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神女:纨绔少主深深宠

倾世神女:纨绔少主深深宠

作者:柚柚九耳猫
主角:杨九九凌可煜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28 11:45:05

男女主是杨九九凌可煜的小说叫做《倾世神女:纨绔少主深深宠》,文章的作者是柚柚九耳猫。故事的主要内容是:杨九九天选之女,在一次大战中忘却所有记忆。遇见了凌可煜,他是门派少主救她于生死存亡之际。而他是魔都少主,两人本应对立为敌。可他护着她,杨九九却爱着凌可煜。一个自己深爱之人,一个深爱自己的人,他们又该何处何从?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五年后

金黄的封灵坛愈发稳定,凌音副坛主的居住所,每个早晨凌音都站在雕花填漆床前,呆呆地站上几个时辰,凌风派的弟子都知道,几年前,副坛主带回一个人,医治无效后,死于此间房,有一次少爷凌可煜曾跑入房中玩耍,便被副坛主责罚了三天三夜的修炼。

凌音看着床上有一个盒子,盒子中装有杨毅的灵武的实物----竹萧,神情痛苦地说:“杨毅,你已走五年了,若不是魔毒的毒阴险,你又怎么可能走得如此之快,你为一女子叛出门派,我寻你多时,寻见了你又让我们阴阳两隔,怪我,如今九九依旧没有找到。”

几年了,凌音每日都如这般,凌音正在默默流泪时,房外传来一阵声音,“父亲,坛主邀你议事。”说话的正是当初趴在窗户上偷听凌音与杨毅对话的凌风派少主----凌可煜。

褪去了当初的稚气,一头墨锦似的黑发垂在肩头,仅在发顶束了一只紫玉钗,露出宽阔光洁的额头,下面是一双斜飞的浓眉,宛若天际翱翔的鹰,自由而尊贵,细长的眼眸顺着眉上挑,透出一泓清透的眸光,宽大的白色滚边长袍,笼在他的身上,卓然飘逸,敞开的斜开领口露出里面紫色的衣襟,紫白交映,既纯洁,又邪恶,既神秘,又高贵。

凌音听后,擦擦眼泪,恢复了平日里庄严的模样,走出了房间,并细心地将房间关好,便出门去了,凌可煜见父亲这个模样,无奈地看了看那个房间,转身追上了父亲的脚步。

在封灵坛的议事大殿在坛塔的第一层,在议事大殿的四个位置,凌音坐下便问道:“尚峰,近年来,魔族好像停息了,没有发起什么战争,这会不会是阴谋?”

坐在上位的那位被叫做尚峰的人并没有有所反应,反而凌音对面的紫色发色披在肩上,稀少的碎发散落在娇小的脸庞上,露出一双淡紫色的双瞳,精巧的鼻梁,粉嫩的嘴角优雅的微微上翘,清风派花意回答道:“阴谋?也不一定,近期,封灵坛山脚下的封印有些裂痕了。”

坐在下位的蔚蓝色头发,着一袭蓝色长袍的冷剑派冷锋听完侧位的两位副坛主的话,皱了皱眉清秀的眉间,说着:“尚峰,是否有所对策?”

久久没发言的坛主尚峰缓缓睁开了金色的双瞳,一阵清风拂过,扬起了他不算散乱的金黄发丝,精致的脸庞,看上去怎么看也不觉得是一个男人的脸颊,性感的嘴唇轻轻动了动,看着清风拂来的方向,道:“该来的总归是要来了,今日叫各位来是商讨一个月后的封灵坛弟子的测试。”

其他三人不约而同抬起头来看着脸上没有波动表情的尚峰坛主,这时,尚峰又开口了,“花意,你派你的人下山开始宣传了。”

花意副坛主仰起娇小的脸庞,,微微点了点头,“好。”

蔚蓝色的发色盖着那张清秀的脸,冷冷的说着:“子尚,那我们需要准备什么?”

尚峰又重新闭上了眼睛,淡淡地说:“想好测试项目,好了,散了吧。”

几日后

仙郁森林静谧的如静止一般,仙郁大殿两个侍卫站在门口,大殿之内,命郁子正闭眼修炼,这时,一个慌慌张张地倩影跑进了殿中,看到命郁子,就停下拱手行礼说:“师父,九九的生命俑已经开始衰老,九九也出现了苏醒的现象。”

命郁子听后,扬起唇畔,莲步款款的走出大殿。

命郁子看九九恢复的样子盛好,只是早已不是当初小姑**模样了,躺在生命俑里的九九肌肤如云,沁出一层淡淡的樱粉,粉腮红润,秀眸紧闭,透出一股娇憨,身形纤弱。

和熙的日光之下,九九的皮肤白若霜雪,透着点点粉红,其色骄若冬梅,艳胜春花。

命郁子见九九有苏醒的迹象,心想:前几日,天帝便传来简讯,让我送离九九,看来时候差不多了。

接着,命郁子向九九进行了最后的治疗,确定无误后,对身后的两名弟子说:“你们将九九送回灵人界,大可将她放在封灵坛众山群的某一处。”

身后的两名弟子拱手,说道:“是。”

命郁子便看着九九被弟子送出仙郁森林,心中不禁有些难过。

封灵坛群山的某一处

阳光透过山洞的空隙,直射进来,打在九九的脸上,九九动了动手指,睫毛微微颤抖,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眼睛,睁开了眼,九九便一下坐起,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心想: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

想着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九九痛苦的抱住了头,大叫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我叫九九?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九九情绪稳定后,看了看周围,大叫道:“有人吗?”

