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宠王妃狠嚣张

失宠王妃狠嚣张

作者:简汐
主角:司徒曼夭楚逸轩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07-29 10:30:15

《失宠王妃狠嚣张》是一部新上线的女频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司徒曼夭楚逸轩,小说故事简述是:她是一个神秘杀手组织的顶级杀手,任务中的一次穿越让她变成了远古朝代的一位王妃,在新婚夜被拒绝在婚房之外,本就冷情的杀手正头疼刚好解决了她最不擅长的事情,既然他不情愿娶,她也不稀罕嫁。 他,冥王朝当朝三王爷,心中所爱却非她,暴戾嗜血的他,想方设法的折磨着她,不想她的一颦一笑却已深刻的刻画在自己脑海里。 那被仇恨蒙蔽的爱,直到失去了方想珍惜,他是否能够找寻到她?重新拾回两人之间的爱? 当嗜血的他对上冷情的她,两人之间的痴恋又该何去何从...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楚逸轩脸色阴沉,将头扭至一边不去看他,脸色平淡,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怒气。

“枫,这件事你无需多管!”

这是他的私事,他该怎么样处理他的心里自然是有数的,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即使他们的关系亲密。

凌枫抿着唇,站在他的身边没动,身上的一袭长衫更是将他的身子衬得身影昕长,面容俊朗,脑海里总是会想起刚才司徒曼夭看他的那个眼神,心里莫名的一惊。

她这是私自将他归为“敌人”的行列了吗?

“轩,之前我就和你说过,雨晴的事我们现在都还是猜测,谁都不能断定是司徒曼夭做的,你这样擅自……”

擅自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又算什么?

“除了她司徒曼夭会这么做,还会有谁,她定是羡慕雨晴长的比她温柔漂亮,嫉妒我喜欢的人是雨晴而不是她,故而做出这样的事情!”

楚逸轩似乎笃定了这件事情就是司徒曼夭所做,说起她的时候眼里也会死满满的恨意。

凌枫看着这样的楚逸轩只觉得无奈,当初楚逸轩看上雨晴,他便知道不只是玩玩而已,如今看来,他是真的抬入了感情。

“轩,此事不可太冲动,你与司徒曼夭是皇帝指婚,你现在的做法就完全未给皇上留半点面子,还有司徒丞相,虽然王妃在丞相府似乎并不受待见,但好歹是丞相府的千金,被这样子对待难免为了表面的面子问题,而来王府找你的麻烦。”

现在的楚逸轩就如同成了魔一般疯狂,身为他亲密的师弟,他该阻止他才是。

楚逸轩听了凌枫的话确实气急,手握成拳狠狠的砸向一边的假山。

“那若是照枫这么说来,我们岂不是拿司徒曼夭那个**没有办法了?”

不能让她有好日子过,也不能让她司徒曼夭在府里太过逍遥,当初他同意将他娶进来,就是为了能够好好的折磨她的!

“轩这说的是什么话,倘若你真的有了证据,即使王妃有皇上和丞相城曜,也无能为力,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她还只是区区丞相府的一个小千金!”

凌枫见楚逸轩似乎听进去了,心里总算是有些欣慰,暂且不说其他,他倘若在王府内用这样的方法来对付司徒曼夭,若是传到了外人的耳朵里,他楚逸轩的名声岂不是变得难听至极?

“我知道你心中为雨晴的失踪着急,但是我们不可急于一时,你也不要总是给三天两头牛的来闹一场,这王府人多眼杂,万一事情传出去了,也是很难处理的。”

凌枫看了楚逸轩一眼,准备离开。

楚逸轩去有些犹豫的看着他,心中带着微微的迟疑。

他着真的是自担心自己所以才说出那样的一番话吗?

为何他竟然有枫在维护司徒曼夭的错觉。

楚逸轩看着凌枫离去的背影,露出阴森的笑,他向来不是心善的主,做错了事的人呢就要得到应有的惩罚,既然担心府内的人会把自己欺负司徒曼曼夭的事情传出去,那他就来个神不知鬼不觉得在脏嫁祸!

他楚逸轩想要教训人,有一百种办法。

“怜心,要苦着你跟着我住在这种地方了!”

司徒曼夭站在东苑的庭院里,看着没有什么温度的厢房,心中越加的冰冷。

今日的天气本就阴沉,会许是天气已到深秋的原因,空气中也感觉到了不友好的寒冷,在加上她的身上被楚逸轩泼了水,纸巾未干,每次有微微的冷风吹来,她便忍不住佝偻的身子站在寒风中告诉自己要坚强。

“小姐,你说的这是哪里话。”

怜心随意的打量着东苑,心中自然是少不了叹息,明明是王府内明媒正娶的妻子,最后却搬到了妾室才居住的地方,是该说小姐太过要强还是王爷太过狠心。

“怜心随着小姐嫁过来,怜心自然是要和小姐在一起的,再说了,小姐待怜心不薄,无论如何,怜心又怎会怪罪小姐?”

