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少的蜜宠佳妻

靳少的蜜宠佳妻

作者:放羊姑娘
主角:温知夏靳钧烈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23 10:52:48

由放羊姑娘所编写的小说《靳少的蜜宠佳妻》正在热门阅读中,主角是温知夏靳钧烈。故事的主要情节是:温知夏是落魄的豪门千金,自此背负上为父伸冤之路。而靳钧烈则是帝国总裁,权势滔天。两人的相遇是命中注定还是上天错意安排,但是无论如何,相爱无罪!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温知夏愣了一秒,立即转身想走。

“温知夏!”手腕却先被人抓住,“你在这儿干什么?”

左以宁死死地抓着她不放,皱眉逼问。

温知夏一把甩开左以宁的手:“关你什么事!”

“你怎么只裹了一条浴巾?你身上的痕迹又是怎么来的?”左以宁表情愤怒,“你被其他的男人上过了?”

温知夏觉得真是可笑:“左以宁,我跟你已经分手了,现在你不是我男朋友,你是我仇人!你对我温家做的事,还有你陷害我父亲的事情,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左以宁冷声一笑,一把将温知夏压在墙壁上,手指粗暴的钳着左以宁的下巴:“几天不见,你的小姐脾气见长啊!可我告诉你温知夏,你这辈子永远也不会翻得了身,你会永远一无所有,当你身陷困境的,更不会有人帮你!”

“我不会!”温知夏像只愤怒的小兽,用力想要把左以宁推开,却反而被他抓住了手腕。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左以宁俯身,目光肆意的打量温知夏浴巾下的身体,“不过,你现在是个被人搞过的烂货,真是让我恶心。”

“左以宁!”温知夏愤怒的大喊,“你真是个混蛋!”

左以宁满脸得意:“可你以前很爱我这个混蛋呢!跟你交往了三年,我还没见过你的身体,不如今天给看看?”

他说着,抓住了温知夏的浴巾,用力一扯……

“不要!”温知夏紧紧地护着浴巾,可她一个柔弱女子,又哪里是左以宁的对手,浴巾很快被扯松,她白皙的身体眼看着就要露了出来……

嘭——

拳头狠狠击打在人脸上的声音,而左以宁的身体像是破纱布一般,高高的飞起,砸在了一旁地板上。

温知夏忙整理好浴巾,抬头朝着来人看去,竟然是靳钧烈!

“你……”话还未说完,就见靳钧烈脱了自己的外套,盖在温知夏的身上。

外衣上还在这他的体温和味道,温知夏忽然心跳有些快,感觉脸都被这温度给灼红了。

“你是谁?”左以宁站起来,擦着唇角的血迹,眼里露出狠意,“信不信我告你蓄意伤人!”

靳钧烈冷眼看着他,冷峻沉稳的报上自己的名字:“靳钧烈。”

简单的三个字,却让左以宁面色一变:“靳家三少爷?你不是昨天才回国吗?怎么会认识我女朋友!”

“左以宁,你不要脸!我跟你早就分手了!”温知夏愤怒的骂道。

靳钧烈抬手将温知夏揽进怀里,霸道的宣誓**:“她现在是我的人。你离她远点!”

左以宁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眼神一转,忽然说道:“靳三少,你肯定不知道这个女人父亲是个**犯吧?”

靳钧烈转头看了温知夏一眼,温知夏心脏一跳,连忙想要解释:“这都是……”

“那又如何?”靳钧烈收紧了放在温知夏肩膀上的手,“下次你再敢动我的人,我就不会这么轻易的饶过你了。”

说完,带着温知夏大步离开。

左以宁恨恨地盯着温知夏的背影,眼神里满是不甘。

这个女人,竟然敢背叛她?就算是他们已经分手了,她也还是他的东西!

果然她跟他父亲一样,都是忘恩负义的人!

靳钧烈带着温知夏快步走出了走廊,会所的经理迎面快步赶来,态度十分恭敬:“靳少!”

靳钧烈看也不看他,吩咐道:“给我准备一套女装过来。”

经理连连应是,转头就让服务员去拿衣服,又点头哈腰说:“我已经准好了VVIP包厢,靳少要不要过去坐一会?”

说着还看了一眼温知夏。

温知夏不自在的拢了一下身上的外套,这样衣着暴露让她十分不习惯,靳钧烈垂眸看了一眼,伸手将她整个揽进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外人视线,声音也冷了下去。

“带路,别乱看!”

经理连忙收回视线,乖乖带路。

坐着电梯,两人直接进了一间宽敞豪华的高级包厢,门被关上,包厢里只剩下她和靳钧烈两个人。

一片寂静。

“你……为什么要帮我?”温知夏打破安静,小声问道。

靳钧烈冷冰冰的回了三个字:“我高兴。”

温知夏忍不住失望,她还以为这个男人良心发现了,不过现在看来,他肯定还是不会帮自己父亲。

她扭开头,打算不再跟靳钧烈说话。

两个人一路安静,直到服务员送过来衣服,温知夏在浴室里换上衣服,出来时靳钧烈单手拿着手机,站在阳台上。

阳光落在他肩头,身形挺拔俊朗。

温知夏莫名心跳了一下,又赶紧压下去,礼貌开口道:“那个……”

“我不会娶你。”靳钧烈转过头,衣服冷冰冰的样子。

温知夏忍不住给他一个白眼:“我也没说要你娶我,我只是跟你说谢谢,谢谢你刚刚帮我。再见。”

说完便转过身往外走。

靳钧烈眸光沉沉地紧紧盯着温知夏,眼底的诧异被他很好的藏了起来。他以为,这个女人会趁机对他纠缠不休的。

温知夏走了几步,又忽然想起自己现在身无分文,还没有手机,出去了就只能做吃土的流浪汉,便折返回来,不好意思的看向靳钧烈。

靳钧烈连忙收起目光,一脸淡定的盯着墙壁上的壁画,一副自己刚才绝对没有看她的高冷样子。

“那个……”温知夏开口。

靳钧烈冷淡的开口:“我也不会对你负责的,你别想纠缠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几分自我满意,这才是这个女人该有的反应,对他恋恋不忘,纠缠不休。

“我知道啊,我也没有要你负责!”温知夏奇怪的看着他,“你干嘛老是要说这个,我也不是非你不嫁好吗?”

靳钧烈被打了脸,神色有些不自在,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

出生以来,他就是人上之人的少爷,底下的人从来没有人敢违背他,也没人敢像这个女人这么说话大胆。

“那你总是说那个那个干什么?真是啰嗦的女人!”靳钧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尴尬的情况,于是佯装生气。

“我就是想找你借点钱!”温知夏干脆直接说,朝着靳钧烈伸出手,“借我两百块吧,我保证过几天就还你。”

靳钧烈抱起手臂,眉梢微挑:“我为什么要借你钱?”

温知夏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收回手,转身就走:“不借就算了,小气鬼!”

小气?

靳钧烈脸一黑,叫住她:“站住!”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