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偏偏要种田

王妃偏偏要种田

作者:小苏打
主角:温沁木渊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0-08 11:55:37

《王妃偏偏要种田》是一部发行中的女频重生题材小说,该书主人公是温沁木渊,小说故事简述是:一朝穿越,她成为可怜农家女 上有恶毒继母一家奇葩 下有低智幼弟养活 她表示不慌,身为毒医双修的女强人,她先收拾继母,脚踹恶兄,再抚养幼弟,生活过的好不惬意。 直到一个容貌双全的男人搂住她的腰身:“怎么,睡完就跑?” 温沁呵呵一笑:“要不给你点钱?” 男人低笑,摩擦着她的脸颊:“不,我要你…与我江山共赏。”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是入了寒气,等会儿我替你针灸一下,再给你开个方子。”

“能治好吗?需要花多少钱?”

那人局促的搓了搓手,有些尴尬,他平常吃药,也是捡便宜的吃。

“严格上来说,你算是我第一个病人,前面那个闹事的不算,所以你每天找时间来我药铺,我免费替你做针灸。”

温沁看他穿的粗布麻衣,长相也憨厚,也不介意帮一帮他。

“章子,你帮我把柜台上的那副针拿过来。”

“好嘞,您稍等。”

章子就是那个孩子,小跑着进去,拿出来了温沁的一副银针。

温沁让他点了蜡烛,在上面灼烧高温消毒之后,就让病人将裤腿撩了起来。

“温大夫,就这样扎吗?”

有人在旁边感兴趣的看过来,他们不是没见过人针灸。

但是像温沁这样,一举一动都像是水墨画一样,白皙的双手就算是拿着长度骇人的银针,都看起来赏心悦目。

温沁没回答,专心施针,寒气入体导致关节疼痛,针灸可以促进血液循环,调理气机。

温沁对针灸甚至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章法,几根银针下去,没过多久,那人就一脸惊奇。

“温大夫,我感觉我的腿,好像轻松了很多,也没有那么疼了!”

“这段时间你经常过来,一个月左右,应该就可以了,但是这段时间一定要给腿部注意保暖,有条件的话用热水泡泡脚,敷一下膝盖。”

温沁将银针收起来,那人起身走了两步,肉眼可见的轻巧。

“温大夫,谢谢您,太谢谢您了,您真是菩萨下凡。”

“不过举手之劳,下一位。”

温沁面上宠辱不惊,越是这样,周围来的人越多,没过多大会儿,这条巷子就来了不少人。

口口相传,大家都知道西街来了一个仙子一样的温大夫,长得漂亮,人善心美,而且医术非常精湛。

……

一天下来,温沁也是肉眼可见的疲惫,天色渐渐晚了,但是来看病的却是越来越多。

“抱歉啦各位,今天太晚了,我们家温大夫义诊的名额也够了,要是谁还需要看病,明天早点儿来。”

温沁又看完一个病人,章子起身拦住了后面的人。

“别呀,温大夫,我们都等了这么久了,给我们也瞧一瞧吧,我这两天都头疼的厉害,睡不着。”

有人不太甘心的叫了一声。

“抱歉了,今天真的太晚了,温大夫看了那么多人,也是需要休息的,各位请回吧,明儿早点来就是了。”

章子陪着笑,好声好气的跟他们说。

“我们等了那么久,温大夫就这么走了?还说什么义诊,我看只是来做做样子吧。”

温沁敏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你想怎么样?”

温沁抬眸看他,不同于和病人交流的温和,目光冰冷。

被她看的瑟缩了一下,那人有些恼怒,自己居然被个小姑娘吓到了。

“我们能怎么样,温大夫人这么好,替我们也看看吧,大家都等了那么久了,温大夫这么厉害,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不好意思,温大夫今日义诊名额已够,若想看病,明日再来。”

木渊从药铺里出来,目光阴翳的盯着挑事儿的人。

“可是,我们都……”

木渊手腕儿活动了一下,却被温沁抬手搭在了上面:“没事。”

属于她的温度透过肌肤传过来,让木渊骤然平静了下来。

“这位大叔,您可知道什么是义诊?”

“不就是替人看病吗?”

王二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想起来那边给的钱,眼里泛起来贪婪,理直气壮的开口。

“你说错了。”

温沁微微一笑,眼里却没有温度。

“是不收钱替父老乡亲们看病,是感念大家邻里相亲,因为没钱,看病难,但是如果你以此来要挟我,那我就即日起,继续收费看诊,你给够了钱,我可以替你诊脉。”

对于这种人,温沁没有要客气的意思。

“明明一开始就是你说不收银子替我们诊脉的!”

王二大声嚷嚷,试图让其他人跟他统一战线。

“免费是看在大家都不容易的情分上,不免费是本分,我今日已诊脉五十余人,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特殊的,让我给你开先例。”

“我,我……”

“我看你不像是看病,反而像是来挑事的。”

温沁眉眼凌厉起来,她身后的木渊更是蠢蠢欲动的样子,吓得王二一个哆嗦。

“温大夫,您不用理会这种人,知道您是好心,明日大家早来一会儿就好了。”

有人开口。

“就是,这人看起来一点儿病都没有。”

王二被木渊的眼神看的发抖,仿佛被什么大型猛兽盯上了一样,浑身发冷,赶紧跑着离开了。

“谢谢各位的理解,明日同样的时间,我会继续在这儿诊脉,有需要的大家明日早点过来。”

说罢,就和木渊回了药铺。

章子倒是古灵精怪的,没有进去,不知道跑去了哪儿。

知道今天温沁不诊脉了,外面的人也都散了,包括那个王二。

回到药铺,温沁整理着今天记载下来的问诊记录,因为一整天的义诊,肩膀都有些酸疼了。

“温大夫。”

章子从外面探头探脑的进来。

“进来吧,今天你也辛苦了,我在后面炖了鸡汤,一会儿一起吃些。”

温沁看到章子,招了招手。

“谢谢温大夫!”

章子也没客气,进来坐到了一边。

“刚刚做什么去了?”

温沁随口问了一句。

“我让狗子他们跟着那个怪大叔去了,狗子他们说,那个怪大叔去了东街的药铺,温大夫,我觉得他肯定不是好人!”

温沁拿笔的收一顿,皱眉看着章子。

章子被她看的有点儿忐忑:“我,我就是看他不像好人……”

“以后不要擅自这么做,万一对方是穷凶极恶的人,很有可能会**灭口,知道吗?”

温沁严肃着脸跟他讲道理,这个孩子,太不知道轻重了。

“我,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章子被训的蔫儿下来,整个人都没了精神一样。

“狗子是谁?”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