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纳兰:天为谁春

公子纳兰:天为谁春

作者:桑若子
主角:容若宋小梨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07-29 10:16:46

虐爱言情小说《公子纳兰:天为谁春》,小说是以容若宋小梨之间的感情故事作为主线编写,原创作者“桑若子”,其中主要故事内容是:她本是中文系的高材生,虽说天姿聪颖但是确实一个贪玩的主,有一天意外的在古文课上读到了纳兰容若一转眼就穿越到了清朝的那拉·榭儿身上。而榭儿正是当时名动一时的才子纳兰容若的表妹,她与纳兰容若从小青梅竹马,倾心相慕。但天不从人愿,榭儿按满人制度入宫进行选秀,后经历一番波折,容若误娶了卢氏之女,榭儿也被封为惠妃。一个在宫外苦痛相思,一个在后宫明争暗斗,最后上天是否眷怜?有情人是否终成眷属?请关注清穿宫斗《天为谁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榭儿浅浅一笑,张开双臂,轻轻一跃……

冷风中招展的月白锦衣,好似一朵飘逝的梨花。

忽而口哨凄厉一鸣,划破了夜色的寂冷。一阵狂风般的马蹄叠踏,鳌浪驭就那匹追风黑马倏然赶至,恰巧接住了从高楼跌下来的榭儿。砰的一声闷响,她重重地摔在了马背上,一时晕厥,不省人事,柔软的腰肢随着马奔而颤颤晃动。

嘶鸣一声,随即扬尘而去。此时高楼,索寒见榭儿扑身而下,又惊起一阵巨响,自是惶悚难定,几个踉跄,竟昏倒地。

隔窗雕扉半掩,有一女子盈盈立于窗前,她那翠黛微扫的逐烟眉下,一双秀长的眼眸直随着鳌浪的离去身影流转不止,半面桃妆,难掩一抹倾城之姿。

明珠府的清晨,阴雨连绵,细雨仔细而周密地覆盖住这座庞大而精致的府院。明珠正端坐于茶案前翻看一本泛黄的书卷,一旁的茶盏已然不冒热气。

“老爷。”一个小厮恭敬地走到明珠身旁,轻声说道。

“何事?”明珠眉眼不抬问道。

“国子监祭酒徐元文徐大人,派人送来信帖,请老爷过目。”小厮低头呈上。

“哦?”明珠心下疑惑,素日不曾与这位著名的大儒往来,今日却不知所谓何事。明珠虽这样思索,却不惯形于色,淡然地伸出手去,接过帖子。

明珠放下书,迎着窗外射入的光线,翻开帖子,细细地看了起来。小厮依旧恭敬地候在身旁,表现出明珠府训练有素的静穆。

“容若……入国子监……为太学生……”明珠稍有惊讶,挑高了眉眼,又看了一遍。

“入国子监补诸生,呵呵。好!”明珠终于笑开了脸。

“少爷呢?”明珠顿了一会,问身旁的小厮。

“少爷……额……少爷……那个……”小厮面有难色,低头嗫嚅。

“结巴了?少爷呢?”明珠转身问道,威严*人。

“少爷,少爷昨晚就出门了,也不知何事?今早还没回……”小厮紧张得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

“什么!这小子,越来越混账了!都什么时候了,就快乡试了,还这么、这么!哎!”明珠由于气愤,胡子在脸上颤抖狂乱,小厮见状早已吓破了胆,在一旁瑟瑟发抖。

“哟,老爷,什么事啊,值得这么作气……”周氏扭着肥胖的身躯,撑着一张酽粉细修的脸,谄媚迎到身旁。

“老爷,不要动气,伤身哟。来来来,先尝尝我做的点心。”周氏媚里媚气地用她那丰腴的手指,轻轻捏起一块点心,塞到了明珠嘴里。

“好了好了,你先下去吧。”明珠不耐烦地嚼着点心挥手道。

“哟,老爷,我可不下去,我还有紧要的事说呢。”周氏撒娇地对明珠嗔道,继而严肃地转过头对小厮说,“你,先下去吧。”

