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蜜宠甜妻

蜜宠甜妻

蜜宠甜妻

作者:花不二
主角:白娆徐瑾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11 10:45:22

花不二执笔著作的小说《蜜宠甜妻》的主人公是白娆徐瑾安,该小说故事情节扣人心弦,环环相扣,让人欲罢不能。白娆一出手就把全国女人都喜欢的单身贵族徐瑾安放倒了,不仅如此,白娆还以为他是鸭子,所以还想着给钱,最后知道真相的她惊呆了,而男人却不厌恶她,反而捏着结婚协议,求追猛打,“签。”没过多久,白娆拍下离婚协议,准备带球跑:“离!”徐瑾安:“没门!”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刘队长,请看这里。”白娆指着其中一名患者的腿部。

“这位是四个中最年轻的,只有三十岁出头,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出现瘫痪迹象,正在使用药物治疗。”说着,白娆指向对方胳膊上的针孔。

“调出他的医疗档案,应该就能发现,他的身体机能正在急速下降,不出一个星期,他就会瘫痪。”白娆说完,眯了眯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属于瘫痪病人。

修长的圆珠笔轻轻指向其中一具尸体,“这名受害人因为长期注射药物,比其他的被害人醒得早,当时凶手正在实施**,他进行了剧烈的挣扎。”

说着,拿起一个袋子,“他的指甲里,我找到了一部分头皮组织,已经做好鉴定。”

她看向最边缘的那句尸体,再度道:“第四名被害人的身上,沾染了对方的头发,是红色。”

白娆转而看向刘队和他身边的一个干警,“由此大概能猜测,对方是年纪刚过四十岁的女性,在一个月前刚染过头发。在医院工作。”

“凭什么说她在医院工作?”那名小干警提出异议。他不相信单单靠一个没有任何破案经验的人,能直接对凶手进行准确侧写,太可怕了。

“因为二甲基砒啶是处方药,普通人拿不到。”更何况是过量?刘队顺势补充,眸色深沉地看着她,“白小姐,多谢。”

她的推论给众人提供了非常明确的,犯罪嫌疑人。

晚上,警方破获这起恶性的重大连环**案件,上了新闻头版头条。

而白娆的名气,更上一层楼。

接连一个星期,白娆帮助警方破获五起重大刑事案件,两起普通民事案件。

白娆接手的尸体,就像是活人会说话似得,锁定嫌疑人,逮捕归案,次次准确。

徐氏老宅。

电视上,白娆清丽动人的笑脸满是自信:“解剖师是一个神圣的职业,能够用手术刀倾听死者的遗言。”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女人露着雪白的贝齿,笑得灿烂的容颜上。

徐老爷子挑着眉,得意洋洋地点头,这丫头,果然是个好的!

手机铃声打断了徐老爷子的沉思,他看了一眼手机,老人家露出一丝笑容。

“喂?”

“徐叔,最近身体好么?”

“托你小子的福,好着呢!”

“其他叔叔伯伯,身体都好吧?”刘涛也不直说,就在那打弯弯绕绕。

徐老爷子笑骂:“你这个臭小子!行了,让他们都知道你说话不痛快,非得揍你一顿!”

刘涛在对面也笑开了,“我们圈子里最近冉起一颗新星,名字叫白娆,我听说,是徐上将找人弄去尸检所当临时工的,我想破格录用,您看行吗?”

徐老爷子得意得眉毛都快飞起来了,轻咳一声,口气冷淡地道:“你们年轻人的事儿,自己看着办就行!”

刘涛一听不简单啊!“徐上将是从哪找到这么好的人才,这么优秀年轻的姑娘,我家儿子最近还没处对象,我想着……”

“呸!你个老小子,敢把主意打到我孙媳妇的头上来?!”徐老一听就怒了,立刻翻脸。

电话对面声音狐疑:“徐叔,您可别蒙我,我们怎么都没听说徐上将结婚的消息?她真是你孙媳妇?可别是您老乱点鸳鸯谱……”

“滚滚滚!混账东西!我能骗你?她跟我家瑾安结婚证都领了!”

