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腹黑俏夫君

穿越之腹黑俏夫君

作者:千苒君笑
主角:孟娬殷珩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1 11:15:34

穿越小说《穿越之腹黑俏夫君》是讲述男女主角孟娬和殷珩之间的故事,是由作者为大名鼎鼎的“千苒君笑”创作完成的,全书精彩内容简介:穿越古代后,孟娬的一生只能用“凄惨”二字来形容。 家中肥沃的土地被叔叔侵占,堂姐妹每天都在勾心斗角,老是想着算计她,偏心的祖母逼着她嫁人,还要嫁给一个小混蛋。孟娬忍无可忍,开始反抗了,她要夺回自己的东西,给堂姐妹一点教训,而且毁了这桩婚事。从此往后,她就是自己人生的主宰,谁都别想利用她。她无意中捡到了一个漂亮的男人,她的生活得到了改善,美丽的男人有着不寻常的身,竟然是个隐藏大老板。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孟娬端着水进屋,手上还拿了一块皂荚。

殷珩见状,道:“原来是要这样和我培养感情。”

孟娬道:“那不然呢,先把你洗香香了,才能往下一步。”

她看着殷珩的那张脸,就觉得浑身是劲儿啊……为什么她娘会认为兽性大发的就只有男人呢?是看不起她吗?

孟娬把窗户打开,窗棂上顿时洒满了阳光。清风从窗外拂进来,衬得外面几许绿叶在晃悠攒动。

确实是个怡人的好天气。

孟娬用枕头垫高殷珩的颈,把水盆放在他脑后,然后将他的发丝尽数拢在水里。

她帮他洗头发。

她一心沉醉在他发丝的柔软顺滑的触感里,殷珩便半撑着眼帘,静静地看着她。

颜狗娬的心态大抵完全是想把美男子洗香香洗白白,就跟把属于自己的艺术品擦得一尘不染再好好欣赏自己的杰作一个道理,顺便还能揩点油,不知道多称心如意。

而殷珩呢,以前从没有哪个女子能近他的身,更不要说像眼下这样,兴致勃勃地给他洗头发。

自从流落到这个地方遇到了孟娬,他人生的许多第一次都交代在她手上了。

孟娬一边洗一边摸一边赞叹连连,真是长得好看的人,连头发丝儿都是好看的。

洗了一遍,孟娬又换盆水来清了一遍,然后扶他靠坐在墙边,给他把头发拭干。

孟娬把他的头发捧到窗棂上,道:“给它们晒晒太阳。暖和吗?”

殷珩答道:“很暖和。”

头发不用担心,这天气很快就能干。

孟娬又盯着殷珩笑道:“还有热水,要不要我给你洗洗身子啊?”

殷珩非常大方地同意了。

他满身是伤,又没什么好看的,况且孟娬在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早就看光了。

孟娬嘴上喜欢占他便宜,实际上给他拆了绷带,清理皮肤和伤口时,根本没处着手揩油。她小心翼翼地擦洗了他的皮肤,再将伤口重新上药包扎,找了另外一身孟云霄的旧衣服,来给他换上。

殷珩清洗过后,有种浑然一轻的感觉。

孟娬细致地给他穿衣,他身上的气息清清润润的,有股淡淡的药气萦绕。

她整理殷珩后背衣角的时候,倾身过来,双手从他腰际绕过,轻轻将他后背衣衫捋平,仿若似有似无地抱着他。

殷珩微微低头,便看见她近在咫尺的脸。连呼吸都有些她的味道。

他这次没有不着痕迹地往后撤,只是低头看她,听她说道:“有我亲自给你洗头穿衣,你算是十里八乡待遇最好的童养婿了。”

殷珩道:“阿娬对我最好。”

孟娬抬头看他,冷不防一下子被他那双淡色的眸子给勾住了,额头似从他唇边擦过,有点酥酥的。而她的呼吸里,忽然也占满了殷珩的味道。

孟娬心头一漏,接话道:“知道我对你好,以后要心甘情愿地以身相许给我,知道吗?”

殷珩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孟娬眯了眯眼,道:“你问了一个言情剧里大多数女主都会问的问题。男主们肯定会回答,爱你啊眼里心里全世界里都只有你啊之类的。”

殷珩声音有些低,轻声细语地,但却非常的佻耳,道:“那你呢,你会怎么回答。”

孟娬笑两声,道:“当然是因为你好看啊。有颜走遍天下,无颜寸步难行。”

果然不愧是个看脸活的。这个答案在殷珩意料之中,他无辜又可怜道,“若是以后你遇到一个比我长得更好看的呢,会抛弃我吗?”

孟娬心窝子一软,道:“这世上还有比你更好看的人儿吗,反正我没遇到。就算我遇到了,也得考虑一下投入成本啊,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好,要是就这么抛弃不要了,不是便宜了外面那些妖艳*货么。”

她虽然看人先看脸,但心态还没崩,颜值狗也得要脚踏实地,不能有了西瓜丢芝麻……完全还可以一手抱西瓜一手捡芝麻的嘛!

孟娬对殷珩笑得一脸真诚:“阿珩放心,我也不是始乱终弃的人。”

殷珩略略一挑眉,也十分真诚地点了点头,回道:“嗯,我相信阿娬不是那样的人。”

随之,孟娬给殷珩整理衣襟、系好衣带时,听见院外传来乡民和夏氏打招呼的声音,当即跳起来,道:“**,我娘回来了。”

她麻溜地把一盆水往窗外泼出去,再胡乱把殷珩换下来的衣物塞盆里,藏到角落去,道:“我先出去,你赶紧把衣服穿好,免得我娘回来看见怀疑我怎么了你!”

院子外,夏氏与乡民打完招呼,背着背篓里的野菜,便进了院落。

夏氏转身关院门之际,孟娬则刚出房门,飞快地把门锁插上,等夏氏再转身回来,看见孟娬正一脸笑嘻嘻地坐在门前的冷板凳上,道:“娘,您回来啦?”

夏氏觉得她笑得不对劲,走到屋檐下就先去检查那把锁。

锁还好好的,夏氏又狐疑地看她两眼,然后转身去厨房了。

孟娬跟着一同进去,道:“娘,我来烧火做饭。”

夏氏把钥匙给她,道:“不用了,你去把门打开吧,透透气。”

孟娬道:“也好,正好阿珩该喝药了。”说着她还顺便拿了两只碗出去。

夏氏见状道:“他有两张嘴么,喝药要拿两只碗?”

孟娬一本正经地胡诌道:“那煲的药不是太多了么,一只碗装不下,得装两只。中午喝一只,下午再喝一只啊。”

夏氏就放她出厨房去了。

孟娬小跑到药炉边,打开药煲的盖子,顿时一股肉羹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哪是药啊,分明是昨晚用井水镇的蛇肉熬来的羹。

夏氏怕这个,是万万不可能会吃的,更不许让孟娬吃。要是让她发现孟娬把那两条毒蛇用来炖成羹了,别说尝一口了,估计得连碗带锅地给摔喽。

所以趁现在夏氏在厨房里还没有发现,孟娬才赶紧舀蛇羹和殷珩销赃啊。

这厢,夏氏正在淘米下锅,往灶膛里塞柴火时,发现角落有某样花花绿绿的东西。

她用木柴挑来一看,吓个半死,居然是两条鲜鲜艳艳的……蛇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