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宠妃是神医

穿越宠妃是神医

作者:果果
主角:韩青歌南宫辰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1 15:25:12

古风文《穿越宠妃是神医》由著名的作家“果果”著作的以穿越为题材的小说,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韩青歌和南宫辰,小说故事简述是:韩青歌刚刚接受了韩家传承,下一秒就被人从背后偷袭,昏睡过去。再次睁开眼睛,她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原主是大燕帝国韩家的三小姐,她和她同名同姓,与大燕国大皇子南宫辰成亲三年,那人从未将她放在眼里,甚至因为另外一个女人的到来,对她万般厌恶。穿越过来的韩青歌,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南宫辰看不上她,她不愿意侍奉他。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愚蠢透顶的人尚不自知,她见南宫辰这般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只道是媚药生效了。她自己也有些神志不清,便硬生生地向南宫辰的怀里倒去,怎料南宫辰一个错步,夏璃雪直接趴在了地上。“王爷……”夏璃雪楚楚可怜的看向南宫辰。

南宫辰忍无可忍,这夏璃雪本就是皇后安放在他身边的一个棋子,谁料她竟如此不安分。他,一只手就把还躺在地上夏璃雪提了起来,毫不留情也毫不怜惜的扔出了院子。内力之大到夏璃雪在地上咕噜的几圈才停下。

一股腥甜的血自她嘴角流出。

南宫辰冰冷的声音遥遥传来,“夏璃雪,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你手下留情,若是还有下次,你的项上人头就不用要了。”

夏璃雪倒在地上,到底韩青歌那个女人用了何种手段,现在辰王竟然连碰都不愿碰她了。她恨恨的从地上爬起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早晚有一天她要让南宫辰回心转意!

被这么一搅和,南宫辰想去看韩青歌的心思也淡了,索性睡觉了。

处理掉了赵氏,劫后余生的韩栋梁决心远离京都,但临行前,他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一反常态的小女儿,韩青歌。

他再三思虑,叫来了贴身小厮,让他去辰王府把辰王妃请来叙话。

收到传话时的韩青歌,内心是拒绝的。她本就不是从前的韩青歌,韩栋梁何其机敏,万一让他发现了什么端倪,只怕在这个落后的时代里,她会被当成妖之类的直接烧死烧死的。但她还没有理由推辞,似乎是曾经韩青歌的请求一般,她想去再见见疼爱她的父母。

于是她带着贴身丫鬟巧儿,向韩府出发。

但没想到看到眼前门厅破败的韩府,她的心中升腾起一丝心酸,在那股陌生的记忆中,韩府是何等门庭若市,却不想一朝被人污蔑,竟然沦落到这般地步。眼眶不由得湿润起来。

现在的她似乎已经完全和前世的韩青歌合二为一,她似乎感觉到,曾经的那个韩青歌,最最眷恋的就是韩府,虽然不如辰王府富丽堂皇,但韩府始终是那么温暖,慈善的母亲,严厉的父亲,护短的姐姐……一切一切的场景,走马灯一般在她脑海中闪过。

“民妇孙氏,拜见辰王妃。”一个中年妇人向她跪拜道,打断了她纷飞的思绪。

“母亲,你何故对女儿行如此大礼。”这孙氏不是别人,正是韩栋梁的原配夫人,韩青歌的生身母亲。家中遭遇的厄运让她的华发一夜斑白,而曾经的记忆中,孙氏是那样的年轻,现在看着简直苍老了二十岁一般。

韩青歌目中含泪,拉起孙氏紧紧的搂住。

“好啦,你父亲在里面等你呢,随我来吧。”无论何时孙氏似乎都谨守着规矩,因为她知道,自己女儿现在处于众矢之的,她虽打心眼里疼爱这个小女儿,却无法保护她不受别人的伤害,所以,她不能在因为自己,给韩青歌惹人非议了。

见到韩青歌的那一瞬,韩栋梁感慨,自己的女儿真的变了,之前他的女儿,软弱无争,只能任人欺凌,现在她眼中所散发的自信光彩,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青歌。”韩栋梁先开口,却发现喉头似乎梗塞起来,他顿了顿,缓缓道,“我和你母亲,只你和你大姐两个女儿,我们不求你们能大富大贵,只希望你们你们一生平安幸福,这样我和你母亲才能安心。”

“以前我总担心你软弱好欺,让别人欺辱了你去,但看现在你已经变了性子,也不知我可怜的女儿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

韩栋梁还未说完,孙氏就拿出绢子拭泪。

“现在我见你虽不会任人欺凌,但切记韬光养晦,不要过多与人争执,为父最后悔的事就是将你嫁入辰王府,王庭宗室自古以来就是是非之地,我只听说辰王似乎对他的侧妃及其宠爱,若无确定把握,你一定不要得罪他,爹爹只怕辰王冷情冷性不会护你周全,所以你更要自己保护好自己。”

“父亲说的我都记住了。”前世的韩青歌从未感受到过父母的疼爱,现在面对如此场景,她除了感动,又有一丝惴惴不安。

韩栋梁夫妇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女儿韩青歌,早在关进天牢的那一刻就已经去了,她没有像韩栋梁想的那般做出改变,坚强起来,她选择用死亡,结束在辰王府噩梦一般的人生,可惜她还没有看到这世间那么多美好的事物,就香消玉损了。

于是她更加下定决心,要好好活在这世上,以韩青歌这个身份,在这个变幻莫测的新世界,精彩的活下去。

“如此凄凄切切,真是令人唏嘘啊……”一个不和谐的突兀声音突然传了进来,人未至,声先来。只见一个高大男子大步走了进来,剑眉星目,气宇轩昂,只是不像燕国人。

“你是何人?”韩栋梁皱起眉头。

这男子也毫不扭捏,“秦国太子何问君,拜见韩大人。”

秦国太子?

一石惊起千层浪,韩栋梁表情凝滞,他为政多年,秦国这么多年与燕国多有摩擦,现在竟让别国太子打入腹地,还敢大大方方的来臣子府上拜访,气焰嚣张到如此程度。

韩青歌倒是有点不明所以,她刚来没多久并不知道秦国与大燕的关系,不过从韩老头子的表情推测,秦国与大燕的关系应该并不和睦。

“辰王妃,失敬失敬,韩大人能活下来,还是真仰仗这个好女儿了。”

何问君拱手道,“否则又有一代奇才,要死于昏君之手了。”

全场的人都震惊了,这秦国太子竟然这般胆大包天,在大燕穿行如若无人之境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说那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是昏君?

“圣上被奸人蒙蔽,而且我已老迈,为君为国已经做不出什么贡献了,此时告老还乡,也是圣上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