“是……”小厮见状,长舒了一口气,忙疾步退下。

“老爷,这容哥儿最近不知怎么了,自从府上来了那个榭儿,他便遭了魔似的,成日疯疯癫癫在外头胡闹,一点儿也不思进取,全然没有读书上进的样子,就知道与那小妮子厮混疯玩。”周氏细声说道。

“哦?”明珠抬眼。

“老爷可别不信,前些日子还听说容哥儿带了一个不男不女的戏子,成日在春福班戏楼里厮混呢。”周氏用手绢掩着嘴谗道。

“什么?!”明珠再一次皱紧了眉头,按捺住怒火。

“那伶人,在京城里可出名了,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听说啊,迷得全京城公子哥为之着迷呢。哦,想起来了,好像……叫什么紫云的……”周氏扭起身子,在明珠面前认真说道。

“紫云……”明珠仔细听着,嘴里跟着念道。

“就是紫云,演小旦出名儿的那个,他们叫他云官儿。”周氏连忙补充道。

明珠本来高兴于容若得徐大儒赏识,入了国子监读书,这时却又听到周氏之话,方又想起之前小厮的回话,由喜转愠,愈发觉得容若无法无天了,又惊又气,忙命下人去拿了容若来。

周氏满意地撇嘴一笑,依旧为明珠斟满龙井。

“老爷喝茶,消消气……”

深夜已过,东方既白。

鳌浪骑着快马,穿过北郊树林,便到了一僻静之处。鳌浪一跃下马,轻扛了榭儿置于树下,自己随地一坐,遂起气箫管来。箫声渺远幽旷,让人心神俱宁。

鳌浪认得她,此时在细细端详,她一对眉心微蹙的横烟眉,倒衬得容颜更为素雅恬淡。只是嘴角残留着因过度惊吓而紧张泛起的痉挛,不曾舒展。尽管如此,却难掩她那清丽脱俗的容颜,小巧有致,像是南边来的姑娘,素素淡淡的,比草原上的女子多了几分天然的柔媚。

榭儿忽而嘤地一声,转醒了过来。

“是你!”她秀目一轮,稍有惊诧,忙从地上挣扎而起。

“亏你不曾摔傻了,竟还记得。”鳌浪笑着,遂收起箫管。

“渴……”榭儿哪有力气与他贫嘴,柔弱一唤,鳌浪从腰间取下水壶递了过去。

榭儿急忙打开,咕噜咕噜地直往嘴里倒。

“啊!”她忽而面色一扭,哭道,“辣死了辣死了!”

鳌浪放声大笑道,“是酒呵。”

“你!”她顿时怒喝一声。

“哈哈哈哈……是马奶酒,补身子呢。”鳌浪立身而起,笑得高亢。

“绣鞋刚半拆,柳腰儿够一搦,羞答答不肯把头抬,只将鸳枕捱。云鬟仿佛坠金钗,偏宜髻儿歪……”

“但蘸着些麻儿上来,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半推半就,又惊又爱,檀口揾香腮……”

只见花团锦簇的戏台之上,一个粉面墨眉的小生,正对着一个娇羞万姿的小旦,唱着《西厢记》中,张生与崔莺莺**的那段戏词,春光旖旎,风情无限。

台下坐着的皆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公子,摇着扇子尽看得津津有味,不时丢了赏钱吆喝。

“我回去也,怕夫人觉来寻我……”小旦故作娇羞,袖掩粉面。

“我送小姐出来……”小生春光满面,不时以乜斜小姐一眼,毕恭毕敬,弯起了腰身,扶着云鬓半偏、浑身慵懒的小姐莲步而出。

“若小姐不弃小生,此情一心者,你是必破工夫明夜早些来……”小旦长袖一甩,扶着红娘,娇羞而去。小生屈身拜了小姐,恭请地唱道……

唱至此段,剧便煞了尾。

“好!好!”台下公子爷们一阵欢呼,“赏!”

