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爹上任,妈咪不要跑

新爹上任,妈咪不要跑

作者:小小微微雨
主角:乔宁韩寻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09-30 13:53:05

虐爱言情小说《新爹上任,妈咪不要跑》,小说是以乔宁韩寻之间的感情故事作为主线编写,原创作者“小小微微雨”,其中主要故事内容是:一场车祸,让儿子的身世暴露: 什么?这人是你的新爹?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谦谦摇摇头,笑着说:“刚才爸爸给我吃了一块。”

唐诗语从手边的塑料袋里拿出来一袋饼干:“那,要不要吃这个?”

谦谦摸了摸肚皮,摇摇头:“下午爹地给我吃过了,爹地说,一天不能吃太多。”

乔宁又问:“那喝一点水吧。”

“爹地也让我喝过了。”

乔宁脸上的笑终于有些挂不住了,在心里狠狠地翻了个白眼,看着韩寻:“时间也不早了,韩先生差不多要回去了吧?”

韩寻还没有说话,谦谦就瘪了嘴:“爹地,你要走了吗?”

韩寻摸了摸孩子的头,微笑着问:“那谦谦希望爹地走吗?”

小孩子不会撒谎,不舍都写在眼睛里,央求道:“爹地不要走好不好?今天晚上就陪我睡觉好不好?”

韩寻挑了挑眉,看向乔宁。

虽然他的眼中并没有挑衅,只是平平淡淡地看了一眼,像是在征求意见。但乔宁就是觉得他在挑衅。对谦谦说:“谦谦乖,叔叔很忙,不能陪你睡在病房里。有妈妈和星姨陪着你好不好?”

谦谦眼神期待地看向韩寻,见他没作声,知道是不可能留下来了,沮丧地点点头:“那好吧。爹地,你明天还来吗?”

韩寻想了想,说:“我也不能确定,如果能抽到空,我就过来。你要乖乖打针吃药。”

“乖乖打针吃药,你就会过来看我吗?”谦谦一脸期待。

韩寻不忍心直接拒绝,考虑了一下,点点头说:“明天如果没有空,后天我再来。爹地要赚钱,以后给谦谦买玩具。”

谦谦听了,高兴地点点头,伸出手问:“那,能不能打钩钩?钩钩了,就一定要来哦。”

韩寻失笑,但还是郑重地把手伸了出去。

乔宁叹了一口气,觉得心口微酸。

以前谦谦也一直盼望着胡君昊能陪他,乔宁骗他说爸爸工作要忙到很晚,其实回家以后都去房间看了他,但他已经睡着了。这样说完的直接后果就是,孩子不愿意去睡觉了。

要等爸爸回家。

唐诗语看了一眼乔宁脸色,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抬手拍了拍她的肩。

韩寻走后,唐诗语又陪着玩了一会儿拼图,星姐便带着他去擦洗了。谦谦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有伤口的地方不能沾水。

唐诗语看着谦谦进了洗手间,感叹道:“不管怎么说,孩子需要一个父亲。老胡这个父亲实在让他太失望了,小孩子不会表达,但其实长久缺失父爱,已经让他很没有安全感了。乔宁……”

“别说了,我是不会让他跟着韩寻的。”乔宁知道唐诗语想要说什么,直接打断了她阻止她再说下去,“也许短时间内,孩子会比较依赖他,但是时间长了他会知道,我才是那个能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

说谦谦就是她的命根子完全不为过,她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儿子让给其他人。

唐诗语:“但是……我看韩寻现在的态度,不像那么轻易会放手。”

“那又怎么样,我会争取到底的。只要我不愿意,谁也别想把孩子从我身边抢走。”乔宁的语气很坚定,唐诗语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也没再作声了。

第二天上午,乔宁正在给孩子削水果,胡君昊的电话打过来了。

他的电话乔宁最近都没接,时间长了他也不再打了。现在又打电话过来,大概是为了宋玉兰的事。

乔宁把刀放下,让星姐继续削,起身到走廊 上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接通了电话。

“喂?”

然后把电话拿得离耳朵远一点。

果然,电话那端胡君昊的声音几乎是咆哮地:“乔宁,你是什么意思?你对我妈和小雪做什么了?”

乔宁不知道宋玉兰和林雪在胡君昊面前是怎么说的,但她也不在意了。

“喂,你说话!”

乔宁便开了口:“我妈被**气得进了医院,今天才刚要出院。你倒来问我对她做了什么?”

“你……”

不等他把话说完,乔宁便打断了他:“行了我不想再掰扯这件事情,抽个空,把婚离了吧。”

“呵……”胡君昊冷笑了一声,“这么迫不及待?”

乔宁不自觉地把韩寻昨天跟她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这婚是离定了的,早离晚离能有什么区别?拖下去又有什么意义?我跟你离了婚,不正好给你的小三腾位置了吗?”

“你别说得跟你……”

“噢,”乔宁再次打断了胡君昊:“你是想着**嘴里的那20万吧?胡君昊你听清楚了,结婚八年我不欠你任何东西,孩子也不欠你的。这些年你是怎么对我们母子,你自己心里有数,我没找你算帐就已经是够给你脸了。把我妈气到住院的事,我也没找你麻烦,你别太过份了……”

胡君昊似乎是气得不轻,好半天只听见他抽气的声音。最后放下狠话:“好,行!乔宁,你给我等着!想离了婚拿着钱自由自在了是吗?我告诉你没门!你骗了我8年,以为就能这样算了?你做梦去吧你!”

乔宁被他的话气得太阳穴都突突地跳,对着电话吼了一句:“你有病吧!”后,愤然挂了电话。

她真的是火大。

这个时候就特别想把唐诗语拖出来揍一顿,狠狠揍的那种。

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跟胡君昊这种人走到一起?蹉跎了八年的青春不说,现在更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般,甩都甩不掉了。

当然了,只要乔宁同意赔钱,立刻就能离婚。

但她实在不甘心啊!

这些年受的所有委屈,独自带孩子养孩子的辛酸,谁又能赔给她?

在走廊上吹了半个小时的风,她才总算是平静了心情,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推开病房的门。

她前脚刚进门,龚琪后脚就来了。向她打招呼:“乔小姐。”

又看向谦谦:“谦谦小少爷。”

乔宁纠正:“什么小少爷,叫他谦谦就行。”

“好的,乔小姐。”

乔宁问他:“龚先生现在过来,有什么事吗?”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