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韶华不负心

不负韶华不负心

作者:绿芭蕉
主角:莫小北严实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16 15:34:52

男女主角叫做莫小北严实,作者是绿芭蕉的小说叫做《不负韶华不负心》。故事的主要内容是:她是每天开怀大笑的莫小北,但她无法忘记自己的闺蜜离奇死亡,一夜之间,她好像沧桑了不少,她决定一定要调查出真相,为闺蜜报仇。这条路坎坎坷坷曲曲折折,而她也遇到了想要相伴一生的人,一个业界精英,一个古灵精怪,莫小北和严实可以走到最后吗?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没想到,在自己的胡思乱想中,莫小北竟然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已经开到了永安公墓脚下。

严实轻拍着莫小北的肩膀,“到了!我们下车吧。”

永安公墓建在山腰上,群山环绕之中,但视线却也开阔。要进入公墓群,需要上很长一段台阶,台阶两旁种满了松柏树,苍翠欲滴,一年四季长青!

四周安静极了,只能听到两人踢踏的脚步声,尤其今天,莫小北还穿了一双高跟鞋,走在这石板路上,声音显得异常清脆刺耳。

她把外套裹了裹,还是有点冷,山上的风很大,把她的一头长发吹得凌乱不堪,氢气球还在自己背包上绑着,被风一吹,呼呼作响。

严实远远地走在前面,也不等她,径直走到了苏梦的墓碑前。一年前种下的两颗松柏树感觉长高不少,矗立在两旁,像两个默默无闻的守护神。

墓碑上,青春靓丽的苏梦,顶着一头染成亚麻色的短发,正对莫小北笑着。

当时,因为她把头发染成了亚麻色,还被严实狠狠地批评过,说公司不是娱乐场所,拒绝另类装扮。没过两天,苏梦拉着莫小北,去影楼拍了套艺术照做个纪念,然后她说过完生日就把头发颜色给染回去。

可谁能想到,这次拍照,便成了她最后的留影!

……

“小北,你来东阳市发展吧,这边真挺不错的,就来我们公司当设计师,还不比你在老家小县城呆着好啊?”

就因为这个电话,一年多前,莫小北真的来了!

鼻头发酸,眼角湿润。

“小梦,我来了,可是你为什么就要一声不响地走掉?”莫小北用手指抚摸着墓碑上苏梦的照片,眼泪再次盈满眼眶!

“我来看你来了。”莫小北从背包上解下氢气球,拴在了柏树枝桠上。

没有人知道她们之间的感情有多深,当时,在县城医院里,莫小北的母亲和苏梦的母亲同时进产房,一个顺产一个剖腹产前后生下了她们。

回到病房,莫小北的妈妈遗憾地说,这两丫头,看来只有做姐妹的命啦!

原来,当初她们还在肚子里的时候,两家父母就开玩笑地说,如果是一男一女,要定成娃娃亲。后来,她们一起上学、一起长大,好得同穿一条裤子,比亲姐妹还亲。

只是两人性格不太一样,苏梦就像个男孩子一样好动,任何打架的事她都挡在前面,她说她比莫小北大一个小时,理应保护她。可她成绩不好,勉强上了个职高就只身跑到东阳市来打工了。

倒是莫小北,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模样,成绩优秀,顺理成章地考入北方一所重点大学,成了十里八乡的骄傲。

不知道什么时候,严实的手里多了一朵菊花,他把花轻轻地放在苏梦的墓碑前,鞠了一躬。

莫小北眉毛一拧,想起自己刚才的疑惑来。

“你曾来看过苏梦吗?感觉对这挺熟悉,似乎比我还清楚苏梦在哪!”

是啊,从小就犯路痴的莫小北在刚下车的时候,真的有那么一刻的恍惚,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墓碑,她一时找不到苏梦在哪了。倒是严实,轻车熟路,一路跟着他,便到了。

严实并不否认,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莫小北,我知道,这一年多来,你一直怀疑,苏梦的死与我有关。今天,我们就当着她的面,我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行不?我不想一直被人这样误会下去!”

莫小北噙在眼眶里的泪终于无声滑落,挂在脸颊上,她也不管,任凭着风把它吹干,一头乌黑的发丝在空中飞扬,衬托着她本就白皙的脸庞,显得有些苍白,却也楚楚动人。

“其实,我只想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苏梦一个人出门,是去见你了吧?”

当时,林祁山调查的时候,公司给的说法是苏梦去单位加班,不小心出了意外,为此,公司出于人道主义,还出了大笔的抚恤金。

因为从当初路口的监控录像中可以看出,苏梦是从公司门口一路小跑着回员工宿舍的。当时下着雨,雨已经在逐渐变大,快到宿舍的时候,开始变得滂沱。

但是,当时宿舍外那段路的监控坏了,偏偏就那段路的监控坏了!

莫小北把楼下小卖部阿婆那听说的黑影说法告诉了林祁山,林祁山调取了监控,他说,那个摄像头坏了,未能拍到苏梦出事,也没有看到有所谓的黑影。

在下一个路口,查到了货车的踪迹,司机酒驾,并且逃逸,三天后回来自首的,被判了十年,自今还在**服刑。

“我不明白,公司为什么说她是加班?我们大家都知道,那天根本没有加班。况且那天是我和她的生日,就算是加班,我们也能请假啊。她一个人去单位,到底是去干嘛?

在莫小北的质问下,严实沉默良久,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开始对她娓娓道来……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