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爷的小妻太凶了

秦爷的小妻太凶了

作者:八月彩竹
主角:晏倾月秦湛北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09-02 13:43:11

《秦爷的小妻太凶了》是由网络作家“八月彩竹”精心创作完成的,这部小说讲述的是男女角色晏倾月和秦湛北之间的感情故事,小说故事简述是:原本出身尊贵,是晏家的小公主,可是在母亲去世之后,晏倾月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在继母的挑唆下,她被父亲送到了乡下寄养,直到爷爷六十大寿,才被接回。重回豪门之后,所有人多嘲笑她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村姑,就连至亲家人都这样认为。殊不知她的马甲多得很,天才?富豪?全不要,她只想做秦湛北的小娇妻。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这人便是钱不仁。

另一边,秦湛北也刚刚接到手下的电话。

“秦总,我们没有找到钱不仁,他没有出酒店!”

秦湛北皱眉:“没找到他?”

“对!”手下回答:“我们在酒店的各个出口都安排了人把守,并没有看到他出现。”

秦湛北瞳孔微缩。

如果……钱不仁没有出酒店的话,那就代表……他现在人还在酒店中,躲在酒店的某一个角落。

“对酒店内进行全范围搜索,一定要找到他!”

呵,还没有任何一个当面羞辱他的人能全身而退,更何况,这一次,钱不仁当着他的面羞辱了晏倾月,那个连他都不舍得说一句重话的人,

手下犹豫说:“呃,可是,这样做的话,会影响到酒店用餐或是住宿的客人。”

“你只需要按我的要求去做即可!”

“是!”

手下的话音刚落,秦湛北也注意到了车里的动静,脸色骤变:“钱不仁,找到了,在酒店地下车库!”

说罢,秦湛北便把电话给挂了。

车内,钱不仁手里的刀子,刀锋已经转到了晏倾月的颈间。

安翔着急的看着钱不仁:“你不要乱来,**可是犯法的。”

“这是你们逼我的!”钱不仁咬牙切齿的看向窗外的秦湛北,然后狰狞着脸对晏倾月说:“你要怪的话,就怪你是那个人的女朋友!”

他心里虽然因为秦湛北的事情生气,想跟秦湛北同归于尽,但他知道自己斗不过秦湛北,他打算按照殷富的建议出酒店去机场离开海城。

可是,他还没有到酒店门口,就看到酒店门口有人守在那里。

他认出,那些人是秦家的护卫。

那些护卫对每辆出去的车子进行了搜索,并对车上的每个人也进行了检查似乎在找什么人。

他特地把自己的衣服给了酒店的一名工作人员,让那名工作人员穿着他的衣服出去,结果,那个人直接被人给压在了地上,他就明白过来,那些人是找他的!

他没想到,秦湛北的速度竟然那么快。

他不甘心的去了其他的出口,结果,在每一个出口都看到了秦湛北的人,他就绝望了。

因此,他明白了一点,秦湛北不准备放过他,只要他落入了秦湛北的手里,他就死定了。

濒死的恐惧让他整个人都烦躁不安。

后来,他想到,晏倾月是跟安翔等人一起来的,他打听到,晏倾月会乘安翔的车离开酒店,特地撬开了安翔车子的锁,藏在了他的车上,将安翔威胁住,只等晏倾月上车。

晏倾月冷冷的看了一眼钱不仁:“你想做什么?”

钱不仁瞪向安翔:“你下去!”

然后又瞪向晏倾月:“你坐到驾驶座上,由你开车。”

晏倾月挑眉:“你说,要我开车?”

“对!”钱不仁警告她:“我听说了,你会开车的,你可不要耍花样,要是你敢轻举妄动,我就杀了你,让你给我赔葬。”

晏倾月淡淡的看了一眼安翔:“你下去吧!”

安翔有些不舍的看着晏倾月:“老……老大,我……”

“下去!”

安翔下车后,晏倾月便坐在了驾驶座上。

待晏倾月坐定,钱不仁看到车旁秦湛北阴沉着脸走了过来,他立刻将刀在晏倾月颈间抵的更紧了几分。

“你们都别过来,你们要是再过来一步,我就在她漂亮的脸上划一刀!”

秦湛北的眸子因怒泛红。

“钱不仁,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我当然是想活啊!可是,你们不给我机会,那我只能自己争取了!”钱不仁咬牙切齿的看着秦湛北:“现在,可是你的女朋友在开车,让你的人都让开,不要拦我,否则,别怪我划破你女朋友的脖子!”

晏倾月现在在钱不仁的手里,秦湛北不敢靠近,他的浑身泛起杀气。

“好,我放你走,但是,如果她有任何闪失,我绝不会放过你!”

