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盛宠之娇妻至上

盛宠之娇妻至上

盛宠之娇妻至上

作者:大懒猫在做梦
主角:景御凛舒染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11 11:24:03

大懒猫在做梦写的小说《盛宠之娇妻至上》中主要的人物是景御凛舒染,这本小说中的人物形象饱满,堪称是鱼龙混珠网络小说市场的一股清流。故事概述:景御凛舒染认识是因为一场不可能的婚礼,原以为他们此生再无交集,可没想到他在一次次人为的偶遇下爱上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爱过一个人,他张扬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去爱他,她花了整个青春爱他,最后却被他弃之如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舒染看着他不留云彩的背影想伸手拉住他都来不及,她还想说搭段简薄言的顺风车机场呢!

她出别墅时,简薄言已经开着那辆低调不失奢华的迈巴赫扬长而去,迫于无奈,她只得走出别墅区到马路边去搭车。

然而简薄言家的别墅位置着实偏远,舒染走了十几分钟也没瞧见一辆的士路过。

“嗡嗡嗡……”手机响了。

舒染拿起看了一下,是她的经纪人明婧,她手指动了动,在挂断和接听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接听。

明婧是景氏旗下娱乐公司的王牌经纪人,当初还是景御凛亲自把她安排来做她的经纪人,而且只带她一个艺人。

自从婚礼过后,明婧就一直没有联系过她,显然是已经不打算管她了,她这会儿找她肯定是为了解约一类的事情。

如今她和景御凛掰了,和景氏旗下娱乐公司的合作肯定是继续不下去了,反正迟早她要谈这些,倒不如现在趁早解决了比较好。

“什么事?”舒染语气淡淡的。

“我想和你谈谈你和合约的事。”明婧的语气也没有多亲切。

以前她和明婧的关系还算可以,总是客客气气的,不过现在的语气就是客气过分的疏离了。

“你消失了一个多星期,原本签了的几个广告和电影合同都告吹了,公司帮你垫付了违约金,因为你的负面消息太多,给公司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公司上层决定和你解约。”

这些结果舒染早就料到了,所谓的公司上层除了景御凛还能有谁?她不甚在意,“知道了。”

“公司给你的违约金抵扣帮了帮你垫付的广告电影违约金,算下来你还欠公司五千万。”

“嗯,今天我会回景城,其他的到时候再谈吧。”舒染说着挂了电话。

跟在景御凛身边时,所有开销花费都是他给的,她拍电视电影拍广告的钱全都存在账户里没动过。如今唯一只得幸运的是,她还有这么一点存款,不然她连违约金都付不了。

从前她随手一挥的五千万这会儿在她心里显得有点沉重,毕竟她已经一无所有了,以后还得靠当演员攒下的那点钱生活。

景御凛当真是决绝,分手了就迫不及待把她踢得远远的,明明几天前还打电话说着关心的话,这才多久,就前后判若两人。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他了。

“唉。”舒染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舒小姐何事如此感慨?”一辆骚气的大红色跑车停到她身边,车上一道调侃的男声传来。

舒染抬手挡了挡逆着的光线,良久才看清说话的人,去年的影帝邵久牧。

她轻嗤一声,不知是嗤笑自己还是嗤笑什么,“天大地大,爱情最大,能有什么事,还不就是失恋呗。”

“天涯何处无芳草,舒小姐,失恋而已。”邵久牧倏地变戏法似的从车里拿出一枝玫瑰递给她,“你看看我这棵怎么样?”

“挺好看的一棵草。”舒染接过那枝玫瑰,“可惜不是我的菜。”

她拿过玫瑰嗅了一下,接着顺手丢进了旁边的**桶里,“邵影帝这是哪儿采的花呀,都枯了还舍不得扔,我帮你扔了。”

“多谢舒小姐了。”邵久牧对她的行为毫不在意,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撑在车门边,“舒小姐去哪儿啊?我送你。”

“好啊。”舒染不客气,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麻烦邵影帝送我去机场。”

有免费的司机使唤,不走就是她傻。

她和邵久牧拍过一次戏,他平时虽然风流了些,到处拈花惹草,不过对于他真实的人品,舒染还是干确定的,他是浪荡子,但是个有原则的浪荡子。

“舒小姐,近**的负面消息可是满天飞呢。”邵久牧调笑说,“说起来我还挺羡慕你,即使你人没有露面,头条也能挂得妥妥的。”

“羡慕啊?”舒染嘴角抽了抽,“邵影帝也来个婚礼,绝对能在娱乐圈刮起一阵大风。”

邵久牧笑出了声,“算了吧,我觉得低调些好,不然连私生活都没了,比起热度,我更喜欢自由一点的生活,每个人还是要有自己的生活。”

每天暴露在闪烁的聚光灯下,有时候甚至连影子都能无处躲藏,当艺人的最无奈的莫过于此。

“自己的生活。”舒染小声呢喃。

她与他们是不一样的。

有很多艺人是因为迫于无奈走上了这条路,有些人是因为真心地热爱这一份事业,而她都不是。

她进入娱乐圈,只是因为景御凛的一句话。

那年,她出演了学校艺术表演节的一个节目,表演结束后,景御凛对她说,她站在舞台上时光芒万丈的样子很迷人。

她以为他喜欢她站在舞台上的样子,就因他随口哄她开心的一句话,还是少女的她毅然决然踏入了演艺圈。

景御凛说喜欢长发,她便为他留了长发,他说喜欢她穿浅色衣服,她便将衣柜里的衣服都换成了浅色系……即使她根本不喜欢及腰的长发,也不喜欢浅色的衣服。

原来,在不经意间,她为了爱景御凛失去了太多的自我。

“谢谢了,邵影帝。”到机场后,舒染笑着朝邵久牧道了声谢就走了,连等他说一句不谢或者以什么为报的话的机会都没给,邵久牧也不在意,驱车离开了。

下车后,舒染为避免麻烦特意带了口罩和帽子,但是过安检取下口罩时,还是有不少人认出了她,纷纷拿出手机拍照。

“看来婚礼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啊,看她眼睛都凹进去了。”

“第一次看到舒染这么憔悴。”

“是啊,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看起来跟被吸了血一样。”

……

有几句对话落进舒染的耳朵里,听得她有点想笑,她只是没化妆而已。

这几天她确实挺伤心,但根本就没有影响吃喝,怎么就憔悴了?还眼睛都凹进去了,说这话的人确定不是眼睛有毛病?

亲眼看见的人都能说成这个样子,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不知道又要传成什么样了。

舆论的力量果然不可估量。

“舒染,我是你的粉丝,我很喜欢你。”一个女孩忽然凑近舒染身边拦住她往前的脚步,安慰她说,“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分手就分手,下一个男朋友一定会更好。”

面对陌生人突如其来的关心,舒染有点哭笑不得。

“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没事,能吃能喝,身体倍儿健康。”她笑得疏离却不失礼貌,“我赶时间,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