对面声音讪讪的,再没敢胡说八道,徐老气哼哼地将电话撂了。

片刻,老人家满是皱纹的脸再度笑成一团。

好孩子啊。瑾安这臭小子,这次挑媳妇的眼光倒是不错。

比那不知所谓的唐梦莹强了不知多少倍。

很快,白娆就以解剖学专家的身份,被调职到市直属的尸检所。

这里的尸体,基本上都是重案、要案,或者是疑难案件的尸体,真正的时间紧、任务重,同之前尸检所的环境氛围相比,市尸检所的业务能力、包括专业知识,都要强上许多。

白娆凭借着娴熟的业务能力,实用的专业知识,再度得到一致好评,在单位里过得顺风顺水。

进入市尸检所的第二天,白娆就接到了一个紧急案件,需要她尽快解剖尸体,得到一手线索。

白娆望着尸体上的枪伤刀伤,手术刀顿了顿。

她跟徐瑾安睡在一块,也曾看到他健硕的身体上,充斥着各色或大或小的伤痕。

“唉……”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样。

一想到徐瑾安的职业特殊性,在枪林弹雨里穿梭,她的心不由一紧。

徐瑾安去执行任务,已经三天没有回家。对方在方便的时候会联络她。

可白娆还是很担心。

要平安归来啊,徐瑾安。

摘下消毒手套,白娆回到办公室,出尸检报告。送到领导的办公室,免不了又是一阵夸奖,白娆习以为常,礼貌地结束对话,快步离开办公室。

揉了揉太阳穴,白娆靠在走廊的栏杆上。

这样的生活,平静安详得,跟幻觉一样。

“嗡……”从兜里掏出手机,白娆一看是白父的电话,心里就涌上几分不情愿。

“喂,爸。”

“娆娆啊,是我,你林阿姨。”林秀的语气一如既往地虚假温婉。

“什么事。”口气迅速冷淡下来,白娆跟林秀没什么好说的。

“这孩子,**爸想你了,你们搬出去这都一个来月了,也没回过一次家,今天回来看看**爸?”林秀说着,转而看向坐在一侧的白父。

白世仁确实想白娆,“她个小白眼狼,还能记得自己有个老子?怀着孕呢,还动不动检查尸体,混账东西,赶紧给我回来!”

白父没忍住,当场就对着电话咆哮起来。

白娆翻了个白眼,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正好到了下班的点,白娆回办公室跟领导说了一声,提前离开。

晚饭时间刚到,白娆推开家门,就看到白父坐在正中间,林秀体贴地为白父夹菜,白巧巧和池岩依偎在一起,俨然幸福一家人的模样。

叫她回来干什么呢?家里本就没有她白娆的位置。

“我回来了。”白娆挑挑眉,素面朝天的俏脸勾起一丝笑意。

既然如此,她就横插一脚,看看**作秀,也是挺爽的。

白父一见到白娆,脸就拉下来,林秀笑着起身招呼白娆坐下。

忽略从进门后就紧跟着自己的目光,白娆也没谦让,就着林秀说的位置坐下。

“你还知道回来?!”白父气哼哼地道。

“是你叫我回来的。”她若无其事地接话。

白巧巧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丈夫的眼珠子就跟粘到白娆身上一样,怎么都抠不下来。

她勉力维持自己白莲花的形象,硬生生地挤出个笑容,扯住池岩的袖子,“对不起,爸,妈,池岩公司有一个很重要的应酬,我都忘记了,你们先吃吧,我们得赶紧走了。”

不等池岩反驳,白巧巧拽着对方的袖子就走。

林秀和白父起身挽留,把人送到门口才折返进门。

白娆可不搭理他们,吃了一块糖醋里脊,嗯,林姨的手艺好了很多,真想把林姨挖到徐宅里,专门伺候她坐月子。

白父瞪着安生吃得正香的白娆,“你还有没有规矩,**妹妹夫走,都不去送?”

白娆淡淡地扫他一眼:“我这个当大姐的,送他们干什么。”再说,你们不是已经去送了?

“娆娆还是孕妇,多体谅她一些,啊?”林秀上来打圆场。

白父冷哼一声。

暴怒的父亲,两面三刀的后妈,外加心不在焉的白娆,不尴不尬地吃完了晚饭。

在沙发上没坐多一会,白娆就挺不住了,“没事的话,我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

“坐下!老子话还没说呢,你急什么?”白父爆喝一声,“上班,那叫什么班?天天跟一堆尸体打交道,是什么正当行业?”

挺起胸口,“不偷不抢,都是正当行业,对我来说,能当解剖师,我自豪着呢。”女子清丽从容,优雅自信,那模样,同她的母亲一样。

白世仁的脸上闪过一抹惶然。

“**爸说得对,这种血淋淋的事儿,哪是好姑娘家干的?”林秀在一旁煽风点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白娆勾唇一笑:“总比**不见血得好。”

跟林秀比起来,她是为冤屈之人伸张正义,林秀,不配评价她的职业。

“我说不许去就不许去!白氏这么大的家业你不继承,跑去当什么解剖师?”一想到这事儿,白父就火大。

“选择什么工作,那是我的事儿,不用你*心。”说着,她就站起来准备走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

白父气得够呛,脸色憋得铁青,突然就喘不上气来。

“额,呵……”白世仁的脸色十分吓人,白娆低头,就看到自家父亲的脸憋的青紫青紫。

“爸?你怎么了?!”白娆吓得够呛,赶紧扶住摇摇欲坠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