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养权臣:娇妻秀色可餐

家养权臣:娇妻秀色可餐

作者:李沐颜
主角:宋瑜沈珺 分类:古代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09-27 11:08:03

优质古言穿书小说《家养权臣:娇妻秀色可餐》,是作家大大“李沐颜”的最新力作,文中的主人公是宋瑜和沈珺。小说详情梗概:宋瑜穿书了!作为一个现代人,这件事原本没什么稀奇,可是穿成书中那个权倾朝野男人的恶毒前妻是闹哪样?她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能够安然无虞,但现实是残酷的,女配注定不会落得好下场!为了保住小命,宋瑜改了作天作地的性子,孝顺公婆,友爱弟妹,一门心思的赚钱养家,活脱脱一个二十四孝好媳妇!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宋瑜摇头:“无需三张,两张桌子就好,届时桌子也需重新定做,尺寸还要缩一些,靠墙放置,一面只需坐下一人便可,这处要留个宽一些的过道。”

张勇不明所以,不过既然东家这么要求,他也没话说。

再三确定了李氏也没有意见之后,便开始说价格的事儿。

“这些做来倒不算难,不过是明档的这处台子需要多花两日,统共四日便好。”张勇点着手指盘算了一二,就道:“咱们邻里邻居,我也不框你们,台子与桌子都需重做,料子费用要高一些,算工钱在内,我叫三个兄弟过来,最低二两三钱银子,另外还需这四日的三餐。”

这个价格不便宜,但材料费也包含在内,倒也还算地道。

宋瑜答应了下来。

张勇下晌带了三个人过来认认门,又丈量了一番尺寸,就急忙忙的出去联系料子了,临走前承诺宋瑜,明日便可动工,沈家负责的三餐也是从明日开始。

今日不用熬制卤水,所以比昨天的工序要简单一些,宋瑜口头说了几句,调整了一下味道之后,剩下的基本李氏自己就能做好了。

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忙碌了两天一下子得了闲,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见堂屋门边两侧挂着一大束扎起来的菜干,就忽然想吃烧饼了。

“娘,这菜干子什么时候做的啊?”

李氏瞥了一眼:“年前做的,用的萝卜缨子,过年的时候你爹拿它炖把子肉老香了,可惜我做不好,其他的也不知道拿它做啥了。”

“那我做个烧饼吃吧。”

“成,多做几个,晚上也不用忙活做饭了。”

“哎。”

大锅如今长时间放着卤水,宋瑜懒得再起个小锅。

见给沈三郎熬药的小炉子还热着,随手揉了一坨面团,将挂在门口的干菜泡了一把切碎炒干,又剁了一团肉糜与炒好的干菜混合,调好味,包在面团里,擀成薄薄的牛舌状。

她此前也做过这个,多是用的江浙梅干菜,与这种蒸了又晒的菜干味道自然有些不同,不过对于常人来说,切细炒了之后,区别轻易察觉不到。

沈家自然没有烤窑,但有一个小平底锅,与传统的鏊子不大相同,其实更像是一个铁盘,却多了两个耳朵,宋瑜就将它当成平底锅用了。

放在小炉子上,大小正合适。

刷了薄油,将饼胚放上去,盖上盖子,不多会儿,就闻到香味了。

两个小家伙儿吃完饭就出去玩儿了,这会儿玩儿累了刚回来,就闻到与卤味不同的香味,眼睛一亮就朝着厨房跑。

“嫂子!我回来了!”一听这响亮的声音就知道是蓉姐儿。

宋瑜将干菜肉烧饼翻了个面,“正好,烧饼要出锅了,快去洗洗手。”

蓉姐儿没去,先跑过来给宋瑜介绍小朋友。

“嫂子,他是宝儿,新来的。”

宋瑜一看,蓉姐儿背后站着一个胖乎乎的小娃娃,瞧着比蓉姐儿耀哥儿还要高一些,表情怯生生的,见宋瑜看过来,还有些害羞。

不过倒是挺懂礼貌,小声的叫了一声:“嫂子。”

宋瑜笑了,“好孩子,跟蓉姐儿一起去洗个手,等会儿过来吃烧饼。”

小家伙儿跟蓉姐儿一起过去了。

李氏进来嘀咕着:“这娃娃瞧着眼生,也不知道蓉姐儿从哪个巷子带回来的。”

过了一会儿,三个小家伙儿就排排站在厨房门口。

烧饼干脆焦香,外皮酥脆金黄,每个有成人巴掌大,宋瑜将它用油纸包起一半,留在外面一半,正好可以给小娃抱着啃。

一人分了一个,给到宝儿的时候,小家伙儿眯着小小的眼睛,“谢谢嫂子。”

宋瑜捏了捏他肉乎乎的脸。

“行了,你们出去玩儿吧。”

三个小家伙儿一溜烟儿的蹦跶出去了。

将剩下的面团生胚都烙完,数一数有十好几个,李氏吃了两个,赞不绝口,给沈三郎送了三个,宋瑜自己就吃了两个,也就只剩下六个了。

原想着晚上再炒两个菜加点儿卤味就够了,结果没多会儿,廖公子就上门了。

问及来意,廖公子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道:“我家娘子怀有身孕,这几日不见吃好,方才见宝儿吃的烧饼太香,便嘴馋尝了一口,这就喜欢上了,廖某厚颜,不知可否请沈嫂子和沈娘子让几个烧饼。”

“我说宝儿那孩子瞧着钟灵毓秀,定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原来是廖公子家的。”李氏笑道。

廖公子立刻就和李氏聊起了家常。

一听是给孕妇吃的,宋瑜自然没有什么话说,便将那剩下的几个烧饼都打包给廖付岩带着了。

廖付岩就站在院子里的厨房口,自然还闻到了卤味的香味,念及昨晚上吃的那个味道,不禁砸吧砸吧嘴,问了今天卤味出锅的时间,让李氏务必给他留一碗肥肠和一个猪脚。

说着,还顺道的将烧饼和晚上卤味的钱都留下来了。

李氏一边咋舌廖付岩的有钱,一边欣喜。

昨晚上做的卤味差点儿没卖完,这些肉食成本又高,偏生今日买的食材似乎比昨日还多,李氏就怕剩了就不新鲜了。

现在起码先出去了一碗最难卖和最贵的,可不是高兴的很嘛。

结果,预估错误了。

天擦黑,李氏刚把摊子支出去,住的左近正在收摊的人就赶紧过来了。

“沈嫂子,还有昨晚上那个卤肥肠吗?给我来一碗。”

“婶子给我切个猪蹄儿,要肥点儿的。”

“沈嫂子出摊了,那豆腐皮给我称些,多放点儿卤汤啊。”

一下子,李氏就开始忙了起来。

宋瑜原是新嫁进来的小媳妇,这几日一直在厨房里忙活没露面,李氏主外,仿佛已经形成了默契,但见实在是围的人不少,李氏有些忙不过来,就出去帮忙了。

宋瑜的刀工好,李氏就加卤汤打包,两个人合作起来,速度就快了不少。

“猪肝不错,沈娘子给我切半斤吧。”

“好。”宋瑜随手拿起一块,掂了一下,一刀下去,分开两半,然后就要去切其中偏小的一半。

那开口的妇人赶紧道:“我只要半斤,可不带多的。”

唯恐宋瑜也是那种随手多切多花钱的人。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