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

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

作者:小耳朵
主角:季清陈青岩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07-15 10:01:11

《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是一部新上线的女频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季清陈青岩,小说故事简述是:穿越到了八十年代,不光突然变得一无所有,还得独自抚养自家的四个小包子,恶婆婆还欺负的原主跳河自尽。她身上居然还背着“破鞋”的名声? 季清撸撸袖子,拿财权、斗妯娌、赶婆婆、抢房子、正名声,风风火火全部拿下。 唯一让她犯愁的,是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奇怪男人。 不是要休她吗,干嘛把她压在墙角酱酱酱酱。 面对一见面就火急火燎的帅哥,季清咽下一口口水,艰难表示:帅哥,虽然我是你老婆,但我跟你不熟好嘛!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次日,季清醒来后,发现陈青岩不在。

屋子里热腾腾的,炉子的火烧的正旺,炕也没冷掉。她正纳闷呢,陈青岩提着一筐黑炭走进屋。

黑炭不多见,还是大块的,季清的瞌睡一瞬间清醒:“哪儿来的?”

“跟大队长借的。”陈青岩用火棍挑开炉盖子,把黑炭放进去,又盖上,才对季清说:“我去镇上一趟,你不想回家的话,早上中午先去王大家吃吧,我下午回来。”

虽然炉子生起来了,锅碗瓢盆却是没有,还没法自己做饭。

“好。”

季清没问陈青岩去干嘛,一来她跟陈青岩还没熟到那个地步,二来她也在猜测,陈青岩是不是去弄自己工作的事。

毕竟往年陈青岩不会回来这么早,更不会一副长住的架势。

她比较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你跟老太太说分家的事了吗?”

“还没。”陈青岩语气淡淡,看不出态度,“下午回来了去说,到时候把大队长他们都叫上。”

见陈青岩在这件事上还算爽快,季清点头:“行。”

陈青岩走后,季清又在热炕上赖了会,这才和几个娃们一起下炕,一行人去王大媳妇家吃早饭。

王大媳妇家就一个女娃,王大又是个吃苦耐劳的,所以虽然只有王大一个人上工,一家三口却还是过得挺滋润的。

不像陈家,听起来一家子有五个上工,陈青岩还往回来寄钱,吃的却远不如王大媳妇家。

归根究底,是老太太抠搜不给吃,攒着钱给小儿子送。

吃完早饭,王大去上工,几个孩子一起玩,季清和王大媳妇洗碗,王大媳妇说:“妹子,既然分开住了,你那米面油也该拿回去了。”

原来,在陈芬芳对招娣动手的那晚,季清就连夜把东西送到了王大媳妇家先存着。也幸亏存着了,不然被一把火烧掉。

季清想到老太太敢烧房子的作风,摇摇头:“等过几天再拿。”

王大媳妇不解:“还等啥啊,都分开住了,老太婆能管着你了吗,再把家一分,你就管家了,她靠边站!她要是再闹事,你就闹回去!”

王大媳妇对此有经验,她早年被婆婆欺负,生了个女娃更是被糟践,要不是靠着她的泼辣分了家单过,至今还被压迫着呢。

季清听了直笑,“没问题,她敢闹我就闹回去。”

谁怕谁啊。

另一边,陈家人吃完早饭,也不见陈青岩的面,老陈头、老大、老大媳妇没多等,扛着家伙事上工去了。

老太太却是坐不住,她估摸着不对劲,出了门寻人。

结果这一寻,才知道季清不仅没被赶走,还住进了陈青岩借来的新房子里!

“好啊,给我演双簧呢!”老太太哪里是个饶人的,当下就杀去新房子,砰的一声推开门,要骂却不见人,只有火烧的旺。

她看着就气大,家里从来不这样烧旺火,房子里的炉子都是小火煨着,瓦片盖着,用的是碎末末炭火。

哪怕是做饭,还是在没生火的厨房里烧的木柴火。

败家娘们,人都不在,烧着火干啥!

老太太拿着火棍几下把火捣灭,又在屋子里搜寻了一番,没找到米面油和钱,她提着炭火就回了陈家。

这么好的黑炭,她可要等着小儿子回来了用呢。

季清在王大媳妇家吃完午饭,和四个孩子一起回了新房子。陈青岩说了下午回来,她回去先缝缝破被子,等他回来了分家。

结果一回去,就发现屋子里被翻的乱七八糟,火早就灭了,一点热气都没有,更可恶的是,黑炭不见了!

