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少娇妻在劫难逃

席少娇妻在劫难逃

作者:锦荼
主角:顾天瑷席灏勋 分类:言情 状态 连载中 时间:2021-09-30 11:37:37

《席少娇妻在劫难逃》这本小说一直备受读者的关注,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顾天瑷和席灏勋,故事由作家大大“六颗樱桃”精心编写,喜欢本书的读者可以多多关注一下,小说简介:兜兜转转,没想到对的人竟然一直在身边!当年顾家生意遭到了重创,为了替父亲偿还债务,顾天瑷不得不抛弃自己的尊严。阴差阳错中她与一个男人达成了一笔交易,可是后来因为一些突发事件,她并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只许下了一个四年之约。四年后,顾天瑷来到了约定的地点,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早就等在那里。可是刚刚还完“债务”的她,并不知道对方正是父亲战友的儿子。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喝了一口。

席逸琛站在旁边,手里也端着一杯香槟,他亦浅抿。

沉默片刻后,顾天瑷轻说:“三少,四年前谢谢你带我去见干爹。如果不你出现,保安是一定不会让我进入席氏大楼的。

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我。”

“记得。”席逸琛看着她微微笑,“那么美丽的女孩子,我怎么可能不记得。我不过是举手之劳,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帮助你的。”

当时顾天瑷受快去世的顾怀锋之托去见席泰全,结果因为衣衫有些陈旧而被狗眼看人低的保安拦住,他把顾天瑷往外推,行为很粗鲁。

顾天瑷说她有急事,眼泪都掉了下来,保安也没有心软让人去通知一下席泰全。最后还差点把顾天瑷推攘在地上,是席逸琛及时伸手把她扶住。

问明缘由后,席逸琛带着顾天瑷直接去见了席泰全。

“后来那个保安被开除了。”席逸琛说。

顾天瑷笑笑说:“其实想来,他秉公职守,也没有任何的错,不必开除。”

“开除他并非是因为他拦你,而是态度问题。”

“总之,非常感谢你。”

席逸琛菀尔。

他再抿了一口香槟,对顾天瑷颔颔首:“我先过去了。”

“好的。”

席逸琛朝人群中,他想去向朱婉蓉夫妻道别。

半途,一道身影从花丛里踱步出来,淡淡的烟雾锁着那张略带寂寞的脸。

“她很漂亮,是不是?”是曾晨依,她低沉沉的说。

“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席逸琛说完,直径离开。

曾晨依低着头,盯着夹在两指间的香烟,飘逸出的烟雾,“呵”一声笑了。

***

客人陆续散去。

顾天瑷准备大家一起去送李淑琴和朱国豪。

李淑琴拉着她的手,体贴的说:“天瑷,你就不用送了。你穿着高跟鞋站了一晚上,又穿着这么长长拖尾的礼裙,行动也不方便,你就赶紧回屋去休息一下吧。

我看得出来,你不爱穿高跟鞋,脚一定很难受了吧。”

“还好,外婆,我能坚持。”顾天瑷说。

“不用撑了,去休息吧。不过今后,要多练习穿高跟鞋,今后出席这种宴会的场合很多,纵然不喜欢穿,但也要去适应。

女孩子穿高跟鞋更优雅。”李淑琴温和的说。

“好的,外婆。”顾天瑷微笑,乖乖的样子。

李淑琴心里喜欢,和顾天瑷再说了几句话,才和朱国豪离开。

席灏勋去送两位老人。

车子就停在大门口。

席灏勋搀着李淑琴上了车。

李淑琴挽住他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勋儿,天瑷是很好的女孩子,你可不要错过。”

席灏勋不置可否,只淡淡的笑着,搂了搂李淑琴:“不早了,你和外公回去,早些休息。”

李淑琴知道他在逃避,佯睨了他一眼:“姥姥说的话,你要放在心上,姥姥活了几十年,看人很准的,天瑷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

她今晚穿高跟鞋站了一晚上,很累很辛苦,你多少去关心一下,知道吗?”

“好好。”席灏勋应着,替两人关上了车门。

顾天瑷回到大宅,坐在玄关处换鞋子。

当把鞋从窄小的尖头高跟鞋里脱出来的时候,她感觉到一阵轻松。这是她二十二年来,第一次穿这么高的鞋子,且还穿几个小时,一直站着。

真累!

顾天瑷伸手,揉了揉脚踝,忽然发现小脚指拇旁,有一个亮晶晶的水泡。

轻轻一碰,还有些疼。

她弯下腰,准备把水泡挤破,一片阴影罩过来:“不要硬挤。”

顾天瑷抬头。

是刚进门的席灏勋。

“一个小水泡,没事的。”顾天瑷说。

她一向大大咧咧,一个小水泡,在她眼里是掐破就完事的,连伤都算不上。

“用消毒的针挑。”席灏勋说,“以防感染。”

顾天瑷:“……”

豌豆大小的水泡也会感染……

富家子弟的生活,果真娇贵。

想当年,她在孤儿院成天打着光脚飞跑时,难免受伤,也不见感染。

不过现在,生活在处处讲究的席家,她也只好“入乡随俗”了。

“好吧。”顾天瑷说着站起身来,“医药箱在哪里?”

席灏勋沉默了一下说:“我去给你拿。”

说完转身离开。

顾天瑷怔了一下,重新坐到凳子上。

他这是在关心她吗?

呵呵!

还是别多想了。

等了一会儿,席灏勋拧着医药箱过来,他弯腰,把箱子放在顾天瑷的脚步,迟疑了一下站起身来,语气有点低淡淡的:“自己会弄吗?”

“会。”顾天瑷说。

挑一个水泡而已,那能有多难。

“好吧,你自己弄。”

顾天瑷:“……”

她可没想过,他会帮她挑水泡。

他能帮她去拿医药箱,已经是很友善的行为了。

“嗯,谢谢你。”顾天瑷说。

她弯下腰,把医药箱打开,拿出酒精和棉签。

她把脚从拖鞋里退出来,发现席灏勋还站在旁边,便扬了扬眸。

席灏勋正低帘看着她的脚。

他是要看着她弄吗?

正想着,席灏勋突然回过神来,表情微微一变,眸子里浮了几分冷意,突然转身离开。

像是突然间有人惹了他生气似的。

顾天瑷纳闷,她没有惹到他吧!

怪人!

顾天瑷取了一根针,用酒精喷了喷,开始挑水泡。

席灏勋没走多远,就遇上了席温琴。

席温琴招呼了一下他。

席灏勋没理会,直接上楼,可是刚跨了两步梯级,他又停下来,微微侧身,对席温琴说:“她在大门口挑水泡,让她弄完泡个热水脚。”

席温琴:“……”

她,哪个她?

席灏勋说完就上了楼,席温琴还没来得及问。

不过走到大门口看到顾天瑷时,她就明白过来了。

原来,是顾天瑷。

席灏勋竟然连她的名字都不提起。

这种情况,不是讨厌对方就是喜欢。

可席灏勋叮嘱她让顾天瑷泡热水脚,肯定不是讨厌,那么就是……有点意思了!

席温琴看着顾天瑷穿着礼裙的美好身姿,不禁浅浮笑意。

这么美丽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不打动人心呢。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