钱不仁嚣张的笑着说:“你放心,只要我安全了,我一定会放了她的,现在,你们都给我让开。”

安翔忍不住对钱不仁说:“这位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威胁我老大,可是,这辆车是我的,而且,我的驾龄已经有四年了,车技非常好,不如,让我来为你开车吧!”

钱不仁非常嫌弃的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对晏倾月令道:“你马上发车!”

安翔垂死挣扎的站在车窗外开口要求:“那老大,你开车的时候,速度能慢点吗?我车这个月刚提的,我还没有开过瘾呢,还想多开两年!”

晏倾月的回应是,踩下了油门,随着发动机发出一阵轰鸣的响声,下一秒,车子便驶了出去。

酒店车库出口的秦家人刚接到秦湛北的电话,便看到晏倾月开画驶了过来。

他们立刻对车子放行,然后上了其他的车子,尾随在了那辆车子的后面。

刚出酒店,钱不仁便感觉到了自由的气自习,但是,当从后视镜看到身后有车子逼近时,他的脸色骤变,对晏倾月威胁道:“后面有两辆车子追上来,你马上提速,把那两辆车甩掉。”

晏倾月挑眉:“要我加速?你确定?”

钱不仁不耐烦:“确定,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小心我在你脸上划两道让你毁容。”

他的话音刚落,晏倾月便踩下油门,车子的发动机轰鸣的更加厉害,随后,车子离箭般的往前驶。

某十字路口,两名交警正在交谈,突然一道白影掠过,俩人有些怔愣的看着那白影消失的方向。

“刚……刚刚那是什么?是有人在开车吗?闯红灯了吧?”

“不……不知道,可……可能是我们花眼了吧?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人开车这么快?”

“可我好像听到了车轮磨擦地面的声音。”

声音顿了一下:“那你能追得上它吗?”

“……不能!”

“这里到处都是电子影,就交给电子眼吧!”

白色车影的速度极快,电子眼也只拍到它的掠影,看不清它的车牌号。

乘秦湛北车子追晏倾月车子的安翔,见秦湛北不断加速,他十分淡定的对秦湛北说:“你车子不用开那么快,放心吧,乘老大车子的人,向来没有直着下车的。”

晏倾月载着钱不仁过了几个红绿灯之后,便把车后秦湛北的护卫车子给甩开了。

因为晏倾月突然加速,钱不仁的身体因惯性猛地往后甩去,头重重的磕在了后座的椅背上,他脑子里一阵嗡鸣作响,眼前一阵阵的冒金星。

车速还是很快,后来因为前方堵车,晏倾月的车速终于慢了下来。

而在车速慢下来之后,钱不仁终于清醒了几分,他这才发现,自己手里原本抵在晏倾月脖子间的刀,也已经离开了她的颈间。

那个蠢女人似乎没有发觉,还在那里继续开着车。

钱不仁马上反应过来,迅速把刀重新抵在晏倾月的脖子上,好像刚刚他手里的刀子从来没有离过她脖子间似的。

一想到这个女人开车的速度,钱不仁就火气不打一处来。

他只是听安翔说,这个女人会开车,车技还不错,没想到,她开车的速度,居然这么变态,他的后脑勺现在还是疼的。

“你这个臭娘们,把车开这么快,是想……”

话未说完,他才意识到现在的车速很慢,皱眉看向前方,前方在堵车,因为车子太多,他们的车子正龟速般的前移。

按照这个速度,刚刚被甩开的那些人,恐怕很快还会再追上来。

顿时,他把骂晏倾月车速太快的话咽了回去。

车子还在海城市内开的话,秦湛北早晚会追上来的,毕竟,海城市是秦湛北的地盘,秦氏集团更是掌控着全城的信息网络,他想要定位追什么人,那是轻而易举。

所以,他不能继续留在海城市,不能落在秦湛北的手里。

想了一下,他凶巴巴的威胁晏倾月:“你马上把车子开上高速。”

高速啊,晏倾月眼角微扬,眸底闪过一丝兴奋。

她淡淡的问了句:“确定?”

这个女人好像总喜欢向别人确认问题,他烦躁的说:“确定,开过这段路,就拐去高速,你要是不乖乖的开上高速,小心你的脸被划破。”

说着,他还威胁的晃了晃手里的刀子。

晏倾月斜睨了他一眼,嘴角弯起意味深长的弧度,然后,按照钱不仁的要求,拐向了高速公路的方向。

这时,后面的那两辆车子也再一次追了上来。

像是想到了什么,钱不仁直接从驾驶座和副驾驶中间的空隙往前挤,钻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坐下。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车技这么变态,可是,为了防止他手里的刀子像刚才那样在她加速时,突然从她脖子间移开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他还是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更加保险一点。

看到钱不仁竟然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上,晏倾月眉梢挑的更高了几分。

“在高速上,坐在副驾驶的座位,可是很危险的!”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