“娘,咱们遭贼了!”招娣大喊。

季清抿着唇,冷笑:“嗯,还是家贼。”

这大冷天的,普通贼就算是偷东西,怎么可能把火也给灭了,外头的贼可没家里的贼这么坏。

“啥?”招娣没明白。

火灭了屋子里冻得很,季清也没把孩子们留下,带着几个孩子气势汹汹回陈家找老太太算账。

陈家人这会儿刚吃完午饭,正各自在屋歇息呢,歇息一会儿去上下午的工。

季清直接进了堂屋,没理会吃惊的老陈头,眼神四下搜寻。

果不其然,在炉子背后看到了那筐黑炭。

她几步走过去,把筐子提起来往外走,老陈头不明所以,还以为季清是来拿东西的,起身追了出去:“你作甚!放下!”

季清站在院子里,冷冷看着老陈头:“这是我的炭!”

老太太正在后院喂鸡,听到季清的声音,蹬着小脚就往前院跑,人还没到先骂起来:“杀千刀的你还敢回来!你给我走!我们陈家不要你了!”

回到前院看到季清手里的黑炭,更是冲过去就夺:“你把我的东西放下!”

“起开!”季清正在气头上,手上力气没收着,一下就把老太太推出去几米远,老太太站不稳,脚一崴跌坐在地上。

她顺势往地上一趴,嚎起来:“来人啊!儿媳妇打婆婆了!老天爷开开眼啊!儿媳妇偷东西、打婆婆了!”

“偷东西?”季清眼神轻蔑,朝着老太太走去,“这是陈青岩从大队长那里借来的黑炭,给我们小家用的。是你趁我们不在家,偷回来的!你才是小偷!”

“我儿子的就是我的!你这个*蹄子!败坏我们陈家的名声,还偷我儿子的东西!你就该被浸猪笼,被上街**!”

要不是看在面前这老婆子是孩子们的奶奶,陈青岩的**份上,季清绝对一脚踩在她胸口,再对着她那丑恶的脸扇几个嘴巴子。

就算不说这层关系,现在还是特殊时期,要真对老太太下这样的重手,她恐怕会被带去批评教育好多天。

但就任由老太太这么辱骂自己?

不可能。

季清把黑炭交到家旺手里,让家旺先提回去,接着看周围邻居爬在墙头看热闹,手往腰里一插,破口大骂起来。

“陈青岩怎么会有你这样坏的妈,他辛辛苦苦在外面挣钱,你放火想烧死他姑娘儿子!你对我有仇你冲我来,你放火烧房子算什么本事!你也不害怕把你自己烧死!”

老太太听季清骂到别处去,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看到墙头的邻居们开始指着她议论,才后知后觉地开始撇清:“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放过火!你再冤枉我,我告你去呢!”

“你去啊!你敢去吗?”季清直接往墙头下走了几步,指着被烧的断壁残垣的的东厢房就开始怒斥老太太:“乡亲们,你们看,炕洞是没有烧焦的,说明火不是从炕洞子着起来的,火是有人存心放的!”

老大和老大媳妇从西厢房走出去,惊讶季清的聪慧。

老大媳妇怕露馅,阴阳怪气道:“老二媳妇,冬里容易着火,炕洞里的火星子蹦出来也着呢,你就算是跟娘不对付,也没必要把这事儿诬陷到娘头上去。”

季清鹰隼一样的目光朝着老大媳妇射过去:“那你的意思,火是你放的了?”

“当然不是我!”老大媳妇声调拔高了几分,心虚地朝着墙头的乡亲们看,她可不想被人多想。

季清鄙视地白了一眼老大媳妇,再次看向老太太:“你们不仅放火,还把我们的门朝外栓住,让我们没法出来。你们的心,可真是恶毒啊!”

招娣手叉着腰给季清助威:“就是,要不是娘把门踢开,我们都要被烧死了!”

盼娣看着一点都不害怕的招娣,心生羡慕。

这时,老太太从地上爬起来,抓住盼娣:“你说!招娣已经被**教会了来骗人,你说实话,是不是门根本就没有栓!”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