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爱别无所求
爱别无所求

爱别无所求

作者:妆卿唇
主角:柳夏落顾言墨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14 11:40:41

《爱别无所求》是一本由网络作家妆卿唇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章的主角叫做柳夏落顾言墨。文章的主要内容是:柳夏落这是刚出狼穴又掉进了虎穴了?她不就是不小心喝醉了,和某霸道总裁睡了一晚,这就赖上她了,这可怎么是好?他对她宠爱,甚至在所有媒体面前承认对她的喜欢,霸道的宣言。其实她早已沦陷了,嘴上不说罢了,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好。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自己昨晚那样对他,如今落到他的手上,只怕不死也要脱成皮了。

“救命啊……抓小偷啊,**啊,强抢民女啊!”柳夏落不停地挣扎着,还不忘高声呼救。

“你叫吧,希望你能一直这么热情的叫下去。”

混蛋!柳夏落一脸沮丧。

1806的房间门又被打了开来,王怀明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见眼前的景象似乎也惊了一下:“三……三少?”

顾言墨停下脚步,打量了王怀明一眼:“原来今天用的是红酒。”

王怀明见顾言墨抓着柳夏落的手,看起来十分亲密的样子,悚然一惊:“三……三少……我……我不知道柳小姐是您……您的人……”

却是连腿都软了,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我……我什么也没做……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柳夏落瞪大了眼,这个男人什么身份?为什么竟然连这个什么王总的也怕成这样?

她那个渣爹不是说,王总很牛的吗?

“呵,知道了,滚吧。”顾言墨蹙了蹙眉,脸色清冷。

“是,是,是……我这就滚,这就滚。”说完,就果真滚进了房间。

……

真的是用滚的。

简直惊悚。

柳夏落还在目瞪口呆着,就已经被顾言墨拖进了一边另一间房间。

这一回顾言墨似乎是吸取了昨天的经验教训,没有和柳夏落独处,六个保镖一字排开,气势惊人。

柳夏落一屁股往地毯上一坐,就开始嚎起来:“这位三少,昨天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

能屈能伸,才是好汉一条。

“嗯?今天耍的又是什么把戏?”顾言墨接过保镖倒过来的红酒,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

“您就是**佛,我不过是你掌心一个小蚱蜢,哪里敢耍什么把戏?”

“我实在是逼不得已的,您想必也已经调查过我了,我是柳进的女儿,家里开了个百货公司,不过我是原配生的孩子,我妈去的早,只留下了我哥和我,我哥又有先天性心脏病,身体一直不好,不受我爸喜欢。”

“自从我后妈进门之后,我和我哥的日子就更难过了,柳进把我当成是棋子,拿我哥来威胁我,总想着我嫁入豪门,对他能够有帮助。”

“之前我谈了个男朋友,是周家的儿子,就是做珠宝设计的那个周家。在一起三年,结果被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撬了墙角,前几天分手了,昨天晚上我才知道,我妹妹怀孕一个多月了……”

柳夏落苦笑,眼中隐隐闪烁着泪光。

“今天早上我才知道昨晚我大哥心悸的毛病发作,被我爸送到了医院,我想要去看一看,我爸不让,强迫我来陪那位王总,说如果我有办法勾 引那王总,嫁给王总做了王太太,他才会让医生给我大哥治病,不然就不让我见我大哥。”

“我大哥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失去他。”

顾言墨的眸光闪了闪:“原来今天演的是苦情戏啊……”

“你那么厉害,我说的是真是假你去查一查不就知道了。”柳夏落眨了眨眼,泪水就落了下来。

顾言墨早就已经查过了,只居高临下地睨着柳夏落。

“那现在,你把王怀明也得罪了,你应该怎么跟柳进交代呢?”

“我也不知道啊……”柳夏落呜呜咽咽地。

“我也很绝望啊,可是我真得没有办法忍受,他的手一碰到我,我就犯恶心。他说不定已经给我爸打电话了,我爸定然很生气……”

顾言墨的身子上前倾了倾,眯了眯眼:“我告诉你怎么做。”

“嗯?”

