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妃不好惹

绝色狂妃不好惹

作者:浅溪裳
主角:苏槿御子辰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23 11:32:52

《绝色狂妃不好惹》是一部发行中的女频重生题材小说,该书主人公是苏槿御子辰,小说故事简述是 "这年头,多看一眼羊脂玉也能穿越? 苏槿郁闷,但不妨碍她收拾便宜庶妹,智斗渣爹,整治受宠姨娘! 她一个学法的嫡女,还能被欺负了不成? 尤其是那个被她开局捡过一回的辰王夫君貌似还挺靠谱的! 御子辰:你拿我玉干嘛? 藏玉的苏槿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 先合作,互惠互利,安顿好包子弟弟,等她研究好穿越大法,自然就还了。 苏槿:王爷,你先找找,莫急! 苏槿:王爷,你再等等,明天就给! 御子辰:不用等了,这玉佩也不要了,你留着吧。 苏槿:哎哎哎你干嘛扯我衣服?? 御子辰:以人抵玉。 苏槿:不行啊,我卖艺不卖身!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原主与苏奕寒都不是招惹是非的性子,其实也就是较为安于现状的,可苏兰和苏奕泽却不是,还有梅夫人,他们兴致勃勃地想上位。

而苏武,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只要你和奕寒也能上进些,为父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苏槿不作声,苏武说完便转身离开。

良久,紫娟赶来。

“小姐?”

苏槿看她一眼,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微微一笑,回了屋子。

紫娟察觉到什么,不敢言语,到了屋子跟丹橘和绿竹两人才稍稍活泼,说起了事情后续。

“二小姐被许给了秦家?”绿竹感慨。

丹橘嗤笑,“这就叫什么,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天知道,她们从紫娟口中知道梅夫人的毒计时被吓成什么样子。

“罪有应得罢了!”

紫娟笑着接了一句,却下意识看了眼那软塌上卧着的苏槿。

苏武究竟和她说了什么,让她这样魂不守舍,有心探查,然而又不知从何处着手。

看了眼面前两个心思单纯的,紫娟含笑挑起话题,“你们想想,咱们小姐平日里最看重什么。”

老是这么给人端茶倒水的也不是那么回事。

昨晚上她被召回辰王府,她们王爷可是放了话的,让她尽早找到玉佩下落。

丹橘和绿竹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四公子!”

苏奕寒?

紫娟脸色神情一苦,那可是八皇子身边的红人,她还真没什么法子。

一直默默瞧着的苏槿突然一乐。

让丹橘和绿竹下去,苏槿托着下巴问紫娟,“想从奕寒身上下手?”

紫娟干笑一声,这怎么敢应声,看苏槿笃定的神情,连连摆手,“八皇子极其护着他那个伴读,也就是四公子,整个宫里都知道的。”

听到舒心的答案,苏槿露出笑颜。

终于稍稍安心那么点,就算以后她不在了,苏武也不敢逼迫八皇子护着的人吧。

心情好了,苏槿看着眼前的紫娟都顺眼许多,“想要成事,不要那么急于求成。”

这话好像有暗指!

紫娟看向苏槿,苏槿确实神秘笑笑。

她事儿还没办完呢,她连穿越的方法都没有找到,还玉佩是不可能的,只是先给紫娟画个大饼,然后心情愉悦地去睡觉。

刚才是她魔怔了。

被苏武两句话给吓住了,想要苏奕寒手段用尽,活的一生算计,他是做梦,至于他冷落苏奕寒……

如今的苏奕寒大抵真的不太稀罕他的看重了。

既然在父亲的位置上缺席,那么就永远别想以父亲的名声压迫什么。

苏槿暗下决心。

紫娟想了想,还是连夜去了趟辰王府,将今她苏槿的怪异全都说了一遍。

如今御子辰单是想起苏槿,都是咬牙切齿,如今更是恨声道:“她不是一直说不在她那么!”

