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药香小农女

田园药香小农女

作者:旺夫的灯
主角:田三七葛根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02 14:00:29

  古风系列的《田园药香小农女》,是由网络作家“旺夫的灯”所创作的,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分别是田三七和葛根等,全书精彩内容简介:田三七是个孤儿,自小在福利院长大。为了能够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她付出了数不清的努力。就在她终于成功的时候,却突然遭遇了一次意外。再度睁开双眼,田三七成为了古代世界贫苦农家的小小农女。原主是被父亲捡回来的养女,随着两个弟弟的出生,她在家中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看着家徒四壁的境遇,田三七决定带领家人发财致富。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原来是这样,那你借人家的兔子,以后要怎么还?”杨氏点点头,随即又皱着眉头,心想葛家那孩子对她女儿这么好,会不会有所企图?

“他说等我以后有钱就还给他,然后我和他就成为朋友了!”田三七咧嘴开心一笑。

葛根当时虽然没有回应她和他是朋友这句话,但是他肯借兔子又肯借米,肯定也是把她当朋友了。

在这铁啰村,她和他都是同病相怜,她觉得她和他就应该互帮互助改善生活!

少顷,田三七端着半凉的**回屋。

田来钱果然问起了这药是怎么回事,幸好她跟她娘还有弟弟通了气,有娘和弟弟打掩护,她完全不用担心爹会生气。

除了她和田春七没有喝药,其余三人喝了药,眼睛就开始犯迷糊,最后他们觉得困了,便让大家回房间睡觉。

田冬七喝完**之后便有了困意,直接回房间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大姐这……”

田春七看着桌子上的两碗药水,这是他和大姐的,大姐让他先别喝,小雅他算是明白了。

“嘘,安静点!”田三七做了噤声手势,她担心配置的**出现问题,太大声吵醒了爹娘,“你跟我出去,我有事让你做。”

“好。”田春七一脸好奇的跟着,大姐越来越不一样了,她越来越厉害了……

不仅是她敢反抗阿奶,还有就是她这奇奇怪怪却好处多多的举动,让他钦佩。

大姐今日不仅带回来野鸡,还有米,还有那个被她称为是山药的补药……

现在她还能做出这样神奇的药水,让爹娘喝了都快速睡着,他真的好敬佩大姐……

田春七现在完全就化身成了一个迷弟模样,恨不得时时刻刻贴着田三七。

看到田春七眼里炙热的眼神,田三七不由得失笑,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是天真可爱!

“春七,你找一个大碗,然后用木棍将这几样东西都捣碎成渣渣,然后我去弄别的。”

“好的大姐。”田春七接过她递过来的草药。

紧接着田三七要去井边清洗刮骨祛脓的工具时,看到那一麻布的鸡骨头和鸡毛,刚才因为孙氏突然来闹了一下,田冬七没有及时将东西丢走。

田三七见状,顺手拿起麻布,将东西丢到草丛中才回到井边。

一盏茶时间过后,田三七将用具清洗干净沥水,然后走回田春七身旁,“怎么样?捣碎没?”

“大姐你看,这样行吗?还要再捣碎一点吗?”田春七举起碗里的草药。

“可以了!”田三七点点头,只要有麻药涂抹在爹的伤口上,爹就不会有感觉。

姐弟二人回屋,将大门紧紧关起来。

田三七将今日拿去山上的剪刀取出来,随后说道:“春七,你去把爹的裤脚轻轻挽起来,露出爹受伤的地方,然后再去把你也找咱们家没用但干净的旧布。”

“好咧!”田春七越来越好奇,越来越想知道自己大姐在做什么。

田三七看着自己爹的右腿,被砍刀刮的伤口此时都是脓水,不仅如此,伤口还在发炎变红,还起水泡,旁边敷着的是很普通的止血药,根本就没有用!

她将用具都拿出来,这里面主要有切开伤口用的刀子,还有祛脓用的勺子,以及别的。

但是她现在最主要用的就是刀子和勺子。

田三七小心翼翼的用勺子将麻药涂抹在伤口周围,等到麻药风干之后,她才开始动手。

田春七在一旁举着油灯,紧紧看着她手上的动作。

她将伤口用刀子切开,这刀子本来是生锈的,刚才她在井边借着石头打磨一下,变成如今这样锋利,轻轻一划便能把皮肉划开。

田春七看着这血淋淋的伤口,非但没有害怕,还一脸平淡。

田三七看着自己弟弟这震惊的样子,不由得瞠目。

换做是谁,第一次看到给皮肉开刀,脸色都会有变化,自己这个弟弟却一点都不害怕……

将伤口切开,随后用勺子把伤口里面的脓水全部刮出来,一点都不剩。

在她再三检查处理干净之后,她朝田春七说道:“我记得咱们家有一根绣花针和一小捆针线,你去帮我找过来。”

“好!”田春七闻言,立马起身翻箱子。

他也记得家里有绣花针,只不过一直都是他娘平时给他们缝补衣服的时候用。

所以他很快就在衣服堆里发现针线。

“大姐,要针线做什么?”

“缝伤口。”田三七淡淡回答,这里环境艰苦,除了绣花针,没有别的办法缝补伤口了!

在田春七瞪大的眼睛肿,他看到他大姐就这样将伤口一点一点缝起来,就跟娘缝衣服一样。

不对,他大姐什么时候会缝衣服了?准确的说,他大姐是什么时候懂医的?

田春七几次欲言又止,想要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而且她现在在忙,他不知道怎么问出口,他心中真的有很多疑问。

在最后一针缝完之后,田三七将线咬断,随后起身把针线放在一起,“你是从哪里拿的就放回到哪里,免得娘到时候发现了!”

“哦。”田春七把针线放回原来的位置,他回头紧紧盯着她,“大姐我……”

“你去把刚才磨药的碗洗干净拿起来给我。”

“嗯。”田春七闻言点点头,将想要问出来的话咽回嘴里。

田三七亲自动手,将给他爹用的草药研磨出来,虽然让他将碗洗干净,再把娘和他要用的草药也研出来。

等到田春七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把草药敷在爹的伤口上,还用破布包扎好了。

田三七看了一眼她爹的左腿,这左腿的确是松垮垮,像是断了一般,但她总感觉这腿只是骨头错位,所以才会这样。

在她伸手捏着她爹左腿骨头位置,发现很明显的骨头错位,时间久了,她爹因为已经过了疼痛劲,所以才没有感觉这腿只是骨头错位的问题,他以为这腿真的就断了。

在她眼里,实际不然。

现在她要给他爹正骨,这过程很痛苦,她担心她爹会承受不了痛苦而惊醒。

“春七,再去端一碗药水喂爹喝下去。”田三七努嘴看了一眼旁边的药水。

为了不让她爹惊醒,她只能给他多喝一眼**,让他一觉睡到明天中午!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