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

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

作者:八月彩竹
主角:晏倾月秦湛北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09-02 13:51:12

由作家大大“八月彩竹”独家创作的《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主要讲述的是男女角色分别是晏倾月和秦湛北之间的感情故事,小说故事简述是:原本出身尊贵,是晏家的小公主,可是在母亲去世之后,晏倾月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在继母的挑唆下,她被父亲送到了乡下寄养,直到爷爷六十大寿,才被接回。重回豪门之后,所有人多嘲笑她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村姑,就连至亲家人都这样认为。殊不知她的马甲多得很,天才?富豪?全不要,她只想做秦湛北的小娇妻。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殷富和钱不仁离开后,原地只余段皓辰、秦湛北和晏倾月三个人,场面有些尴尬。

晏倾月仔细的思忖之后,目光在段皓辰和秦湛北俩人之间徘徊:“你们两个,认识?”

秦湛北淡淡回答:“嗯,认识。”

段皓辰笑着解释:“说起我跟他的相识,算是一场孽缘吧!”

晏倾月来回看着秦湛北和段皓辰二人,不得不说,这俩人的颜值都很高,当然了,秦湛北的颜值要比段皓辰更出色,看着这俩人的外貌,她的脑海里想到叶玲珑曾给她科普过的禁忌恋爱,下意识的将眼前这两个人放在一起。

结合段皓辰嘴里的一场孽缘,她的脑海中一下子脑补出了一出禁忌之恋,遭到多方反对,最后无疾而终的大戏来。

秦湛北看着他淡淡的邀请:“今天的事,算我欠你一次,请你吃饭?”

“你当然要请我吃饭。”这里是秦氏大酒店,是他秦湛北的地盘,还要他请客不成?说罢,段皓辰的目光转向晏倾月,笑眯眯的邀请:“嫂子也一起来?”

‘嫂子’这两个字,让晏倾月听着极度不舒服。

晏倾月纠正:“我跟秦北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刚才的事情,纯属意外!”

段皓辰笑着露出两排白牙:“既然如此,那我不介意给警方打电话,向警方说明刚才的事情?请你去局里喝喝茶?”

这男人不是一般的讨厌。

晏倾月的脸骤然拉了下来,眼中看向段皓辰时,喷出两团怒火。

段皓辰若无所觉般:“你一个人进去了,也孤单,你放心,我一定把秦……北也给送进去,跟你一起做个伴,让你们可以有福同享、有牢同坐!”

秦湛北看着晏倾月一本正经的说:“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进去的,如果你进去了,我会去自首。”

晏倾月:“……”

这什么跟什么?谁说她要进局里了?

晏倾月冷冷的睨向段皓辰:“只要我们陪你吃饭,你就放过我们?”

段皓辰再一次露出两排白牙:“难道,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会出尔反尔的人?”

非常像!

总之,是一个让人非常非常令人厌恶的人。

晏倾月只得跟秦湛北和段皓辰三人进了一间包厢,因为她是来聚餐的,怕基地的人等自己,她特地给安翔打了电话,让他们随便点餐,不用等她。

他们刚进包厢,殷富也跟着走了进来。

“那个,这位先生,还有这位小姐!”殷富歉疚的看向秦湛北和晏倾月:“我为我妻兄冲撞了你们的事情,再一次向你们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道歉的同时,他双眼满含讨好的看向秦湛北。

秦湛北和晏倾月俩人都没理会他。

殷富面色有些尴尬的看向段皓辰,段皓辰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末了,他只能再将乞求的目光看向秦湛北。

秦湛北这才开了尊口。

“殷副总的妻兄犯了错,不是殷副总的妻兄来道歉,却一直由你出面?”

殷富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这个……我的妻子,只有他这一个亲人了,我的妻子身体不太好,所以……但是,这件事,我也对他很失望。”

“这件事与殷副总无关,殷副总不必跟我道歉!”

听秦湛北这么说,殷富暗暗的松了口气。

秦湛北这算是间接表示,不会对自己出手了。

只要钱不仁听他的话,今天就出国,到了国外隐姓埋名,秦湛北找不到他,他的生命还是无忧的。

殷富面上一喜道:“秦……”

殷富刚想唤秦湛北,却听秦湛北淡淡的问:“殷副总还有事吗?”

一阵冷意伴随着这句话,冷嗖嗖的传来。

殷富要出口的话,被秦湛北带着威胁的目光,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没,没了。”

段皓辰笑吟吟的看他:“那殷副总是想留下来,与我们一起用晚餐?”

本来,他是与段皓辰一起来这边吃饭的,哪知道会遇到秦湛北。

他们哪里有资格跟他们同桌。

段皓辰这句话,明显有逐客之意。

“当然不是。”殷富擦了下额头的冷汗,机灵的说:“我与其他人还有约,只是过来一趟,那你们……慢用。”

段皓辰笑着说:“殷副总,慢走不送。”

殷富走后,段皓辰等人点了餐。

段皓辰接了个电话之后,刚抬头,便见坐在他对面的秦湛北,将剥好的一只虾放在了晏倾月面前的碗中。

晏倾月喜欢吃虾,但是,自己不喜欢剥虾壳。

“谢谢!”

秦湛北微笑的看着她,眼中有着一丝宠溺:“我们之间,客气什么。”

晏倾月用虾子沾了汁吃下,嘴角粘了些汁液,秦湛北抬手用指腹为她擦掉。

略有些粗糙的温热指尖拂过嘴角,晏倾月慢半拍的转头看向秦湛北,皱眉:“你在做什么?”

“你的嘴角沾了东西。”

秦湛北将自己指尖的汁液给她瞧,然后,当着她的面将指尖的汁液伸舌舔去。

晏倾月:“……”

好马蚤啊!

段皓辰:“……”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

他特地跟他们一起用餐,是想看秦湛北这个冰块脸在女孩面前怎么闹笑话的,结果却完全不是那样。

秦湛北这娴熟的撩女未技术,让他叹为观止。

他完全怀疑,这厮以前不近女色是装的,绝对阅女无数,才会这么马蚤。

他突然有点后悔跟他们一起用餐了,这不是虐他们,是在虐他啊!

他一个单身狗,为什么要坐在这里看他们洒狗粮?

整个晚餐时间,段皓辰见识了秦湛北怎么给女孩喂餐的马蚤*作。

晚餐结束之后,段皓辰迫不及待的离席,防止他们再给他喂狗粮。

离开之前,他笑吟吟的看着晏倾月:“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下次我们再约!”

晏倾月恨不得他立刻从她的眼前消失,冷冷的看着他,并没有回应。

秦湛北送晏倾月到地下车库。

安翔已经在车里等她。

她刚上车,就感觉到车里的气氛不太对,安翔整个人僵硬的坐在那里,并不停的向她使眼色,她眯了眼,然后便看到安翔身后一人藏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把刀子,抵在了他的颈间。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