而回应九九的是回应,九九见无人回应,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嘀咕到:“没人?好吧,那我自己走出去。”

九九走出山洞就直接蒙了,这座山离封灵坛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并且,树林高大,九九苦笑道:“是谁把我送到这里来的?怎么走出去啊?这里又是哪里啊?”

抱怨完了,一个人又踏上了漫无目的的寻找出口的路上,而在这片山的另一边,一群人跟在一个青年人的身后,这时,他身后的中年男人对他说:“少主,灵兽已寻找的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走在前面的青年,笑了笑说,“李叔,我才出来没多久,回去又要被父亲逼着修炼,你就再让我玩会儿,”不等李叔回答,凌可煜便对身后的人说,“来,在这里做个陷阱”

李叔见一群人上前替少主干活时,自己便不好再说什么,对凌可煜问道:“少主,你在这里设个陷阱是何用意?”

凌可煜坏笑道:“李叔,我听父亲说,在这座山中,有一群灵力薄弱的灵猪,刚好我饿了,嘿嘿嘿。”

李叔看着少主的模样,心中也是心疼,从小到大,副坛主对少主也是关爱有加,只是修炼方面也是非常严格,就让少主多在外呆些时候。

凌可煜见众人将陷阱已经设好,便道:“走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休息。”说着,向陷阱放入一块包子。

九九正四处寻找出口,走着走着出口倒是没找到,却把自己的肚子弄饿了,这时,九九走着,见一棵大树下居然放着一个包子,九九咽了咽口水,小步跑上前,站在离包子还有两米的地方停下,对四周大叫:“有人吗?”

九九见没人回应,就走上前去拿包子,九九蹲下拿起包子,抱在手里正要吃的时候,凌可煜的陷阱被启动,九九还没来得及,就被一根细绳倒掉在树上。

九九大声叫道:“救命啊。”

见无人回应,九九苦笑的说到:“我怎么莫名其妙地到了这里?还莫名其妙的被抓?我还不想死呢。”

过了一会儿,九九听有脚步声,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凌可煜跑过来,见树上倒挂着一个人,大笑到:“你为何入我圈套?”

九九见来的人并没有打算放自己下来,还嘲笑自己,大骂道:“原来是你设的陷阱,快给我解开。”

凌可煜一挥手,身后几人跑上前,解开了细绳,九九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九九狞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派了派身上的灰层,跑过去就准备给凌可煜颜色看看,九九还没到凌可煜的面前,九九就被几人拦住了。

九九生气地看着凌可煜,可凌可煜笑着问她:“你叫什么名字,为何出现在这里?”

九九见他对自己越来玩味,心里就越生气,“我为什么告诉你我的名字,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

凌可煜见九九一头粉蓝秀发,粉红的脸颊,也算是美人一个,心想:为何出现在此处呢?

凌可煜见她不是说谎的模样,便说道:“在下封灵坛凌风派少主凌可煜,如今,你行迹诡异,我将把你抓回封灵坛。”

九九一听又要被抓了,惊慌说到:“你凭什么抓我?”

凌可煜不回答她,大叫一声:“来人,拿下。”

九九惊慌的说,“不行,你凭什么抓我?”凌风派弟子正准备抓九九时,炼药宗的人跑了过来,九九见有人来了,便惊慌跑到炼药宗的身后去站着,装的可怜兮兮的模样,对炼药宗的第一大弟子----宋岩说到:“宋大哥,这些人要抓我。”

宋岩问道:“杨姑娘,你没事吧。”

九九乖巧的摇摇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流露出可怜的委屈。

宋岩看到,转身对凌可煜说:“煜兄,几月不见,你的灵力又愈发厉害了。”

凌可煜见炼药宗的人来了,便知道想带她走是很苦难的,便笑道说:“岩兄便来无恙啊。你认识她?”

语落,便把手指向九九,宋岩笑道:“煜兄,我与杨姑娘有一面之缘,今早我炼药宗弟子来寻药草,不幸迷了路,刚好遇见杨姑娘,她为我们指引,这才把草药采齐。”

凌可煜冷笑道:“可是她进了我的陷阱,还意图对我进行攻击,我需要带她回去。”

宋岩也不退步说到:“杨姑娘也算是我们炼药宗的恩人,你若要人便直接向我们宗主寻吧,宗主给的时间不少了,我们先行离开了。”

九九见凌可煜被怼的无言以对,开心的向他吐了吐舌头,一同跟着宋岩离开了,凌可煜见九九这番模样,心里燃起一团火,心想:要不是父亲与炼药宗宗主关系甚好,不愿父亲有所难处,否则,以我的灵力怎会留不住一个顽劣丫头。

李叔见炼药宗的人离开后,对凌可煜说:“少主,现在怎么办?”

凌可煜生气说到:“回去了,没心情玩了。”

九九和宋岩走着,问道:“宋大哥,你们刚刚说的灵力是什么东西?”

宋岩一脸惊讶地看着九九问道:“杨姑娘,你怎会不知道灵力是什么?”

九九一脸无辜地的说:“我不知道啊,我醒来就在这片林间,脑海里只知道我叫杨九九,其他的想不起来了。”

宋岩说:“既然这样,那你先随我回到宗门,问问宗主。”

九九乖巧的点了点头,跟上了脚步。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