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万道超神系统
万道超神系统

万道超神系统

作者:秋意浓如许
主角:陈凡叶轻舞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1 11:47:40

这是一部男频穿越类型的小说,小说名为《万道超神系统》,网络作家大大“秋意浓如许”最新代表作之一,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陈凡和叶轻舞,书中故事简述是:在神武大陆,武学是受人尊敬的。 虚弱的武者可以赤手空拳凿石打象; 强大的武士能开河劈山;还有更多传说中的存在,可以穿梭于虚空之中。十年前,地球人陈凡穿越到了这里,不出意外的,他得到了上天眷顾,得到了金手指“万道超神系统”。一晃十年,陈凡终于完成了系统下达的任务,结果,系统宣布解除绑定,抛弃了他。没有系统,他本打算低调的做个凡人,没想到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不小心就控制了大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更让辰药绝望的是,他夺舍的这头羊,此时被绑在地上。

左面传来磨刀的声音,右面传来烧水的声音。

他现在……是待宰的羊。

“为什么?为什么?”

“我一代药皇,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无数,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该死的苍天,你倒是给我一个解释。”

辰药在咆哮,可惜他现在是羊,嘴里只能发出咩咩咩……

没人听得懂。

这时,陈凡和侯大壮走了进来。

看到地上壮如小牛一般的大山羊,陈凡惊讶的道:“大壮,大山跟了你那么多年,你怎么舍得宰它?”

大山是这头山羊的名字,从小跟着侯大壮,已经有了感情,陈凡没想到,今日要宰的,居然是大山。

侯大壮叹了口气道:“这死羊,这两天发羊癫疯了,不是口吐白沫,就是到处乱撞。我看着它难受,还不如宰了算了!”

陈凡道:“你舍得?”

侯大壮爽朗一笑道:“刚开始还的确有点舍不得,不过现在已经想通了,不就是一头羊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陈凡道:“我来瞧瞧!”

陈凡是“兽医之神”,只要不是像瘦马那种神经病,陈凡还是有信心看得好的。

陈凡蹲下身去,翻了翻大山的眼皮,看了看嘴巴,疑惑的道:“没事啊!”

侯大壮问道:“真没事?”

陈凡拍了拍手,站起来道:“你还不相信我?”

侯大壮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道:“陈公子无所不能,我当然相信。”

陈凡道:“那就放了吧,你肯定也舍不得!”

侯大壮叫人把大山放了,对于陈凡,他是无条件信任。

辰药感动得热泪盈眶。

高人,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高人肯定已经看到,自己误入山羊体内。

可怜自己,故而伸出援手,救自己一命。

高人,请受本皇……不,辰药……不……

请受小羊一拜!

被松绑的大山,突然前脚跪地,向陈阳磕头。

这一幕,着实让大家叹为观止。

“这大山,还成精了!”陈凡叹道。

“大山跟了我那么多年,已经有灵性,这是在感激陈公子您的救命之恩啊。陈公子,要不,您就把它带走吧!”候大壮道,一时之间不由得热泪盈眶。

“我这次下山,虽然是来买牲口的,但我是想买匹马做代步用,这羊我带回去没什么用处!”陈阳摆手。

“之前那匹马不行吗?”候大壮问道。

“太瘦了!骑着硌屁 股!”陈凡道。

辰药听着陈凡和侯大壮聊天,突然脑袋嗡嗡作响。

等等……

眼前之人,是不显山不漏水的绝世高人。

居然和清溪镇的普通人,打得火 热。

难道……

他是假装凡人、游戏人间、历练红尘的隐世高人?

他是在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在下一盘滔天大棋的绝世强者?

辰药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他第一次遇到高人,是巧合,那他第二次再遇到高人,还是巧合吗?

而且,偏偏是他要夺舍成功的时候,高人就出现了。

除非辰药脑子坏了,才会认为这是巧合。

这一切,早就在高人的算计中啊!

绝对是高人故意安排的。

第一次相遇,高人是故意出现在福源客栈,故意把他吓跑。

这一次相遇,高人也是故意的,故意让他无法夺舍侯大壮。

而他是恰巧夺舍了待宰的大山吗?

显然不是。

绝对是高人故意安排,他才夺舍了大山。

他夺舍大山,早就在高人的算计之中。

高人之所以把这一切都谋划的这么顺其自然,毫无痕迹,是因为,高人在假装凡人,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刻意。

而高人为什么要让他夺舍大山?

答案呼之欲出。

坐骑!

高人在寻找坐骑。

大山这头羊,很壮很胖,比一般的马都不差。

但因为它只是一只普通的羊,不入高人法眼,所以高人才安排了这一场“夺舍孽缘”。

高,实在是高。

高人,请收下我的膝盖!

这一刻,纵横神武大陆,留下无数传说的一代药皇——辰药。

对陈凡佩服得那是五体投地。

心中的怨气,瞬间烟消云散。

在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的绝世高人面前。

一代药皇……

就是个笑话。

而且如今,夺舍羊,成为一头羊,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

竟然如此,何不抱紧高人 大腿,未来或许还有重回为人的机会。

不得不说,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一代药皇,就是不一样。

很快想通各处关键节点。

毫不犹豫的匍匐在陈凡面前,用嘴叼着陈凡的裤脚,眼巴巴的望着陈凡。

“哈哈,陈公子,大山真是很有灵性啊。才听你说要购买坐骑,立马匍匐在地,这是表示它也可以做坐骑!”侯大壮笑道。

大山没事,能有个好归宿,他也开心。

“大山的确很有灵性,但是骑羊,总有点怪怪的!”陈凡的心中是有些抗拒的。

“大山身子壮,力量大,不比一般的马差。我经常骑的,陈公子您可以试试!”侯大壮诱 惑的道。

陈凡想了想,决定试试。

大山有灵,如此向自己投诚,自己很难忍心拒绝。

当下陈凡骑上大山,大山先是慢悠悠的走了一圈,而后开始加快速度。

很快,跑起来便是带风,丝毫不比一般的马慢。

那肥嘟嘟的身子,骑着很舒服。

比那匹神经病的瘦马,好骑太多了。

而且,大山灵性很足。

根本不需要陈凡用鞭子抽打,就能明白陈凡需要什么速度。

这坐骑,陈凡喜欢。

体验了一圈下来,陈凡由衷的道:“不错,比一般的马都要厉害,只是大壮,我刚从你这里牵走一匹马,现在又牵走一头羊,我不好意思啊!”

侯大壮摇了摇陈凡送给他的酒,道:“您这瓶酒啊,值十个大山,十匹马!”

侯大壮说的是实话,“酒神”陈凡酿出来的酒,在清溪镇那是有价无市。

这瓶酒若是拿出去卖,必然会让无数人争个头破血流。

别说十头大山的价钱。

二十头恐怕都有人出。

陈凡笑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大山我带走!”

羊没宰成,侯大壮杀了一只鸡做下酒菜。

两人喝到下午。

陈凡把寻找人贩子的事交给侯大壮,骑着大山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