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爷的心尖宠

千岁爷的心尖宠

作者:安铁铁
主角:付春深李致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07-20 09:55:01

讲述主人公付春深李致之间感情故事的《千岁爷的心尖宠》,是金牌小说作家“安铁铁”倾心打造的婚恋小说,精彩内容介绍:魏国的皇后付春深才刚当上皇后,反手就被抄了家被灭了族,不光如此还被绿茶和渣男玩弄在股掌。最后连全尸都没有留下化为了一缕青烟。一朝重生,她发誓要毁了狗皇帝的江山,”要全天下欺我、辱我、负我者,全都下地狱!” 可是,这重生第一天就被扔乱葬岗举家发丧又是怎么回事?啊嘞,我才刚重生啊卧槽! 可是,这豆蔻年华就被迫嫁给心狠手辣的老太监又是怎么回事? 救命,这重生系统该不会是假的吧!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放开我!”

下颌角一阵着火似的疼痛刺激着付春深,她眸光微敛,一双漂亮的杏眼快要将眼前的美男子给一眼望穿。

“娇娇儿,多么落俗的名字,本督才不屑于这般唤你,免得脏了本督的嘴。记住了,你付春深生是我凤策的徒儿,死也是我凤策的鬼。本督警告你,最好不要对其他野男人动什么歪心思。否则......”

“否则怎样?”

越是威胁付春深反倒越不愿意屈服,大着胆子与离自己只有分寸之遥的危险男人叫嚣。

“那本督就把那小白脸的皮一层一层地刮下来,给本督的琵琶做一套人面皮具。再将你这个小**戳瞎了眼睛,免得再用这双魅惑人的杏眸在外面招蜂引蝶。”

凤策的手段付春深是清楚的,只有他还没说出口的,还就没有他做不到的。

“督公终究是爱惜徒儿的,不舍得把徒儿也刮了皮做皮具。”

付春深嘴角含笑,唇边两个梨涡因笑意若隐若现。

他望着眼前人儿的眼睛,她的笑容总是这样天真又烂漫,但是笑意却不达眼底。

“你的皮太薄,做皮具容易烂。”

凤策嘴角微翘,一时为赢了嘴皮子上的功夫而得意。

......

付春深脸上的笑容一僵,这老太监,果然没有一块心肠是软的,是自己低估了,西厂厂公怎么可能也会有不狠辣的一天?

付春深转眸又笑道:“只是做刮了皮做皮具怎么够,徒儿要那李致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超生才好。”

凤策闻言,轻笑一声,修长冰凉的指头捏着的下巴将她的脸又往自己面前送了送,细细端详着这纯真烂漫的面容,夸赞道:“不愧是本督的徒儿,倒是有几分本督的风姿呢。”

“师父谬赞。正所谓,名师出高徒尔。”

付春深也十分识相地望着凤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凤策这才放了手。

“你给她哪个香包,是不让她去罢。”

凤策随口将话题引入正轨.

“去见付刘氏哪个疯婆子,怎么能让小桃苏去?”

没错,付春深给的香包根本不是什么驱蚊的,而是安神香。

付春深常常深夜失眠,故而常在香包里放入些安眠的药材和香料,因为失眠得太严重,香包里的药材量大,若是在睡前将香包放在枕边,足以让一个平常人进入深度睡眠,一时半会儿是醒不来的。

“你很是护短。”

凤策阴恻恻的,冷不防吐出这样一句带着点儿酸味的话来。

“师父不也很护短?”

凤策被短短几个字噎住了。

凤策像极了一只痞气极差的白毛雪豹,若是不顺着他的毛捋,分分钟就得炸毛。

保命要紧,奉承他几句又有何不可?

付春深暗自笑了笑,心里的小算盘早已经敲了许久了。

“付刘氏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你打算怎样去请?”

“春深何时说过要自己亲自去请了?”

“你的意思是?”

“付刘氏再厉害,在锦衣卫督公面前,不也只是一只蝼蚁罢了。师父您说是吧?”

凤策轻哼一声,这小丫头原来在打着自己主意呢,怪不得今日嘴甜得不像话。

“你的意思是让本督出面咯?”

“堂堂锦衣卫总督,西厂厂公,面对朝廷一个小小命妇又何须亲自出马?师父有多少手段能够让那付刘氏跪着跪出那慈宁斋,恐怕不用徒儿我来赘述吧?”

付春深娇俏地冲他眨眨眼,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她可是你的祖母。”

凤策故作啧啧,眼下之意不就是说付春深没有良心?

“那又怎么样?”

付春深只是报以微笑,笑容中看不出喜悲。

是祖母又怎样?当初只要她一句话的功夫,自己的母亲许晚芷便能沉冤得雪,便不会再那样死得不明不白到头来还要背负一个**的骂名!

“付春深,你的心可真狠。”

男人冰凉修长的手指在付春深柔软的朱唇上轻轻摩挲着,像是在把玩一个文玩玉石。

“师父谬赞,青出于蓝罢了。”

付春深一双白皙柔嫩的小手附上男人的手指,轻轻将他的手指拿开。

“不错,是为师的好徒儿。可是......”

凤策话锋一转,却道:“为师若是不愿帮你呢?”

“师父可莫要忘了,你我既结生死劫,此生便是同命人了。您要的徒儿给得起,徒儿要的,师父是给不起了么?”

“徒儿要这大魏天下覆灭,要欺我辱我负我者,全都下地狱。师父可给得起?”

“本督的乖徒儿啊,你果然伶牙俐齿,不曾让为师失望。”

看凤策的意思,这就算是答应了。

“天色不早了,师父且回罢。”

付春深抬眼望了望大门的方向,是要下逐客令了。

“得了便宜就想赶为师走?”

宽厚的手掌一把揽住某人的腰肢,将她整个人揽进自己怀里。

“你头发很香。”

“......”

这死太监想干嘛?该不会......

不可能,一个太监还能做出什么越矩的事来?

“督公请自重。”

清冷的声音,一只从腕部滑落出来的暗器,都明示着付春深的拒绝。

暗器握在手心,抵进了凤策手腕处的经脉。

“噗,还真是一只小雏儿。怎的本督一碰你,浑身就僵硬得跟块石头似的。”

见付春深幼稚又严肃的举动,凤策差点儿没笑出声来。

他轻轻一下便将付春深那只握着暗器的手给握住,手下一发力,三两下便将那把尖锐暗器抵在了自己雪白的脖颈处。

男人身材颀长,付春深被他握着手,只得努力踮起脚尖才能勉强在将暗器抵在他的脖颈上。

“就算是暗杀,也得这样才奏效。好好学,小雏儿还差得远呢。”

一番话听来竟不知是嘲笑还是宠溺了,那狭长的丹凤眼里含着笑意,彰显得眼角旁的那颗泪痣都好看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我现在只要轻轻一用力,这刀尖再往前分毫,师父的命可就要归我了。”

付春深却得意起来,自以为把握住了凤策的命门。

这个老太监,也有自投罗网栽在我付春深手上的一天!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