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山神有神通

超级山神有神通

作者:吾独醉
主角:刘飞赵小丫 分类:都市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0-08 11:17:08

强者逆袭小说《超级山神有神通》是由作家大大“吾独醉”正在连载中的一部火爆新文,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刘飞和赵小丫等,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刘飞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娃,虽然从小成绩优异,但是奈何父母接连去世,家中还有患病的嫂子和上学的妹妹,他便决定辍学在家,担负起了一家人的生活开销。一次意外他发现了女友背叛他的石锤,在推搡之下头部磕到石头上晕了过去。随后脑海中竟然出现了一部《山神造化经》,阴差阳错中得到了山神传承,自此穷小子开启了逆袭之路。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刘飞下午采的种子,大概有五六种,基本都是叶类和全草类。

果实类,根茎类,还有花类,藤皮类的草药种子,他有意识的没有采。

因为季节和成长时长问题,他特意只选了这两类的种子。

反正这次的试验,更多是为了测试催熟符。

挥了挥胳膊,感觉到自己还有足够的力气,刘飞就趁热打铁,把这些草药种子,都翻种在空下来的地里。

种地很有讲究的,尤其是这种草药,特别讲究行距株数等专业问题。

好在刘飞脑子里就有一本无差错百分百正确的大百科全书,所以他基本没犯任何专业性错误。

一袋子种子,刚好把五亩六分地完全种满。

这次真的有点累了,坐地上一边休息,刘飞一边想到:“只有催熟符,显然是不够的,要是还能有灌溉符,除草驱虫符,收获符,翻地符...”那就完美了。

夜色如水,初夏的夜晚并没有什么凉意,刘飞歇了一会儿,盘腿坐正,开始今晚的重头戏,炼制催熟符。

结果不到一分钟,脑海中就传来一个信息,炼制催熟符,条件不成熟。果实未到成熟期,不可进行催熟。

哇!这可是新信息。那些玉米,果然是到了成熟期,才可以催熟,并不像一般的网文写的那样,用了就会瞬间收获。

在这一刻,刘飞感应到脑海里的符文,居然又多了几个,而最鲜明最亮堂的,就是叫做灌溉符。

我靠!这就一语成箴,言出法随嘛?

刘飞立刻翻转脑海里悬浮着的符文,试图查看里面的具体内容。

但是除了灌溉符,别的符文根本翻不动。

就连曾经用过三次的催熟符,现在也混在其中,分辨不出是哪章。

刘飞立刻判断,脑海中各种符文的使用,实际上是跟农作物的生长进程紧密相关的。

像现在这种情况,只能适用灌溉符,所以才只能翻动它,查看它。

就是不知道,炼制灌溉符,是不是和催熟符一样。

刘飞盘腿坐好,汇聚真气,开始专心炼制灌溉符。

耽误了将近两天,再次炼符,已经有些生疏,第一次没有成功,第二次又没成功。

刘飞有点沮丧,体力和真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努力再试第三次...

唰!

这次貌似成功了,刘飞觉得一小股神识,冲破天际。

这里的天际,其实就是他的脑海,冲出脑海,那应该就是在外面形成了符文。

睁眼一看,果然一个淡金色大大的符文,悬浮在半空,上面隐约有云朵,雨滴的图案。

“普通灌溉符文”。作用时间两小时,作用范围,两亩半土地左右。

这是脑海中,对符文名称和作用的介绍。

刘飞抑制住喜悦,运用最后一点儿真气,把金符对正一块刚种好 的地块,施用下去。

符文渐渐下降,沉入土地当中,不过还留了些淡淡的金光,笼罩在外。

几乎是立刻的,刘飞感应到丝丝的凉气,头顶上的月光,也渐渐暗了下来。

这是...积雨云来了?

夜色太暗,刘飞看不出什么,不过身上感觉的温度又低了些,接着,一丝雨丝就飘了下来。

“灌溉符...果然下雨了!神奇啊,**!”

刘飞慢慢后退,看着雨丝飘在那块大约两亩半的地块上,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绝对算得上是灌溉了。

如果在高山上没水的地方,或者是沙漠里,这绝对是价值万金的无敌法门啊。

只不过对地就分在河边的刘飞来说,却又觉得有点不满足,看来只是灌溉,没有缩短生长期哦。

回去睡觉,天亮再来看效果。

疲惫的刘飞匆匆回家睡觉了。

一觉醒来,已经快八点了。

林玉芬心疼小叔子,没忍心喊他起来吃饭,自己去院子里侍弄菜地去了。

刘飞爬起来洗漱,见厨房里有皮蛋瘦肉粥和炸的油饼,立刻香甜的吃了不少。

林玉芬做饭的手艺很高,以前家里没有这样的条件。现在食材多了, 兄妹俩每天都能吃到不同的美食。

刘飞吃饱了,背上背篓,带上镰刀锄头,去地里看情况。

地的四周,玉米秸秆堆得不少,看来得费点力气搬回去,做烧柴。

来到昨晚那块降雨的地前,刘飞仔细看了半天,应该说有差别,那块地是湿润的,谁都看得出浇过水了,但是地里的作物嘛,至少现在,还看不出两边有什么不同。

刘飞解开地里拴着的水桶和扁担,去河里打水,浇灌另一半昨晚没灌溉到的地块。

如果最终,两块地的生长时间和收成,相差不大,就说明灌溉符的作用并不大。

挑了半天水,把那一半也浇了个遍,刘飞抹了把头上的汗水,正想歇一下,忽然,远处有人喊道:“来人啊,救命...”

刘飞一愣,这大白天的,什么情况?仔细听听,貌似是桥那边的,也就是湖桥镇那边,传过来的声音,是个女人的声音。

他能听见是他耳音好,换别人,可能根本听不见。

总不能见死不救,刘飞抛开扁担水桶,上了电动车,一扭油门冲了过去。

这桥这边,和刘飞的地一样,也算是离村里人家最远的地了。

刘飞冲过桥足有一百多米,才看见前边大树下,好像有两个女孩,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年纪都和自己相仿,站着的看见自己就哭喊着叫救命,坐着的一声不吭,可是满脸都是泪水。

刘飞冲到她们跟前,把电动车一丢,急急问道:“怎么了?”

站着的短发女孩惶急的说:“我们村的小丫,好像被毒蜘蛛咬到了,你救救她,把她送到医院吧。”

刘飞看向地上坐着的长发女孩,皮肤很白,脸蛋也蛮不错,衣着很普通,此刻脸上满是眼泪和汗水,正哀哀的看着他,并没有说话,不过看他的表情,貌似有一点惊喜,和害羞的感觉。

刘飞顾不得那么多,问道:“咬在哪儿了?现在什么感觉?疼还是麻?”

“小丫,小丫问你呢,说话,疼还是麻?”短发女孩一见刘飞像是个懂行的,立刻来了信心,连忙追问长发女孩。

“不咋疼...也不咋麻,但是,我心里害怕...”长发女孩终于说话了,声音软糯好听,看着刘飞的目光,就像看着心慕已久的情人,充满信任,依赖的感觉。

刘飞觉得有点儿奇怪,却也先管不了那么多,又问道:“哪儿?咬哪儿了?”

两个女孩,再次沉默下来。

长发女孩终于指了指自己的两腿间,满脸通红起来。

“咬...咬到那儿了?”刘飞冷汗直冒。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