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作者:余米
主角:程贝薇傅程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11 14:21:24

该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是程贝和薇傅程,长篇女频小说《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是由实力派作家“余米”的原创力作,小说精彩内容有:程贝薇是傅家养女,面对养育之恩,本应该感恩戴德,可她却恩将仇报,精心策划了一场阴谋,逼迫傅家大少爷娶她为妻。在计谋得逞的那一刻,男人扬言,她永远不会得到爱情,而这场婚姻只是一场游戏。终究是她咎由自取,程贝薇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大少爷把她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她主动跳入深渊。被伤害得体无完肤之后,她不禁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贝薇一张脸本来就又肿又红,这会儿更甚了。

药物从他温热的掌心里,很快便被她的肌肤吃透。

贝薇觉得差不多了,想动的时候听到他低哑的嗓音命令:“先安分点,还不行。”

他的掌心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揉了揉,感觉不再那么发热擦松开,却没能立即松开她,刚沐浴过的女人身上的沐浴露香气扑鼻,让他情不自禁的凝视着她。

贝薇被他看的更不自在:“还不……”

他突然低头挡住她的视线,将她的唇瓣给封住。

贝薇彻底动不了,呆呆的任由他亲了几下。

“那个老东西有这么亲你吗?”

他嘶哑的嗓音问她。

贝薇得以喘气的机会,摇了摇头,羞臊的抬不起眼来。

“那这样呢?”

他又亲了下,依旧捧着她的脸。

贝薇觉得呼吸有些补偿,好像缺氧了。

他在干么?

他平时都没有这么吻过她,又何况是别人?

贝薇心乱的又用力摇了摇头。

傅程上前一步,直接将她勾到怀里,那一刻贝薇情不自禁的又哽咽了一下,感觉着他牢牢地将她的腰身给捆住在他身上。

“这样有没有?这样呢?”

他吻着她,一下又一下。

他问她,一句又一句。

贝薇彻底没了理智可言,两只手在他的胸膛上,想要推开他,却推了半天,最后竟然被他带到了床上去。

“以后再让别人碰你一下,我就要你三天下不了床,知道吗?”

傅程吻着她,在她耳边低喃提醒。

贝薇羞愧的不敢看他,抓着他的手毫无力气的反抗:“你别这样。”

“我想怎样就怎样,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傅程霸道的宣示自己的**。

身份身份,他每时每刻都在提醒她的身份,一个设计他娶她,以后只能被他欺负的女人。

贝薇一想起来,眼眶就热热的。

他能不能有一次不要提这件事,她不言不语的,只是身体继续去抗拒他。

傅程直接将她的双手抓住,举过头顶:“不乖是不是?”

“你到底想怎样?你不是有洁癖吗?”

“洁癖并不代表不需要姓生活。”

“可是你一边跟齐琳又……”

“现在没有齐琳。”

“可是……”

“只有你!”

他在她的耳边低喃,将她接下来所有的愤怒,都悄然淹没。

只有她?

贝薇突然动不了,就那么呐呐的躺在那里感受着他高超的吻技。

怎么会只有她?

还有齐琳!

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女人!

她心里很专情温暖的男人,根本是个薄情又不负责任的男人。

想着想着,眼角就又流下泪来。

身上这个男人,自己终究是不了解。

十指相扣,越来越痛,她回过神是因为他咬了她的唇瓣。

“这么不专心,该罚。”

傅程提醒她,然后更为霸道的吻上去,不过只是几秒,他的吻便突然转移到了她的耳后。

她的唇角疼的不敢动,尝着血腥的味道到了嘴里,她低哑的嗓音请求他:“不要了,不要了好吗?”

“我就让你这么委屈?当初是谁涉及我喝了药?是谁自己主动爬上我的床?这么快就腻了?”

傅程抬眼看着她泪汪汪委屈的模样,突然就烦躁起来。

那会儿她在洗手间里,便也是这幅模样吧。

她心里,他是不是跟那个老混蛋是一样的欺负她?

腻?

贝薇紧闭双眼,不让自己再看他质疑的眼睛。

他什么时候给过她腻的机会。

一开始他就把她打入了冷宫,她不过是他偶尔会玩乐的玩具,玩够了之后他就会回到那个女人的怀抱。

“算了!”

傅程还是从她身上翻了下来,很快离开。

贝薇抬手将被子拉到头顶盖住。

傅程出门后直接去了另一边的办公室。

周丽跟郭想都在里面。

傅程走到办公桌后去坐下,周遭都散发着靠近者,杀无赦的气息。

郭想跟周丽面面相觑,低着头不敢看他。

周丽意识到自己今天犯的错有多严重,还是在他坐好后立即开了口:“傅总,今天贝薇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我先道歉。”

“你是说如果不是贝薇,你就可以考虑不周了?”

傅程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腕表质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只是……”

“我还不知道我们公司的公关部原来是做这种人肉买卖的。”

傅程冷声嘲讽。

那种被啪啪打脸的感觉让周丽更加羞愧难当,抬不起头来,却还是得硬着头皮解释:“并不是您想的那样,我承认有的时候有些老板会手不老实,但是绝对不到这一步,否则我不可能不制止。”

“哦?所以说今天要不是我恰好在,你也会去救她?”

傅程听到周丽的话后转头看她,再次逼问:“你打算到什么地步再去救她?等她被扒光,还是等她被那个老东西给做了?”

桌上的钢笔刚被他拿起,说完话却立即又用力丢下,从桌面直接弹到地上,吓的周诺身心一颤,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不管你们以前怎么做事,但是从今以后,如果公关部的本事就是这些,那这个部门大可不必再存在。”

傅程阴着脸看着她又提醒了一句。

“是!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否则我立即引咎辞职。”

周丽始终没有抬起头来,今天这个错,够她记一辈子。

“傅总本来也是在应酬,听说李老板在之后才过去,李老板的名声你该听说过的,所以这次不要怪傅总狠心,以后要更谨慎些,保护好自己的下属也是很重要的。”

郭想看傅程已经发完飙,便开口缓解气氛。

“你说得对,今天是我失职了。”

竟然不知道贝薇是自己的老板娘,她严谨了几十年,竟然在这种小地方犯错。

郭想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先出去吧。”

周丽点点头,想了想,走之前看了傅程一眼:“傅总,我想给贝薇道个歉。”

“大可不必!”

傅程冷冷的替贝薇拒绝。

周丽这下很确定自己惹怒了太子爷,也不敢再多说其他,离开。

郭想送她离开后才又回去,谨慎的询问:“今天饭局上所牵扯的公司跟我们都有或多或少的合作,全部都要解约吗?”

“我要的仅仅是解约?你要是这么不了解我,也可以辞职了。”

“是!我明白了!”

郭想提心吊胆的赶紧的溜之大吉。

贝薇从里面打开门,低哑的声音问他:“刚刚好像是郭秘的声音。”

“有什么问题?”

傅程摄人心魄的眼神睨着她问。

“衣服有点问题。”

她尴尬的站在门口低喃。

傅程起身,迈着大长腿走过去,“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