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家王妃又作妖了

王爷你家王妃又作妖了

作者:桃七七七
主角:楚娇凤璟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26 10:26:31

网文大神“桃七七七”再出新作!小说《王爷你家王妃又作妖了》是一部古代文,文中以主人公楚娇和凤璟之间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为内容,环环相扣,精彩无比,值得一看。书中具体情节叙述:历经几世轮回,楚娇以为自己一定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未曾想竟然再一次穿越了!这一次比前几次离谱,原主一家子都是反派教众,正巧赶上朝廷招安,于是家人们便逼迫她嫁给那位残疾王爷!可是后来她发现自己对家人们有偏见,每一个都是护犊子的代表,让她嫁人实属逼不得已!为了保护那些可爱的亲人们,楚娇毅然决然的来到了王府,可是与一头小猪拜堂是闹哪样?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楚娇一直都有暗中观察对方的反应,这会瞧见奶娘吃惊的表情,笑着询问。

奶娘愣愣的点头:“是的,我的膝盖那里热热的,很舒服。还有常年腰痛的位置也是如此,不光这两个位置,我感觉全身都很舒服。”

“是起效果了。若是想根治,下次上香的时候再来寻我就是。”楚娇听了奶**话,并不觉得意外。

因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奶娘之前还有五分猜疑,这会已经是信了七八分。

笑着站起身来:“我这一身老,毛。病,多谢楚大夫。只是不知这药费?”

“义诊不要钱,你就付玄符的钱好了。”楚娇说出一个数字。奶娘听到这个价格有点贵,但贵有贵的道理啊。

至少她感觉自己的膝盖灵活了不少,可不像之前关节生硬,每走一步都好像能听到那里发出咔咔咔的声响。

以前她也贴过膏药,吃过汤药,再贵的她也买过试过,可哪有现在这般如此有效果?

奶娘眼中闪着惊喜,似乎不相信就那两张符,就解决了她身体的问题。

不过楚娇没让奶娘马上付钱,只说最后一次再结清,正好这期间让她自己感受一下有没有效果。奶娘准备掏钱的手停下,心里对楚娇好感又多了几分,这是对自己的医术有多自信,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楚大夫师承玄医?”奶娘想到外面悬挂着的玄医谷的旗子,带着几分好奇问了几句。

楚娇也不隐瞒,便把玄医谷的情况大约告知了一些。也只是说一些,余下的便闭口不言。

奶娘隐约猜到,继续问可能会问到对方的核心问题,怕是不会说,也就没再讲。

等奶娘出来后,那感觉更强烈了。全身轻松的好像踩在一根羽毛上,轻飘飘的,浑身舒服的很。

这下,奶娘真的是相信楚大夫的医术是相当不错的。

想到夫人的身体,奶娘竟是对楚大夫寄托了几分希望。这般想着,脚下未停,脚步匆匆的朝着山上赶过去,她要与夫人说说楚大夫。

这般想着,眼中闪烁着急切。

“小姐,这人好像不是寻常人家的婆子。”麻雀一直都有在旁边偷偷观察着。

以她这么多年做丫鬟的经验来看,这婆子身上透出来的气息,跟她同类人很像。

或许是大户人家的婆子也说不准。

楚娇听了麻雀的话,很配合的点了点头。适才诊治的时候,她也发现那婆子身上的气度与普通的婆子有些许不一样。

如今听到麻雀这番话,倒是很赞同。

“我看见了,那婆子是从一辆大户人家的马车下来的。”一直在旁边当个透明人的车夫,悄默默的举起手,告诉那边正在说话的两人。

不是他偷听,是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他很不巧的听了进去。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她们二人。

“哦,什么样大户人家的马车?看清楚上面写了什么字吗?”麻雀马上上前追问着。

车夫低着头想了一会,说:“好像是个宁字。”

宁?凤璟当时告诉她太傅府叫什么名字来着?好像就是个宁字。

难道她锦鲤附身,大鱼自己上钩了?

“小姐,这问这个做什么?”麻雀不知道楚娇的目的,见小姐的关注度比较偏,好奇的问了一句。

楚娇笑了笑:“没什么,就是很好奇那般气度的婆子出自哪个府。”

见此,麻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再说奶娘那边

到了寺庙里,找个小沙弥问起自家夫人。因她家夫人每年的初一十五都会山上来进行,寺庙里的人几乎都认识。

见奶娘发问,很快就领着她去了香客的院子去。

这个院子偏寺庙的后面,是专门为了在这里借宿的香客使用。轮到大户人家的夫人和小姐前来,都是独门独院。

现在小沙弥带他们去的就是宁家女眷专属的小院子。宁夫人刚从拜佛的地方回来,这会人累了,躺在床上歇着。

脑子里现在混沌,矛盾的很。她见到了小红口中说的那妇人,肚子隆的很高,夫家的婆婆和小姑子都在小心翼翼的陪着。

坐在旁边她都有听他们在说怀孕的事,似乎还是个双生胎。对于吃了偏方就怀孕这件事,他们一家子也不隐瞒,遇到相熟的人都会笑着告知,意在分享他们的喜悦。

宁夫人听了很心有点蠢蠢欲动,但她之前也吃过偏方的苦,不敢轻易相信。

想等着奶娘回来,与她相商,听听她的意见。

恰好,外面传来奶**声音。宁夫人来了精神,从床上坐起身,等着奶娘进来。

脚步声由远而近,不多会,房门轻轻的被人从外面推开。

奶娘见到夫人,脸上多了几分疼宠的笑意,见宁夫人坐起身,几步上前:“可是累着了?”说着,拿起旁边的靠垫放在她的背后,嘴里还不满的嘀咕着:“小红那个丫头去哪了?怎么不在屋内伺候着?”

“我让她办事去了。”宁夫人笑着对奶娘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你,谁都我身边都不习惯。”

奶娘是跟着她陪嫁来的,一直对她忠心的很。至于陪嫁丫鬟,她当初想挑几个跟着,可那会因为别的事就耽搁了。以至于她到现在,最值得信赖的就是奶娘了。

“奶娘,我与你有话要说。”见到奶娘来了,宁夫人便把刚才进香的时候见到的那名吃了偏方的孕妇说与她听。

说到偏方,奶娘至今对夫人之前吃偏方身体受损,还心有余悸。所以她不太支持,可是瞧着夫人显然是动心了。

奶娘知道夫人的苦楚,也懂得她的急迫。外面都说宁家有情有义,几年不能怀孕,依能坐稳夫人之位。

可她是一直陪着夫人的,外人看不见的东西,她都能看见。

老夫人他们最在意的是子嗣,结果娶回来的几年都没有身孕,心中不着急是假的。

但他们很在意宁家的名声,整个朝廷都以他们家做标榜,自然不能做了让大家反感的事。

何况他们也不亏,正好借此事为自己博个好名声。若是再过两年,只怕对夫人不利。

“夫人,老奴打听到一些事……”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