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又遭天谴啦

毒妃又遭天谴啦

作者:锦欢
主角:苏锦溪顾昊卿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1 15:49:16

本文主要讲述的是男女角色苏锦溪和顾昊卿之间的故事,《毒妃又遭天谴啦》是一部古言穿越文,是由实力派作家“锦欢”最新原创作品,小说目前正在掌中云连载中,全书精彩内容简介:苏锦溪来自21世纪,她天生自带预言术技术,在江湖上被誉为神算子。也许是因为她二十多年的人生窥探天机太多,老天爷竟然将她送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古代世界。这一次她没有沿袭上一世的幸运体质,一开始就被人追杀!自己逃命,还不忘拯救一个陌生的男人。没想到,对方竟然恩将仇报,差点掐死她。就这样,神算子在古代世界鸡飞狗跳的生活开始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本相也舍不得染染受委屈,虽然那季良风花雪夜了些,但都是年少,有了妻妾便不一样了。暂且再看看,此事以后再说,本相不会让染染受委屈的。”

秦姨娘闻言还欲再说,神色顿了顿,没有再开口。

既是没拒绝,也没板上钉钉,就还有转圜的余地,若逼得紧了,怕是适得其反。

当晚,秦姨娘便留在了苏振茂的院子里,那头杨氏听了更加愤恨,身上味道熏天,苏凌烟劝说几句无果,都懒得理,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苏染染一直在奚落院里等着,却迟迟不见苏锦溪回来,越发的焦虑,让夏凝去她常去的地方打听,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再去找找,不行就出动家丁一起找。”她皱着眉头吩咐着,人坐不住,在屋内来回的走动。

夏凝闻声也是一脸凝重,小跑着出去继续找。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苏染染等不了了,抓着桌上的鞭子就要往外走。

忽的眼前黑影闪过,屋内灯火熄灭,她双眸瞪大,手中鞭子下意识的甩出去,却被人紧紧控制手腕,唇上捂着一只手掌,带着暖意压住了她要出口的呼救。

“来……唔……唔唔……”她眼中闪过惊慌,全身都紧绷了起来。

“别吵,我就是来取个东西,苏锦溪无事。”

声音温润如玉,声音低沉、暗哑,格外的好听,让苏染染愣神,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眼睛陡然一亮,无法说话,也无法动,只得拼命的眨眼睛。

“噗呲!”顾安白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室内乌漆嘛黑,若非月光照在她脸上,他实在是看不出她拼命眨眼的样子。

苏染染目露疑惑,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让他觉得好笑。

顾安白松开了捂住苏染染红唇的手,将烛火重新点上,苏染染紧跟其后,带烛火摇曳,瞧见那人的面貌时,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二殿下?”她有些不可置信,待他温和的点头笑了笑,才真的确认了,却是想不通。

“你知道我姐姐在哪吗?你要拿什么?姐姐何时回来?”

一连串的问题回响在屋内,顾安白按照顾昊卿说的话,找到了他要的东西,一一的收好,转身就见苏染染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他心口一滞,眉目微深,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苏锦溪中毒了,毒入肺腑,这会儿快不行了,我来拿药物暂时压制。”顾安白说的有鼻子有眼,神色认真,苏染染听着脸色顿时变的惨白,目光急切的盯着他,手无意识的拽上了他的袖子。

“姐姐在哪?能不能带我有?没有解药吗?”

顾安白愣住,没预料到她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眼角隐约闪着泪珠,蓦地他脑海中闪过那日苏锦溪‘出丧’时她惨白的一丝没有血色的脸,与眼前的人重合,他脸色沉下,玩笑无法再开下去。

“这么不禁逗,苏锦溪没事,在三弟府中,过两日便回来,无需担忧。”

看着苏染染,顾安白无法再待下去,话说完了就跑,徒留苏染染一人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

三王府中,顾安白将东西放在了桌上,好意的出声提醒。

“三弟,你明儿个还是去丞相府通知一声,苏锦溪无缘无故的又失踪,不仅引人担忧,名声也不太好。”

顾昊卿挑眉,目光审视的盯着顾安白,准确的找到重点。“引人担忧?”

顾安白似笑非笑,声音温润,恢复了对外那般谦谦如玉公子的模样。

“最近不少人想除之而后快,出了季府那档子事,那两个老狐狸可不会善罢甘休。”顾安白‘善意’的提醒,语落不再多言,转身离开。

顾昊卿看破不说破,拿了东西进里屋,屋内摆设简单,唯有榻边一抹紫草色格外耀眼,美人明眸皓齿,神色慵懒的靠在榻边,明明风情万种,嘴角带笑,他却看出了她眼底的恼怒。

二人四目对视,她看进他深邃入墨的眼,心中的那一点恼怒在不知不觉间放大,嘴边的笑意越发浓厚,最先忍不住的开了口,语气染了一丝别的意味。

“传闻三殿下中毒已深,活不过三月。我瞧着就是身子好得很,比鬼还要长寿。”

顾昊卿闻声一愣,片刻便反应过来。

“你在生气。”不是疑问,是肯定。

苏锦溪抿紧了唇,被他的语气弄的一阵心烦意乱,没吱声。

刚才她就醒了,并没想听他们说话,只是在听到有关三皇子时下意识的停住了,就算她再无视,婚约依旧在。后面的话出乎她的意料,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疑问全都解开。

不是世人传错了,压根就是她认错了。

冷面阴狠是他,温润如玉是顾安白,中毒的是他,与她有婚约的更是他。而他明知她弄错了,非但不提醒,还将错就错,怕她纠缠还是怕她惦记着他的身份?

苏锦溪抿紧了唇,未置一词,将他按在凳子上坐着,自顾自的替他针灸、解毒,做着这些晚上常做的事情。

“唔。”饶是顾昊卿,此刻也不由得隐忍一声。那细长的银针往日只入一分,如今几乎是全根没入,彰显着此刻她的生气。他抬眸盯着她看,知晓是因为身份的事情,却不知她生气的缘由。

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他人没变。

苏锦溪听着那声,心里陡然一惊,心思回了神,额头上渗出了汗。

“抱歉,下手重了。”

她闷声道歉,下手轻了许多,压抑的心情在此刻转圜。

不管他是谁,不管他们之间是否有婚约,往后总归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就是了,是她没搞清楚,他在心里如何想她,都与她无关,她做好自己就是。

心情豁然开朗,苏锦溪的脸色好多了。

“无意隐瞒。”

“哦。”

顾昊卿简单的四个字算是解释,苏锦溪听懂了却已经不在意。

听出了她声音冷淡,顾昊卿盯着她看直到解毒结束,神色渐深,没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