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霸总的花瓶妻

穿成霸总的花瓶妻

作者:忆凌轩
主角:印晓欢陈飞白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22 16:13:58

男女主角是印晓欢陈飞白,作者是忆凌轩的文章是《穿成霸总的花瓶妻》。文章的主要内容是:印晓欢一夜摇身一变成了豪门千金,还有一个帝国总裁老公,可惜爹不疼娘不爱,老公还要和自己离婚。印晓欢只能靠自己,结果老公变成大型打脸现场,啪啪啪,缠着老婆不放,跪榴莲都可以,只要老婆开心就好。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以前他一直在她父母面前装模作样,让他们对他颇有好感;现在明明是他亲手害死她的,竟然还有脸表演,伤心欲绝住院的苦情戏码?

“印叔叔,再稳定的感情也有可能靠不住啊?”印晓欢直盯着他们说,

“你们想想,既然他这么在意你们女儿,而且那晚也一直陪在她身边;那为什么没能好好保护她,还让她坠海呢?

连你们都这般坚信,你们女儿不是自杀;他又为什么要故意向警方提供,当晚她情绪低落的口供,来误导警方确定她是自杀呢?

更何况现在最需要他这个陪同者站出来,向警方提供证据,他却住在医院里躲避……这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她的话让印父印母面面相觑,两双眸里明显都有了些许怀疑,对她的戒备与提防也少了一些。

但片刻后,印父却还是反驳道:

“可陈太太,这些到底都只是你的推测,没有任何证据。我们不能仅因为这些,就怀疑小赵啊!”

“证据,也许就在你们女儿自己身上。要造成她跳海自杀的假象,很有可能会用到药物,”印晓欢紧接着说,“其实你们可以让法医解剖她的尸体,我相信应该能够找到证据,证明我的说法!”

她这语气看似平静,甚至有些强硬;实则每说出一个字,内心都在瑟瑟发抖——

一个人,建议别人解剖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真的可以用“心如死灰”来形容。

因为她再清楚不过,到时候解剖刀划开的不仅是尸体,还会将她再回到原来身体的最后奢望,给划个支离破碎!

可她是由于被下了药,神志不清才自己跳海的,尸体里一定还会有药物残留。

而且她上了游轮后,就一直跟赵熠形影不离;到时候警方一定会怀疑,赵熠跟这件事有关。

要是顺着这条线下去,说不定就能查到,赵熠购买那种药的证据!

此刻听着她这般冷静,且有理有据的分析;陈飞白看向她的眸光里,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但印父印母自然无法接受,这样的建议。

印母伸手擦了一把泪:

“可陈太太,连法医都已经证实,我女儿是溺水身亡的,还有什么解剖的必要?我们又怎么忍心让她死无全尸?”

印晓欢微微蹲下,温和地看着她,还安慰性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印阿姨,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妈妈经常跟我说,不求我这辈子能够有多有出息,至少要堂堂正正,干干净净!现在你也不希望,你们女儿就这么被确定为自杀,遭人非议吧?”

随着她的话,印母似是想到了什么,憔悴的脸上僵了僵。

她看向印晓欢的眼神,甚至都多了好几分亲切。

考虑很久后,她最终答应:“好,我这就回去找法医解剖,晓欢的尸体。”

“老婆,你这是疯了吗?怎么能就凭她一句话,让晓欢死后还要受罪?万一她只是为陈氏集团推卸责任呢?”印父立即抗议道。

“可我过去也经常跟晓欢说,这辈子要堂堂正正,干干净净。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都能从陈太太身上,看到晓欢的影子……”印母抹了抹眼泪,“其实只要能查明真相,什么都不重要。”

印父脸上虽然也有动容,但他显然不会轻易放下戒备,上下扫了印晓欢一眼:

“既然陈太太这般确定,那能不能答应我,要是解剖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发现,你们就主动要求警方,重新严查此案,直到完全查清楚真相,给我们满意答复为止?”

虽然印父这般迫切,想为她讨回公道的心情,让印晓欢分外感动;但她知道,陈飞白是不可能会答应的。

毕竟现在连警方都已经结案,他不会愿意冒着风险自找麻烦。

而旁边男人投射过来的犀利眸光,非但更加证实了这一点;仿佛还在警告她,不准擅作主张。

不过她在斟酌片刻后,还是孤注一掷地回答印父:

“印叔叔,我没有资格代表陈氏集团,答应您这样的要求。但要是解剖之后真的没有任何发现,我就主动向媒体透露,这件案子有疑点,用舆论的力量让警方继续调查,您看这样行吗?毕竟当时我也坠海差点身亡,媒体会相信我的话。”

即便像陈氏集团这样实力雄厚的大公司,也会忌惮悠悠众口。

而且到时候她要是以陈太太的身份,主动站出来;那舆论的唾沫星子,就能把陈氏集团给淹死。

因此印父思虑片刻后,终于答应下来:“好,陈太太,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回去就马上要求法医,解剖晓欢的尸体。”

见自己的冤屈总算有昭雪的希望,印晓欢暗暗松了口气。

看着自家父母的背影渐行渐远,她多么想要赶紧追上去,跟他们一起回去;但双腿却像灌了铅般,一步都动弹不得。

从此以后,她不能再明目张胆地,在他们面前尽孝了……

只能指望她的弟弟印晓玺大学毕业之后,可以代她好好照顾他们……

也不知道印晓玺得知她死讯后,能不能接受得了,毕竟他们姐弟感情一直都很好……

沉思之中的印晓欢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陈飞白太阳穴旁的青筋直冒,俊脸上的阴鸷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

等印父印母走远后,她刚要上车;铁钳般的大掌就蓦地伸过来,不由分说擒住她的下颚,抬高,然后把她整个人按在车门上动弹不得。

浑身散发着戾气的男人倾身上前,看向她的眼神暴戾无比:“沈诗韵,你脑子进水了是吗?”

就这么被这个男人擒着,浑身动弹不得;印晓欢知道他一定不相信,仅凭解剖尸体,就能找到自己不是自杀的证据,这的确也太过匪夷所思了些。

毕竟要是解剖完尸体后,真的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到时候她以他太太的身份,向媒体透露案件有疑点,那无疑就是打了他和陈氏集团的脸!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