁听到这话后,伸手端起六角形玻璃茶杯喝了一口水。

凉水入喉,顾梦洁稍稍清醒过来,心中暗道:“我这是怎么了,今晚明明挖坑给姓周的跳,自己怎么反倒把持不住,真是活见鬼了!”

为了彻底解决掉周阳这个隐患,顾梦洁精心设计了一条毒计。

在鸿运酒楼订包房的同时,顾梦洁在相隔不远的大酒店开了一间房,并花上千元找了个小姐,让她配合着演一场戏。

顾梦洁掺在周阳的那颗小药丸具有迷幻和崔情双重作用,一旦药效发作,她便将周阳带到事先开好的房间,让小姐和他成其好事。

等小姐拿到“罪证”后,顾梦洁便以强歼为由逼迫周阳就范,彻底将他拿下。

顾梦洁虽不知周阳是何方神圣,但强歼的罪名谁也承受不起,一旦落入其中,除束手就擒以外,别无他法。

这一计谋环环相扣,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环便是让周阳喝下掺了药物的红酒,顾梦洁为此煞费心机。

就在顾梦洁认为大功告成之时,周阳偷偷调换了两人的酒杯,将她推入了圈套中。

“顾经理,酒开好了,来,我帮你斟!”周阳手持酒瓶柔声道。

顾梦洁千算万算,怎么也想不到周阳将两人的酒杯调换过了。

见周阳如没事人一般,顾梦洁下意识觉得酒没喝到位,药效并未充分发挥,决定继续与之把酒言欢。

“谢谢周先生!”顾梦洁柔声道。

“顾经理客气了,请!”周阳冲顾梦洁举起酒杯。

周阳猜到了小药丸的功效,顾梦洁喝下掺药的红酒后,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他一点也不着急。

顾梦洁微微闭了闭眼,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冲着周阳露出妩媚一笑,伸手端起酒杯,和其轻碰一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顾经理好酒量!”周阳出声夸赞,仰头喝尽杯中酒。

顾梦洁打的什么算盘,周阳心知肚明,他一脸淡定的陪美女经理喝酒,等着她彻底沦陷。

第二瓶见底后,顾梦洁原有的些许理智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的俏脸红的如同西天的火烧云一般,一双桃花眼紧盯着周阳,干燥的红唇不同翕动,如同饿极了母狮一般。

“顾经理,酒喝的差不多了,时间也不早了,走吧!”周阳出声试探。

顾梦洁听周阳要走,急了:“周先生,太……太晚了,我在斜对面的酒店里开……开了间房,我们一起过去休……休息一下!”

堂堂云州江南支行大客户部的经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若是传扬出去,顾梦洁别说升任副行长,只怕连现有的职位都保不住。

“姓顾的,你以为老子傻呀,谁知道你在酒店包房里搞什么名堂。”周阳心中暗道,“老子就算睡不成你,也绝不过去。”

“顾经理,不麻烦了,我打车回去,半小时就到家了!”周阳沉声说。

话音刚落,顾梦洁急声说:“你也太不懂怜……怜香惜玉了,这么晚了,我独自回家,要是遇上坏……坏人 的话,你得负……全责!”

“顾经理,这话不敢当。”周阳摆手道,“我可以送你回家,但绝不去酒店。”

顾梦洁此时除觉得晕头转向以外,某些想法非常强烈,她只想和周阳在一起。至于事先安排在酒店的小姐,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行,我们回……回家,这就走!”顾梦洁边说,边站起身来。

周阳见顾梦洁脚下摇摇晃晃,随时可能摔跤,连忙伸手搀扶住她。

顾梦洁挨到周阳后,立即贴了上去,通红的俏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

周阳矮身将顾梦洁的左臂放在他的肩膀上,搀扶着她向着包间门外走去。

“周先生,快点回……回家,我要你陪……陪我!”顾梦洁口中含糊不清嘟囔道。

周阳生怕出门后,被别人听见,低声在美女经理耳边说:“顾经理,我扶你回去,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别乱说,一切有我!”

“好……好的,我听你的!”顾梦洁柔声回应,“快……快点,人家等不及了!”

周阳无语至极,不敢再招惹顾梦洁,搀扶着她出了包房门,向着酒楼大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