没想到自家主子关注点在这上面,紫娟轻咳一声,随后提醒道:“奴婢总觉得小姐所图甚大,为了块玉佩,王爷……”

“那块玉不容有失!”御子辰坚决。

紫娟便也不再去劝,提及苏奕寒,御子辰拿着毛笔的手顿了顿,却没什么吩咐。

“如若有了苏奕寒,想必小姐必会早日就范。”紫娟劝道。

御子辰否决,“只要确定玉佩还在苏槿身上便上,徐徐图之也无碍,不至于为了些时日,便伤了仕子们的心。”

他曾在御子齐那里见过苏奕寒,是个天赋不错的,最难能可贵的是,这孩子未曾想过要走弯路。

“你先鼎力相助苏槿,遇到难处,便来禀告本王。”

紫娟告退。

一侧的另一人托着下巴,看着御子辰蘸墨疾笔,“倒是没看出来,你对苏槿还挺上心。”

御子辰头也没抬,“皇兄待苏奕寒不也极为器重?”

当年苏奕寒也是名动京都的才子。

小小年纪便声名显赫,他皇兄听闻,早就暗中关注上了,更甚至放下豪言。

“苏奕寒此子,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一如今日。

御子辰落笔,“既然皇兄如此看重,为何不直接出面,反倒要放在御子齐名下。”

丞相府初始只是想将苏奕泽送进宫,最后宫里给的答案是苏奕泽一介庶子,不配,又亲点了苏奕寒。

否则这样的好事也落不到不受宠的苏奕寒身上。

只是御子齐年纪尚小,平日里连自己都护不住,还要求助于他皇兄,偏偏他皇兄居然还把苏奕寒放在他身边。

这套手段,他是着实看不懂。

“苏奕寒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不假,但我并不需要他忠心于我。”

御子毅话里有话,御子辰不解望去。

他皇兄却倚在椅子上,懒散叹了口气,“这都深更半夜的了,你能不能快点批折子,我明早还得上朝呢!”

“我……”御子辰默默忍下冷嘲热讽的话,并且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这是他皇兄,他皇兄……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皇兄!

这样的太子!

历朝历代,就没听说有哪位太子因为不想批奏折,带着奏折跑到自己皇弟府邸,以不喝药为威胁,让皇弟代笔的。

简直岂有此理!

一向脾气便不好的辰王殿下下笔愤愤。

这要不是他皇兄,他绝对连人带东西一起丢到府外头去!

御子毅百无寂寥的翻着折子,眼见着折子里的批语越来越中肯,不带脾气,越发接近一位合格的储君,微微勾了勾唇。

他的皇弟,已经能独当一面。

距离太子,也不过只差一步之遥。

突然脑中一阵刺痛传来,御子毅不动声色地咽下喉间腥甜,闭了闭眼。

“皇兄?”

良久过后,不知御子辰何时停了笔,望向御子毅的方向担忧喊了一声。

御子毅闭着眼,懒懒应了一声,突然道:“其实出出气也挺好的。”

“嗯?”御子辰疑惑。

御子毅轻笑一声,“难得你未来的王妃如此关心与你,还想要帮你出了慕容珍的那口恶气,你可要好好珍惜机会!”

御子辰面色一变,低下头继续批奏折,一言不发。

见他这样,御子辰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语气却是肃然一变。

“你的心意,老三知不知道难说,但那慕容珍心里决计有数,她那日那身紫色衣衫怕是故意穿的,怕就为勾你的心思罢了。”

将近二十余年的储君威仪尽显无疑。

“皇兄!”

御子辰手上批奏折子不停,轻唤一声后道:“儿时情谊难以忘怀罢了,最终落下的也只是块玉佩,至于其他,我绝不做任何他想!”

阴差阳错也好,蓄意谋划也罢。

他的心意,只到这里了。

得到保证,御子毅满意,悠悠叹一口气后道:“其实苏槿的提议,挺不错的。”

御子辰手上毛笔“咔嚓”一声,已然断成两截。

御子毅不厚道笑一声,强行改口,“我是说,苏槿不错。”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