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宠成婚:甜妻送上门

嗜宠成婚:甜妻送上门

作者:朵朵
主角:楚歌穆寒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23 10:19:22

男女主角叫做楚歌穆寒的小说名字叫做《嗜宠成婚:甜妻送上门》,这是一部已完结的现代言情类型的文章。故事的主要内容是:楚歌只是一个普通的送货小工,万万没想到一次送货把自己搭进去了。几百万就把自己卖了,这!重点是这个货,在别人面前高冷的要死,偏偏对她温柔宠爱,不沦陷才怪。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穆寒一只大手抓着她的手腕扣在上头,另一只手三两下就把楚歌身上的睡衣剥去。

感觉到那一片冰凉,楚歌崩溃了。

她哭她喊她嚷嚷,可没人理会,也对,这栋房子是穆寒的,这房子里的人自然也都向着他。

穆寒俯首,在她身上做着各种让她羞耻的事情,楚歌全身哆嗦,可她却无力反抗什么。

“穆寒,你不能对我这样,我们是假夫妻,你不能对我乱来!”

闻言,穆寒的动作果然顿住,他抬起头,漆黑的眼光似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一般,“我不能对你乱来,那谁能?御仲孝么?”

御仲孝?

这个名字好熟悉……

开始一时之间,楚歌却想不起他是谁。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穆寒是错把她当作别人了。

对她做这么流氓的事,还把她当作替身,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穆寒,挣开眼睛看清楚我是谁!”

就在穆寒失神的一瞬间,楚歌抽住被他压住的腿,狠狠朝着他的下腹踹过去。

“唔!”穆寒闷哼一声,放开她得手,痛苦的弯腰倒在床上。

楚歌不多看他一眼,迅速将薄被裹住身体,飞奔出房间……跑到门口,她回头看了一眼不断发出痛苦呻吟的房间,还是拨通了景行的电话。

一个小时后,医院VIP病房

景行满脸焦急的看着医生,“穆总的情况如何?他伤的要不要紧?以后会不会……会不会不举啊?”

医生尴尬的推了推眼镜,十分无语的看了景行一眼,道,“不举倒是不至于,不过穆总的兄弟,可能休息一段时间才会恢复怨气,嗯……穆总老婆到底是跟他什么仇什么怨啊,居然下手这么狠!”

通过拍片来看,那一小块地方有轻微弯曲的痕迹,似是骨折。

抽了抽嘴角,景行继续问,“那其他……”

“放心,穆少体内的药物残留已经清楚干净了,他现在已经清醒了。”

“多谢。”景行朝着医生礼貌的点头。

送走医生之后,景行来到病房,看到的是穆寒一脸阴气的靠在床头上。

“穆总,医生说……”

“我都听见了!”穆寒冷冷的打断了他,凶狠的眼神扫过去,“一天之内,让胡海的公司彻底消失!”

昨晚,他跟胡海应酬,出了酒店他就觉得身体不对劲,幸好自己没答应他去酒吧,要不然,自己非得折他手里不可。

不过,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兄弟……穆寒深深的咽了口气,那小丫头真够狠的,如果不是自己的兄弟坚挺,恐怕早就断了。

“是,总裁。”

“还有,不光要让他的公司消失,他们一家子都给我赶非洲去,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

“明白!”

如果不是胡海,他不会中药,更不会在看到杨谨如和御仲孝的婚讯时差点要了楚歌。

不过幸好他当时被踹翻了,要不然,事情会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两天之后,穆寒出院,进了家门,他下意识的朝着二楼客房看了一眼,管家丁妈看出了他的意图,赶紧道,“少爷,少奶奶她当晚就离开了。”

“离开了?”穆寒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

“是,我们已经用力劝阻了,可是少奶奶去意已决。”

穆寒敛起深邃的眼眸,冲着丁妈摆摆手,示意让她下去。

坐进沙发,穆寒慵懒的靠近松软的靠背,双眸幽然的看向前方,她的租房已经退了,除了学校,她恐怕也无处可去了吧。

穆寒揉了揉发紧的太阳穴,唇角忽然漾出一抹深邃的笑来。

小丫头,想要逃出我的手掌心,你还嫩了点儿。

***

付青青看着面容憔悴的楚歌,忍不住轻叹一声,“楚楚,自古红颜多薄命啊,你看开点吧,反正迟早都是要献出去的,献给一个帅大叔也不亏啊。”

“你滚!”楚歌咒骂了一句,咬住嘴唇,眼底一片悲戚,“这事没放到你身上,放你身上你就不会说风凉话了!”

说着,楚歌的眼泪又下来了。

抽了张纸巾擦去她的眼泪,付青青宽慰道,“那你能怎样呢?该发生的都发生了,难道你还要自杀不成?”

楚歌的脸苍白一片,她抱着肩膀,一边哭一边发抖,即便过去了两天,当晚的经历都历历在目,那男人留在她身上的痕迹,他灼热的呼吸和特殊的气味仿佛一团大火在烧着她。

忽然,她起身冲进浴室,付青青叹了口气,朝着她的背影道,“这次轻点,别搓破皮了。”

楚歌脱下衣服,打开莲蓬头,温水从头顶灌下来。

她一身深深浅浅的红色痕迹,有的是那晚被穆寒亲咬出来的,有的,则是她这两天用磨砂石在身上狠搓出来的。

温水流过伤口,带来一股股刺心的疼。

楚歌双臂撑在墙上,小脸深深的垂着。

之前,她一直叫他叔叔,她觉得他人长得帅,气质好,身份尊贵,她这声叔叔里是透着那么一点点喜欢的。

可是,那晚她看到了真实的他。

犹如猛兽一样,危险,可怕!

甚至还龌龊的把她当作别的女人。

真是……太无耻了!

抽了抽鼻子,将酸涩的眼泪逼回去,楚歌拿起置物篮上的磨砂石,朝着自己的身体狠狠搓起来。

她要洗掉他留给自己的痕迹和气味,她要洗去他在她身上留下的一切。

下午,是高数课,本来楚歌没心思去,可高数老师是有名的灭绝师太,不去不行。

一堂课下来,她完全没听老师讲什么,她只有一个念头。

离婚!

立刻跟那个死变态离婚!

楚歌是个典型的行动大于想法的人,所以,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就迫不及待的要去实施。

下课铃一响,她拎着书包冲了出去。

可才到教学楼门前,她忽然被一个人高马大的人拦住去路。

楚歌抬起头,顿时脸色煞白,身体一片冰凉。

“虎,虎哥……”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