钱儿挥洒上台,顿时金银漫天。扮演张生和崔莺莺的小生小旦,拜谢着三面还礼。

“那扮演旦的,是何人?”索寒吐了瓜子壳,转头闻身旁带来的小厮,一脸痴迷。

“爷,这可是京城里的大红人啊。云官儿。”小厮谄媚地递过盛满瓜子的碟子回道。

“哦?模样真俊。”索寒蔑瞥了一眼。

“爷,这旦儿原不是春福班上的,前些日子刚来。”小厮低身地回道。

“嗯。小脸蛋儿长得不错。去叫过来,陪爷喝杯茶。”索寒促狭一笑。

“这……”小厮为难道。

“还这这这,这个屁啊,还不快去!养你吃白饭啊!”索寒不耐烦道。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爷莫气、莫气……喝茶喝茶。”小厮赔笑着端起茶杯递于索寒,转身一溜烟地跑开。

那小厮随即带着候在戏楼外的一群小厮,进入戏班后台。

这时紫云正在妆台前卸妆,陈维崧坐在他身后的靠椅上,抬着眼静默地欣赏着。窗外流入的阳光,悄悄地洒在紫云擦了薄粉的脸庞上,春草碧色,桃之夭夭。

“其年,你说我今日与平常有何不同?”紫云看着镜中陈维崧的模样,细语道。

“今日换了梅红。”陈维崧微笑道,亦是脉脉地看着镜中的紫云。

“那平日里呢?”紫云依旧问道,满眼笑意。

“平日里擦的是宝螺红吧。”陈维崧笑道。

“其郎,总是你仔细呵。”紫云掩嘴一笑,羞绯了两颊。

“小姐你多风采……”陈维崧朗笑一笑,忽而立身而起,仿着戏中张君瑞初见崔莺莺小姐的唱段,合了折扇,婉转一唱。

“公子你大雅才……”紫云亦是起身,挥了白色长袖,盈盈对唱道。

“爷要的就是他,来啊,拿回去!”小厮忽而破门而入,携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你们是何人?”陈维崧面色一惊,立马挡在了紫云面前。

“臭书生,走开!没你的事,少在这给爷装好汉!”小厮粗暴撇开陈维崧拦着的手。

“上!”小厮一挥手,众人七手八脚地冲了上来,陈维崧一下子被打出了门外。众人粗暴地架起了瘦弱的紫云,紫云泪光一闪,柔弱地哀戚着,“其郎……其郎……”

“云儿……”陈维崧见状,忙从门外冲了进来,拉住紫云的手喊道。

“你个臭书生!不识抬举是不是!给我乱棍打死!”小厮嚣张叫道。

“是!”众人闻言,丢下紫云,随手*起房内的桌椅,便要朝陈维崧身上砸去。

“住手!”

门外一声大吼,众人皆抬眼看去。

只见纳兰容若一个箭步上来,护在了陈维崧面前。

“又来一个臭书生!找打!上!”小厮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撇嘴喊道。

众小厮闻言,锋芒转向,便七手八脚地*着桌椅朝容若扑了上来。容若眼疾手快地拖住一人,一脚踹了出去,那人“啊”的一声破窗而出。众人见眼前这人手脚着实不赖,便纷纷退了下来,只团团围住他,举着桌椅,一时谁也不敢上前。

“上啊!你们这群蠢货!”小厮高声咆哮着,不时用腿踹了身旁之人。

众人面面相觑了须臾,终于鼓起勇气又扑了上来。容若见状,一脚一个踢开了去,回身一个扫腿,众人应身倒地,直趴在地上哀嚎。小厮慌了手脚,见碰了个硬茬儿,忙要撤退。

不待容若晃神,又听得门外杂闹。

此时,门外遽然又冲进了一帮人。

“来啊!把少爷带回去!”原来是纳兰府总管。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