从小就一起长大的两个人,自然是知道对方活多或少的秘密,她从小就知道司徒曼夭在丞相府不受待见,玩的时候也就自己会陪着她玩。

天色越来越黑,东苑里原本属于绿苑的东西都已经半空,看着摆设显然要比青云阁差很多的东苑,司徒曼夭在心里告诉自己没有关系。

反正她司徒曼夭迟早是要离开这里,离开楚逸轩的,这样也算是段了自己的念想。

厢房内没有一丝温度,司徒曼夭觉得自己如同置于千年冰窖一般,全身未感觉到丝毫的温度。

“怜心,我们打起精神,将这里好好的收拾一番,今日早些休息怎么样?”

她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经历过一般,扭头对连心笑。

“全听小姐的,小姐说什么,怜心没有异意,照做便是!”

怜心似乎真的因为司徒曼夭的话而又有了精神和斗志。

“好,那我们便先收拾。”

两个人不再犹豫,开始在房间里收拾起来,厢房并不算大,也没有取火的暖炉,但是两个人走走停停一直在忙碌身上很快便暖和起来。

没有暖炉的冬天,她司徒曼夭一样可以好好的过,他楚逸轩也是在是太小瞧自己了,以为这样自己就会认输?

真真是可笑之极。

两个人收拾完了东西早已是累的气喘吁吁,好在这房间原本就是有人睡的,本就不脏,他们他扫的时候也方便了很多。

两个人的晚膳随意的吃了点便上床了,东苑其实也并没有想像种的那么差,只是不会有四季如春的感觉。

司徒曼夭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嘴角是抑制不住的冷笑,想来那个绿苑也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今天这事儿就是她唆使楚逸轩嘴的。

不过还在她司徒曼夭无所谓,她才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

至于楚逸轩,他有什么招数尽管放马过来便是,她司徒曼夭不怕!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司徒曼夭被楚逸轩逐出青云阁的事王府上上下下人尽皆知,第二日边有人上门拜访,司徒曼夭冷着眼看了房间里的四人,竟然莫名的觉得想笑。

这是凑一块儿过来看自己的好戏的吗?

怜心担心的站在一边没有离开,她早在小姐未嫁入王府便知轩王爷府上有四位妾室,表面上虽相处的及其融洽,但是内力四人却在暗暗较劲儿,谁都觊觎王妃的位子,想要争的王爷的宠爱。

现在她家小姐嫁进了王爷府,她们自然是把小姐当成眼中钉来看了。

“怎么,今日怎么这么凑巧,诸位妹妹特意来这东苑看我?”

司徒曼夭也没有要招待的意思,她本在随意的翻看一本医术,打发时间用的,现在到成了她对她们招待不周的理由。

“妹妹们今日是来看看姐姐,听说昨日王爷在青云阁发了大发脾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姐姐就到这东苑来了,要说这东苑啊,本是绿苑妹妹的厢房,怎的就让你们换了呢?”

紫黛不屑的看了一眼司徒曼夭,她就说吧,她司徒曼夭在王府里嚣张不了多久的,现在被逐出青云阁还算是轻的,她深信,总有一日她司徒曼夭,会被逐出王府,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多谢紫黛夫人的关心,不过这是我司徒曼夭的事情,你又何必来*这个心?”

司徒曼夭说这话的时候毫不留情犀利的眼神在她们四人的脸上一一闪过,最后视线定格在一个面容圆润的女子身上。

她身姿略显丰腴,想来是云舞吧,这么久一直没有露面,她还以为不是多事之人,现在想来,还是自己想的太过简单了。

“王妃莫要误会了我们,您的青云阁现在被绿苑所占,我们只是陪着绿苑过来道歉,你看看绿苑,从昨日之后脸色一直并未好看过,想来是在担心王妃会误会她。”

青鸾看了身边的额绿苑一眼,接着说道:“其实我们也很好奇,怎么就偏偏是她住进了青云阁呢?”

这话表面上听上去是姐妹情深,但是暗着却是在质问绿苑是不是暗地里在王爷的面前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司徒曼夭听了她的话顿时觉得好笑,难道青鸾真的觉得自己那么傻?

甘愿会做她的枪手?

“这件事我没有任何的兴趣,我看几位夫人的关系甚好,有什么好奇的私下去问便是,何必要集体到我这小小的东苑来,我这里不欢迎大家。”

绿苑见司徒曼夭的乱色越变越差,心中狠狠的骂了青鸾一句,方才抬头。

“王妃莫不是真的误会了绿苑,我也不知道为何王爷要我住进青云阁,姐姐要是心中真的又不高兴的话我这就去和王爷说,让王妃搬回来就是……”

说着就是一副泫然欲泣的姿态,看的我见犹怜。

司徒曼夭冷哼一声,也不想再多说,挥挥手看了一遍的怜心一眼。

“各位回去吧,我喜欢清静的地方,不喜欢被人打扰。”

怜心授意将四个人送走,司徒曼夭则是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安静。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