顾言墨笑了笑,慢条斯理地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你来求我呀。”

“求你。”柳夏落毫不犹豫地就扑了上去,抱住了顾言墨的大腿:“求求你,只要能够帮我,帮我找到我大哥,帮我给我大哥找个好的医生,叫我做牛做马都愿意,只要不让我陪睡……”

顾言墨打量着她精致的小脸:“可是怎么办,我就喜欢强人所难。”

“……”柳夏落连忙道:“可是我有病啊!我有**,有花柳病啊!”

从来都是女人前仆后继地想要和他睡,倒是第一个这样避他如蛇蝎的,有意思,他还就是想睡她了。

“是吗?没关系,我可以立马叫医生来给你诊治。”

“呵呵……”柳夏落干笑着。

“左右今天你就两个选择,要么我现在把你重新送回王怀明的房间去,你可以勾 引了他去做你的王太太,等着做了王太太之后,**给你大哥治病。”

“要么,就自己乖乖躺到床上去,让我舒畅了,我立马就可以打电话叫人查到你大哥所在,让人把他接出来,请国际顶尖的专家给他治病。”

“……”

没有第三个选项么?

“呵呵,我有选择困难综合征。”

顾言墨径直站起身来:“那就不用选了,你现在已经在我的房里了,你选哪个,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

禽兽!

那还叫她选?

一阵天旋地转,柳夏落被直接扛了起来,那恶劣的男人扛着她进了卧室,直接扔在床上就压了上来。

“今天,你别想再打逃掉的主意了,你若再敢玩花招,我就直接去柳家找你。”

话音一落,他就直接托住了她的后脑勺,丝毫不容她退缩的,吻住她柔软的唇。

柳夏落的大脑一下子就当了机,她从来是言语上的女流氓,行动上的好姑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

顾言墨已经用舌撬开了她的贝齿,飞快地滑了进去,凶狠而强势,几乎不给她喘 息的机会。

“等……等等……”

柳夏落用尽全力将顾言墨推开了些。

“别……别这样……我错了,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放了我吧……”

“迟了。”

顾言墨手猛地一扯,就将柳夏落身上这件本就十分清凉的衣裳扯掉了大半。

“救命啊!啊啊啊啊……我靠,你脱我衣裳,不行,这个亏我不能吃,你脱我的衣裳我也要脱了你的衣裳!”

柳夏落胡乱撕扯着顾言墨身上的衬衣。

擦,质量怎么这么好?扯都扯不坏?

“呵……你还真是心急,等不急了,想要了?这就给你……”

顾言墨嘴角勾起一抹似讥似讽的笑来,自己伸手将身上的衬衣脱了。

手指在柳夏落身上点火。

“吃我豆腐!”

柳夏落瞪大了眼,秉持着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吃亏的道理,也伸手往顾言墨探去。

顾言墨深吸了一口气:“小妖精。”

看着顾言墨眼中的欲望。

柳夏落瞪大了眼,他来真的?

“不要!不要……”柳夏落疯狂地挣扎起来。

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滚!”顾言墨怒斥。

“三少,三少,出事了!夫人失踪了!”

顾言墨动作一顿,眉头一蹙,骂了一句,从柳夏落身上翻了下去,随后将衣裳穿好,出了门。

“怎么回事?”

柳夏落听见顾言墨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听保姆说,夫人早上和先生发生了口角,下午的时候,夫人说想出去逛逛街,结果趁着上厕所的时候,将保镖给甩掉了,不知所踪。”

“定位系统打开了吗?”

“夫人手机关了机,定位系统没法查询到夫人的位置。”

外面静了一瞬,随后又响起了顾言墨的声音,清冷却果断:“我带人去找,你们留个人在这儿盯着这个女人。”

“是。”

随后是开门关门的声音,外面彻底安静了下来。

她获救了?

不用被那个变 态帅哥给啪啪啪了?

柳夏落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了起来,只想仰天长笑三声,上天果然是眷顾她的。

将自己重新收拾妥当,柳夏落就快步出了卧室,拉开了总统套房的门。

“柳小姐,你不能出门,请回去休息吧。”门外还站着一个保镖。

柳夏落笑了笑:“我无聊,你陪我说说话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保镖不语。

“你说,待会儿你们三少来了,我跟他说,你对我十分体贴入微,还帮我扣内衣穿裙子的,我想要你贴身保护我,你猜,你们三少会怎么样?”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