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萌妻有点甜

萌妻有点甜

萌妻有点甜

作者:仙女乔乔
主角:江泱泱陆云苍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11 11:40:39

《萌妻有点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仙女乔乔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美好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故事概述:生在末世的江泱泱被害死后重生在七零年代,人人可欺的农家女身上,一醒来就被逼婚,江泱泱机智反驳,选择了陆云苍。可谁知道艰苦的日子才刚刚开始,她不仅要面对吃不饱穿不暖的悲催生活,还要应付一大家子奇葩亲戚!一大家子的奇葩亲戚时不时上门找找茬,闹闹事,气得江泱泱拖出某个冷面煞神:“你不是想我嫁给你吗,把这群奇葩赶走!”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江强国也问道:“对啊,娘,我这手牛医生可是说了要好好养,你天天让我喝这个东西,我什么时候手才能好啊!”

刘翠萍听了女儿儿子的话,想要动嘴骂上两句,被丈夫用眼神警告,只得端着面前的碗,大口大口喝着。

不过喝的很大声,想要借此来发泄心里的不满。

江彩霞兄妹见老娘没有说话,又把目光放在平静喝粥的江保国身上。

江彩霞抱怨:“爹,你倒是开口说个话啊,我们家啥时候就变成了这样。”

江强国抱怨得更凶:“爹,你看着小红就要嫁进咱家了,咱家这样子,人家哪里还愿意嫁给我做媳妇,你是想让你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吗?”

小红可是说了,他家拿不出三转一响,怎么也得给她置办身新衣裳,否则别人是绝对不愿意嫁过来的。

江强国嫌弃的看了眼桌上的饭菜,就这样的条件,人家小红怎么愿意嫁过来。

江保国喝完碗里最后一口粥,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碗筷,面对一双儿女的抱怨,平静开口:“你们兄妹两要是觉得咱家里的日子不好过,赶明儿就跟着你们就跟着我和**去上工,挣工分。”

“爹……”

江彩霞听着要自己去上工,脸上全是不开心,她哪里能去上工。

她可是文化人,怎么能和那群没有文化的女人一起干活,她就是要挣钱,也得去姑姑的纺织厂上班,那里才是她这个有文化的人该去的地方。

“孩他爹,你这说什么呢,强子的手还没好,霞子可是要嫁给城里人的,他们哪里能去上工!”

刘翠萍一听丈夫要让两孩子去上工干活,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怨气,此刻就像是连珠炮一样开始抱怨:“我可舍不得让我的儿子女儿去上工,咱家可还有一个吃白饭的人!”

江强国两兄妹听了这话,立刻附和自己老娘:“家里不是还有个江泱泱吗,让她去上工啊。”

反正那个江泱泱吃他家,住他家的,为什么就不能赚了工分拿给他们家花。

江保国听了,狠狠的一拍桌子:“你们娘三脑子里装得都是些什么东西,凭什么人家泱泱就得上工养你们?”

刘翠萍母子三人听了这话,立刻吓着了。

他们就从来没有见过江保国发这么大的火,而且还是为了维护江泱泱那个小**。

江彩霞不服气的嘟囔一句:“那个小赔钱货,吃咱们家的,住咱家的,拿工分出来养我们又怎么了。”

“你给我闭嘴!”

江保国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自己女儿,这妮子,就是被自己婆娘宠坏了,不知事情轻重。

江彩霞被吓坏了,也不敢开口说话,就瞪圆一双眼睛气鼓鼓的看着自己爹。

江保国从鼻孔哼了一声:“我告诉你们母子三个,明天都给我去上工,否则就别吃饭。”

“他爹……”

刘翠萍还想着说什么,反驳一下,江保国直接起身走人。

气得刘翠萍狠狠的拍桌子:“看见了吗,你爹是打定主意要帮江泱泱那小赔钱货,不知道这小**给你爹吃了什么迷魂汤,居然帮着她说话。”

“看见了,不知道爹是咋回事,居然帮一个外人。”

江强国兄妹也附和道。

刘翠萍叹气一声:“看来以后是不能明着面找赔钱货的麻烦,不过暗地里……哼!”

“娘,我饿。”江彩霞看着一桌子的饭菜,没什么能吃的,立刻拉着刘翠萍的手腕撒娇:“娘,我好饿,家里还有没有鸡蛋,我想吃鸡蛋羹。”

“我也想吃。”江强国听着妹妹吵着要吃鸡蛋羹,也闹着要吃。

只有吃好了东西,他的手才能好得快。

刘翠萍无奈看了眼儿女,“娘上哪给你们找鸡蛋去?”

家里放粮食的屋钥匙在江保国那儿,她现在能去那给这一双儿女找鸡蛋。

江彩霞说:“娘,我昨天出去时可听陆领导隔壁家的老李叔说了,陆婶子给了江泱泱一大筐鸡蛋,今天她又去了集市,她哪里一定有好东西。”

“对啊!”

刘翠萍暗恼自己怎么忘了江泱泱现在可是陆家的媳妇,好东西什么的能少吗,而且陆家小子还是个当官的,每个月津贴钱可是很多,现在江泱泱成了他的媳妇,怎么也得给自家好处。

否则她才不会把这个赔钱货嫁给陆云苍。

“闺女,你就是个聪明的,不愧是文化人。”

刘翠萍喜滋滋的拍了拍江彩霞的手,这个闺女像她,不仅聪明,还有文化。

江彩霞听了刘翠萍的话,鼻孔朝天:“那当然!”

她可是除了陆领导女儿外,村子里唯一一个读了初中的姑娘,当然是聪明的。

刘翠萍看着女儿娇嫩的容颜,越发觉得自家闺女就算是嫁给城里人那也是绰绰有余。

江强国见老娘和妹子说话忽略自己存在,表示不满:“娘,霞子,既然江泱泱要嫁给陆云苍,咱家一定要多要点聘礼,不然白给陆家养这么多年人吗?”

“哥哥说得对,我们家得多要点聘礼。”

江彩霞想着,到时聘礼拿到手了,她要去镇上,不对,是县城里的百货商店买一件新的的确良衣裳,羡慕死村里的那群女人。

“行,多要点!”

刘翠萍脸上也是算计的笑意。

母子三人相视一笑,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在江泱泱身上捞很多好处。

江彩霞开口说:“娘,我们明天去小赔钱货那里找点好吃的,今晚就这样。”

“我女儿真懂事,明儿个,娘找到了好东西,一定好好给你补身体。”

刘翠萍听了江彩霞的话,立刻眉开眼笑,果然还是女儿是**贴身小棉袄,真是懂事。

“那我也明天吃。”

江强国怎么看不出来这妹子心里想的什么,她是想着和自己争关于江泱泱聘礼的钱。

刘翠萍脸上笑开了花:“好好好,都懂事!”

江彩霞听了他的话,眼底全是不屑,这个哥哥真以为自己能争得过她,没见识的乡下泥腿子,怎么能和自己这个有文化的人比呢。

三人各自算计着江泱泱,却不知道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在了柴草屋内江泱泱耳朵里。

江泱泱睁开杏眼,眼底全是讥嘲。

她原本是打算直接去原主父母留下的房子,然后收拾下,今晚就住进去。

只是看着天色太晚,就直接回到了江家,把背篓还给江保国后,进了柴草屋用异能修复损伤。

却没想到听到了此番对话。

刘翠萍母子打算算计她吗?

江泱眸底讥嘲加深,她正想着没什么理由正大光明离开江家,会被村里人说忘恩负义,眼下这机会就自己送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