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暴君想嫁我

总有暴君想嫁我

作者:少年花花
主角:鹿云汐冷玄烈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28 13:35:19

女主叫鹿云汐男主叫冷玄烈的小说是《总有暴君想嫁我》,这是新锐大神作者少年花花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故事的主要内容是:鹿云汐本是一代神偷手,却不小心偷到魔王身上。睡了他还不说,拿了东西就跑,此时某位魔王的脸黑的吓人!“来人,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魔王大人,不负责行不行”“不行,你这辈子都别想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日过西山,刚到将军府门口,还未踏进去。胸前就多了两把墨色长枪拦住了她的去路。

寒光自眼底一闪而过,她抬头瞥了门口两个侍卫一眼。

本来还在鄙视她的两个侍卫,在接触到她那森冷的眼神后,只觉得,脊背一凉,如堕入了冰窖里。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准备奚落鹿云汐的话也噎到了肚子里。

“不想死的话就滚开!”她冷冷的开口。

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四散开来,两人一瞬间居然感觉到了强大的杀意,竟鬼使神差的退了开来。

突地,“啊——”的一声,屋里响起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个声音是——秋菊!

原主唯一衷心的贴身侍女。

鹿云汐眼里的寒芒乍现。飞身跃入将军府的大堂里。

入眼,辉煌的将军府正堂里,一个浑身血衣的女子匍匐在地上。

背上从肩膀到腰部有一大块伤口,正在汨汩地往外流血。

猩红的鲜血在她身下蜿蜒成了一个血洼。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大堂里。

秋菊身边,一个身穿粉衣漂亮少女,手执长鞭立在一旁,满眼厉色瞪着地下浑身是血的秋菊,漆黑长鞭的倒刺上还有鲜红的血肉。

在看到鹿云汐后满脸震惊!一双漂亮的凤眼里,满是震惊后的疯狂之色。

鹿云汐讽刺的扯了扯嘴角,目光森冷。

鹿云娇!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鹿云汐在看到秋菊折断的手臂时,心中猛然一窒。

她知道这是原主残留的潜意识,那条断臂是在秋菊斗兽场为鹿云汐挡魔兽时折断的,本来就没有医治,现在又被鹿云娇给打的成了一寸一寸的,如泄了气的皮球般贴在地上。

鹿云汐狭长的凤眸里溢满滔天怒火。

她的人,也敢动!

也许别人都觉得她是个冷情的人,但是只有最亲近的人,知道她是最护短的!

“鹿云汐!你这个**!居然没死!”鹿云娇满脸狰狞地望着鹿云汐。

为什么!卫海里魔兽众多,她一个**为何还会活着回来?!

鹿云汐满是疤痕的脸上,冷冷勾起了一侧嘴角。

眨眼间来到了鹿云娇面前,快速抬手。

突地,“啪——!”的一声,鹿云娇脸上多了一个五指印。

脸上的刺痛感让鹿云娇脑袋一蒙。她捂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鹿云汐。

她被打了!她居然被一个**打了!怎么可能!这个**是什么时候到自己眼前的!

鹿云汐却没有管一脸不相信的鹿云娇,径直走到已经昏死过去的秋菊身旁,动作轻柔地扶起了她来。

“鹿云汐!你这个**!你居然敢打我!”鹿云娇转身朝鹿云汐大吼道。

鹿云汐打了她后,居然还不理她,更是激怒了她。

尖锐刺耳的吼声,几乎刺破鹿云汐的耳膜,她微微蹙眉。

脸上勾起了笑意,只是笑不达眼底。

“我身为你的嫡姐,你却长幼不分,呼我为**,你说你该不该打!”

“你这个**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鹿云娇,几乎被气的吐血。

鹿云汐背对着她,侧过了脸,道:“五日后爹爹便会从边境回来,若是我少了一根寒毛。你说,你所塑造好妹妹的形象,还能让他相信吗?”

原主父母的爱情曾羡慕了多少旁人,父亲乃是护国大将军,母亲乃是天云大陆修罗城,城主的女儿凤舞,一曲惊鸿舞,曾惊艳了多少人!

多少王公贵族拜倒在她惊鸿舞裙之下,就连当今圣上西凤皇也不例外,只可惜红颜薄命,生下鹿云汐不久后,在一次刺杀中,凤舞为救鹿震天而死。

没过一个月皇上便把丞相女儿柳含烟赐婚于鹿震天。

鹿震天心生愧意,便让柳含烟好好照顾鹿云汐,只是他常年在关外。很少回来,柳含烟对着鹿震天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并不知道柳含烟背地里虐待她。

每次从关外回来,鹿云汐都畏畏缩缩不说话,让鹿震天很是失望。

鹿云汐冷下了眼来。

她可不是原主,怎会任由他们揉圆搓扁来?

鹿云汐不在看一脸恨意的鹿云娇,抱着受伤的秋菊径直去了天云阁。

身后的鹿云娇捂着脸,眼里溢满了疯狂的恨意。

这个**!她一定要让死无葬身之地!她才是将军府的嫡女!她才是太子妃!

