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宝妈咪冷酷爹

活宝妈咪冷酷爹

作者:王烦烦
主角:安若冷元勋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07-20 09:37:46

讲述主人公安若冷元勋之间感情故事的《活宝妈咪冷酷爹》,是金牌小说作家“王烦烦”倾心打造的都市小说,精彩内容介绍:“五千万,留下小宝。”男人眉眼疏冷,目光戾气而深寒。 女人莞尔一笑,如水蛇般攀上了他的腰,“冷总……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冷元勋眼眸眯得狭长深邃,眼底已然是一片湛湛的寒芒。 下一秒,女人就离开了他的身子,虽是笑盈盈的,可眼底一点温度都没有。 “我给你两倍价钱,就当买了你这颗精子,以后离我远点,不要妨碍我复仇。” 气氛陡然凝结至冰点…… 没人料到,昔日水火不容的二人,竟在有朝一日能甜掉一众围观者的牙。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安谨说完,就转身进入酒店房间,拿起包包,就准备离开。

靳陈哲看着安谨冲动的模样,赶紧将她拦下:“安谨,你要去哪儿?”

“我去找冷元勋!”安谨怒道。

她若是再不做出点什么的话,恐怕那个男人真的要把她当成软柿子来捏了!

靳陈哲忧心忡忡,说道:“你别太冲动了,即使你现在去找他也改变不了什么了,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一定是他搞的鬼。”

“不用证明,他就是冲着我来的,你让开,别阻止我。”

安谨确认了安霄廷在酒店房间里睡得正熟,就关上了门,推开靳陈哲,往外就走。

靳陈哲不死心,跟在安谨的身后,试图将她劝回:“安谨,你这样贸然去找他才可能陷入了他的圈套,你才刚回云城,一点根基都没有,他想玩你就像玩一只蚂蚁一样,这个男人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可即使他说了这么多,安谨也还是怒气冲冲地往外走,一点儿都不停滞,根本也听不进靳陈哲的话。

靳陈哲没了法子,只好道:“那我送你过去。”

“不用。”安谨冷冰冰地拒绝了靳陈哲,这到底是她跟冷元勋的私人恩怨,她不想牵扯进第三个人来。

也不管靳陈哲担心,安谨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坐了上去,关上车门之前,还交代靳陈哲:“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霄廷,我去一趟就回来。”

“安谨……”

靳陈哲还想说什么,而安谨已经“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并且吩咐出租车师傅开走。

靳陈哲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站在原地看着安谨离开。

而安谨也不知道冷元勋的具体位置在哪,她只知道冷元勋御龙湾别墅区的地址在哪儿,所以就直奔御龙湾而去。

路上,安谨从手机的通讯录黑名单里找出了冷元勋的号码,拨打过去。

可电话迟迟都没有人接。

正当安谨以为那边没人的时候,电话忽然被接通了。

冷元勋磁性凉薄的嗓音低低响起:“喂?”

安谨冷笑一声,“冷元勋,我想我不用说你也知道我是谁吧?”

“知道。”冷元勋的声音冷而寡淡,不带情绪,像是深夜的薄雾,又凉又轻,让人琢磨不透。

安谨也没跟他客气,直说道:“我知道你跟我的老板有了联系,我想跟你谈谈,我们御龙湾见。”

她的说话语气十分冲,但凡有耳朵的人都能听出来者不善的味道。

但电话那头的冷元勋像是始终都有着好脾气似的,一点儿都没动怒,反而还轻笑一声,欣然应允:“可以,我现在在公司,你等我一会儿。”

安谨不明白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心头的怒气不减反升,反手就把电话挂了,怒骂一句:“混蛋!”

司机很快就把安谨送到了御龙湾,安谨去过一次冷元勋的别墅,所以也轻车熟路,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大概是有人提前吩咐过了,别墅门口的佣人们见到安谨等在外面,十分礼貌地上前说道:“小姐,先生说让您到里面等他。”

安谨没什么好心情,脸色自然也不好看,她回绝了佣人的提议,道:“我就在这里等他,等他来了说几句话就走,就不进去了。”

“那好吧。”

佣人没有强求,而是站在一旁陪着安谨一起等候着。

一直到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驶来,稳稳停在了别墅门外。

佣人适时上前打开了车门,随后,冷元勋便慢条斯理地从车里下来。

安谨的目光紧紧盯着他,像是要在他身上盯出个窟窿一般。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佣人和司机很快就识相地退下,只留下安谨和冷元勋。

“不进去坐坐么?”冷元勋眸光幽冷如烟,唇边似有似无的扬起微妙的弧度,明明妖孽得好看,却让安谨感到一股危险。

“我来只是想跟你谈几件事情,没有进去的必要了。”

“什么事?”

深吸一口气,安谨杏眸里生出一抹愤恨和厌恶,她瞪着冷元勋,即使比他矮了半个头,也依然气场全开,“我问你,是不是你联系了我的公司总部,才让我老板临时把我留在云城?”

似是没料到会被安谨知道,冷元勋有些讶然地挑了挑眉,反问:“你怎么知道?”

“你只需要告诉我,这件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

“有。”冷元勋承认了。

的确是他动了手脚,只为了安谨能够留下。

他又怎会料不到这个女人想逃?

只不过么,逃不逃得出他的手掌心,那是另外一码事了。

“呵。”安谨怒极反笑,她走近冷元勋,大有一股逼迫的气势,但冷元勋却始终安然不动,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有着掌控一切的底气。

“冷元勋,你别告诉我,你把我留下来就是为了争夺安霄廷吧?”

“不是。”冷元勋扬眼望向安谨,不避不让,“只能说有这个原因,但也不全是。我留你下来,是因为我想你留下来。”

他倒是没有藏着掖着,说得坦白。

但正是冷元勋的这种态度,更让安谨觉得恼怒。

这个男人凭什么总是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倨傲模样?凭什么他让她留下,她就得留下?!

也是被气急了,安谨的眼睛越来越冷,她紧靠着冷元勋,嘴角忽然生出了嘲讽:“想我留下?冷元勋,你别告诉我,因为五年前的那一场意外,你就爱上了我吧?”

冷元勋眯了眯眼,没有说话。

安谨似是觉得踩到了冷元勋的痛处一般,更加得寸进尺:“可是你不知道的是,你也只是我那么多个意外中的其中一个,你有什么资格来掌控我?”

果然,此话一出,冷元勋眸子里就散发出了一股逼人的冷意。

他大手顺势扣住安谨的腰,将她紧紧地桎梏在了怀中,声音愈发低沉:“你再说一遍?”

安谨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我说你也只不过是我那么多个男人的其中一个罢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