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一品毒后
一品毒后

一品毒后

作者:月石
主角:穆如月凌末凡 分类:言情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0-08 13:39:45

讲述主人公穆如月凌末凡之间感情故事的《一品毒后》,是金牌小说作家“月石”倾心打造的古言小说,精彩内容介绍:当代中医学女博士,一朝醒来居然正在生孩子。 等等,那稳婆的手势不对,还有这温水掺了麝香,这哪里是产子,分明要一尸两命! 撂倒稳婆,千辛万苦生下孩子,昏迷后却被扔进了柴房,还要和奸夫家丁一同浸猪笼,这也太悲惨了吧。 ……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等一下!”

穆如月霸道地拦在他面前,他这样出去就是送死。

“让开!”凌末凡摇摇晃晃,但眼神异常的坚定。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凌末凡眼神一凛,右手紧紧握住秋水,背部的肌肉绷紧,刚凝固的血痂又裂开了,他如同一头濒临绝境,但依然凶狠的猎豹。

就在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屋外的侍卫时,身旁那个一脸菜色的女子,忽然以闪电般的速度刺向了他的背部。

近在咫尺,加之女子出手迅捷,重伤之下的男子并未闪开,只来得及颤动肌肉,躲避女子的武器。

一脸菜色的女子指尖夹着一根尖针,尖针刺入了男子肌肉里,男子的肌肉轻轻颤抖,大穴避开了尖针。

孰料,银针似长了眼睛,针身颤抖,刺入了移走的大穴。

大穴被制,重伤的男子竟不能动弹,连开口都不行。

大意了!

凌末凡脸上浮现出一抹恼怒之色,又无可奈何。

“夫人——”

屋外,传来恭敬的声音,因穆如月身份尊贵,他们并未闯进来。

“呵——”

穆如月发出了一个哈欠声,双手却又在男子身上扎了几针。

凌无咎的夫人?

凌末凡恼恨时,又升起了疑惑,他这个同父异母的二哥,向来喜好男风,从未听说过娶过妻?

而且,屋子里的这个女人,虽然眼睛非常明亮,但干瘦枯黄,凌无咎的品位一向很高,不会中意这样的女人。

夫人,还有这一手出神入化的银针,难道是江湖中的那位毒医木夫人?一时间,凌末凡心中闪过了数个念头。

仓促从燕山赶来,他并未知晓京衙上的事情。

“什么事?”穆如月装作不耐烦的样子。

屋外侍卫听到里面的哈欠声,心已放下大半,但职责所在,还是问了一句:“王府内闯入了刺客,夫人可有见过刺客?”

穆如月瞄了一眼一脸铁青的凌末凡,回道:“如果真遇到了刺客,我还能这样回话吗?”

话外的意思,就是没有见过刺客。

凌末凡诧异地望了穆如月一眼。

传闻毒医木夫人,脾气古怪,喜怒无常。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身为凌无咎的客卿,居然帮助了一个刺客。

要知道他刚刚还用剑指着她,威胁过她。

“那这窗……”另一名侍卫疑惑地问道,之前巡逻的时候,夫人这边的窗户是关闭的,但现在却开着。

“屋里闷,我透透气。好了,赶紧去抓刺客吧,再磨蹭下去,刺客真要跑了。”穆如月不耐烦地说道。

“是,那就不打扰夫人了。”窗外传来恭敬的声音,接着脚步声逐渐远去。

等侍卫远去后,穆如月上前,关好门窗,然后仔细地打量着凌末凡。

饶是凌末凡胆大,都被瞧得有些发毛。

传闻木夫人脾气古怪,经常会作出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有次,甚至试图用猩猩的腿接到人的腿上。

在凌末凡胡思乱想时,穆如月握着银针,在他身上连刺几针。

“虽然我封了你的经脉,但痛感神经没办法封闭,而且这毒很霸道,我拔毒的时候,你给我忍着。”穆如月说道。

原来是拔毒,凌末凡的神情倒是放松了许多。

至于痛,在沙场上征战多次的战神将军,岂会喊痛。

“这衣服有些碍事——”

身旁传来“木夫人”的唠叨声,接着“刺啦”,“刺啦”的声音连响,凌末凡上身一凉,本已破烂的衣衫,全部给扯了下来。

凌末凡的一张俊脸憋得通红,所幸是背对穆如月。

穆如月哪里去理会凌末凡的这些心思,作为后世穿越而来的国医大师,这种都只是小场面。

别说光着上身了,就是全部都看过。

刺客后背的伤口,翻开的皮肉上泛着幽紫幽紫的光芒,正是这剧毒,让武艺高强的刺客几乎内力全失。

配解毒药的话,太费时间,她也不可能一直留着这个刺客。

所以——

用点霸烈的手段吧!

穆如月深吸一口气,目光炯炯,整个人的精气神提到了极致。

接下来患者会很痛,但没办法,这个世界没有麻醉药。

刚才的银针只是封住经脉,不让毒素扩散,接下来的针法,才是真正地拔毒!

穆如月深吸一口气,指尖已然握着一根银针,不过她并未立刻出手,而是默默计算着时辰。

人体血液流经穴位与时辰是对应的,毒素正是靠血液传送到五脏六腑。血液是河流,穴位就如同河堤。

只要穆如月巧妙地利用河堤,便可以让河流倒流,毒素自然也被逼出来了。

当然,这其中有很大的凶险。

一旦控制不好,河堤崩溃,不仅是毒素,连血液都会喷射而出,届时患者便会失血过多而亡。

默默地计算时间,就在某一刻,穆如月举起手,手中的银针快速地落在凌末凡的背上。

被封住经脉的凌末凡,忽然感到体内的血脉猛然震动一下,紧接着,连带周身数百个大穴都齐齐震动起来。

这感觉,就像是无数的海浪在拍打着堤岸。

疼!

那海浪似无数根尖针不断刺激着凌末凡周身所有的大穴,即便以凌末凡的定力,在哑穴没有被封住的情况下,一定会叫出来。

下手真狠!

“扑——”

一股碧绿的毒液,夹杂着鲜血从伤口喷涌而出,整个屋子都布满了一股腥臭味。

穆如月如释重负,额头已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最棘手的毒我已经帮你解开了,外伤看似很重,但并无大碍。腹部那一掌……”说到这,穆如月沉吟一下,作为医者,望闻问切,望字居首,刚才撕开凌末凡的衣服时候,已将伤势瞧得七七八八了。

腹部那一掌真狠,阴柔之力渗入五脏六腑,上达心脏,下至会阴。

说着,穆如月走到凌末凡跟前,右手轻轻地在凌末凡腹部抚了抚。

凌末凡没有动,也无法动弹,但耳根子红了。

穆如月继续以专业知识剖析。

“心脉那边,暂时用银针封住,所以暂无大碍,但阴柔之气下行,若不及时处理,则会损及肾水,轻则男性功能丧失,重则肾衰竭。”穆如月得出结论。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