门外跑进来的丫鬟春桃,看到鹿云娇愤怒的脸色,顿时心惊肉跳,也许别人都觉得二小姐是善良平易近人的天才,但是她长年跟在鹿云娇身边,她可是很明白鹿云娇的手段。

“小姐!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打伤你?”春桃小心翼翼,正准备用秀帕帮鹿云娇擦脸。

鹿云娇转头狠狠地宛了她一眼。啪的一声,鹿云娇抬起白皙的手臂,一巴掌甩到春桃脸上。

“你们这些**!你们刚才都去哪里呢?!大门口守门的两个狗奴才!连门都看不好!居然把鹿云汐那个**放了进来!让行讯房的人把他们两个剁碎了喂狗!”

说完鹿云娇便气冲冲的去了柳含烟的风烟阁。

留下了一脸惨白的春桃立在大堂里。

鹿云汐看着躺在床上,出气多进气少的秋菊,眉头紧蹙,快速的从无尽空间里拿出了一套碧绿银针,抬手撕下了自己的裙摆,一寸一寸缠绕着秋菊折断成几节的手臂。

鹿云汐探着秋菊的手腕。

秋菊现在脉搏微弱,必须止血。否则就会流血过多致死。

鹿云汐拿起银针如行云流水般扎入秋菊后背,看似简单轻而易举,每一步实则非常复杂。

在最后一针扎完,鹿云汐额头上的汗水流到了睫毛上,她收起银针,脸色苍白的看着呼吸已经平稳的秋菊。

她轻呼一口气,这才放下紧迫感。

总算是把秋菊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若是她在迟来一步,秋菊必死无疑。

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翡翠银针,眸光微闪。

这银针居然比自己过去用的凤尾针还要好,没想到那傲娇的魔祖好东西居然还挺多。

她将银针收进无尽空间后,给秋菊拉上锦被,起身净手。

刚洗完手,大门口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砰——!”的一声,朱红的木门就被一脚踢开。

鹿云汐瞥了一眼,门口女子乌黑柔顺的长发被盘成了漂亮的发髻,几缕碎发披散下来。

带出几分飘逸灵动淡金色的绣花长袍外,罩了同色的半透明纱衣,一直拖到地上。

一张眉眼微挑的脸勾魂夺魄,让人很难猜到她的年龄。

只是此时女子的脸上布满寒霜。

鹿云汐眸光平静,微微扯了扯嘴角,道:“什么风把柳姨娘吹来了?”

柳含烟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鹿云汐喊她姨娘,她的鼻子几乎气歪了。

她最痛恨别人在她面前提姨娘二字,凤舞死了这么多年,她总是在鹿震天面前提扶正的事,鹿震天却总是有理由搪塞她,后来时间长了,府里只有她一个女人,别人自然而然的称呼她为夫人,没想到今天这个**居然敢叫她姨娘!

等等!鹿云汐这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居然敢跟她对着干!

哪一次这个**见到她不是吓的跪在地上!难道娇儿说的是真的?

这个**从卫海回来性情大变?

一旁的鹿云娇冲着鹿云汐破口大骂。“鹿云汐你这个**!你是想死吗!居然敢呼娘亲为姨娘!”

鹿云汐讽刺的撇了鹿云娇一眼,道:“我倒是不知我何来多了娘亲?我母亲只有一个,那便是曾惊艳四方,修罗城城主女儿凤舞!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代替她的!”

若是喊恶毒的继母为娘亲的话,她怕她会吐!

“你!”鹿云娇气的说不出话来,她转头对柳柳含烟道:“娘亲!你看这个**!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柳含烟满眼探视望着鹿云汐。一双妖媚的眸子里满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意。

难道这个**在卫海遇到了机遇?得了宝贝?不然一个**怎么可能一夕之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便的如此胆大妄为!

“鹿云汐!不要以为在卫海没死,成我就没法子对付你了!”柳含烟阴冷着望着鹿云汐。

鹿云汐嗤笑一声,扯起了一侧嘴角,撇了柳含烟一眼道:“我若是在将军府里出事了,你觉得鹿震天还会让你好好呆在这里吗?你所努力的一切不得都白费了?”

她可是知道鹿震天有多心疼愧疚她这个**的!

柳含烟眸光一骤,狠狠地宛了鹿云汐一眼。

“除非你一辈子呆在将军府不出门!”

“那姨娘你就睁大眼睛看好我了!别失了机会!”

鹿云汐鄙夷的瞥了柳含烟一眼后,便躺在一旁的檀香木椅上闭起了眼,似乎是要睡觉一般。

柳含烟怨毒的看了鹿云汐一眼后,粗喘一口气,转身离开。

“娘亲!娘亲!”

鹿云娇叫了几声离去的柳含烟后,转身满脸狰狞道:“你个**!你不要得意!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鹿云汐微微掀起眼帘,看着满脸扭曲的鹿云娇,寒意自眼底一闪而过,她微微勾起嘴角,道:“那我就瞧好了!”

看着鹿云娇气呼呼摔门而去的背影,鹿云汐眼底寒芒乍现。

鹿云娇,正好,有些帐也该算算了!

鹿云汐在门外用石头摆了一个**阵法,相当于结界,除非解开阵法,否则任何人都无法进来,这是过去组织里老大交给她的,不管过去还是现在看来,都是挺好用的!

关上门后,她在一旁的贵妃塌上躺了下来,沉沉睡去,这一天太累了!

后半夜里,鹿云汐脸上一阵毛绒绒的触感将她惊醒,她瞬间向上冲拳,却打了一个空。

她快速坐起,眼神锐利地扫视了四周。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