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宠妻:王爷妻管严

冷王宠妻:王爷妻管严

作者:锦墨
主角:阮惜玥孤御衔 分类:古代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1-10-08 14:40:57

《冷王宠妻:王爷妻管严》是一本已完结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是锦墨,主角是阮惜玥, 孤御衔。文章讲述的是:他和她死前真心流露,原来早已在十岁那年,孤御衔就早已倾心于她,这一次她重活而来定要好好和做一对真夫妻,陪在他身边,做他唯一的枕边人!当然她更要找出那个陷害她的人,让她们也尝尝死亡的味道!阮惜玥发现,她家夫君有点改变…… 直到某天,阮惜玥扶腰起来,黑沉着一张脸,说好的清冷的王爷去了哪里?王爷不会也穿越被掉包了吧?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次日清晨,阮惜玥被叫醒,今日是回门之日,所以孤御衍不得不把她叫醒。

等着阮惜玥都收拾完以后,孤御衍带着准备好的东西一并随着阮惜玥回侯府。

阮惜玥的心情一直都是好的,孤御衍不再躲着自己,也许是个好开头也不一定啊!

只是,竹青却这个时候出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安静。

“王妃,外面传言,煜王妃阮惜玥乃是灾星降世,不配与煜王成婚,城外堤坝就是示警。”竹青轻声的在马车外给阮惜玥说着,这个就是要说给孤御衍听着的。

阮惜玥皱眉,就这点?竹青是觉得自己受不住吗?

“竹青,你还是把话全部说了吧,不说了你自己也憋的难受。”阮惜玥捻起一颗酸梅放嘴里,满不在乎的说着。

孤御衍听了一直在注意她的脸色,却发现并没有什么不悦,除了刚刚竹青没有说完,微微的皱了一下眉。

竹青默了,王妃,王爷还在呢,这样真的好吗?

等着阮惜玥都吃了三颗酸梅了,也不见竹青继续说,她都等的不耐烦了。

“既然你不说,那我替你说,说我狐媚转世,定不会守住妇道,勾引人是本事,出墙是常事,对不对?”又不是没听过,至于吗?阮惜玥心里吐槽。

她要是出墙,至于前世三年都还是清白之身?笑话。

孤御衍听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心中莫名怒意,正想为阮惜玥反驳。

却被阮惜玥抓住手掌,看着她巧笑倩兮。

“王爷何须动怒,不过我猜测,如此传的,估计是王爷的桃花吧,只是此人心思缜密,这样的说法都能说出来,惜玥佩服。”阮惜玥说起来是有点小吃醋的,孤御衍的烂桃花可谓是滔滔不绝,连绵不断,斩都斩不完。

经过阮惜玥的提醒,孤御衍算是想到了,自家王妃是在挤兑自己呢,这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怎么行动看自己的心意,真是小机灵。

只是孤御衍因为阮惜玥的吃醋,而心情大好,吃醋代表什么,吃醋了就代表着这玥儿心中有自己啊,不然谁会在意有几朵烂桃花?

“桃花再美,却比不得玥儿美。”孤御衍深情款款的看着阮惜玥,将心中的大实话说出来。

阮惜玥唰的羞红了脸,谁说孤御衍闷骚的?谁说孤御衍清冷的?谁说孤御衍是个愣头青的?站出来,她保证不打。

“王爷巧言善辩,臣妾佩服。”阮惜玥假正经的回答孤御衍的话,可已然通红的耳朵却在告诉孤御衍,他的王妃要恼羞成怒了。

轻笑一声,孤御衍便不再说话,他担心自己继续说下去会把人给逼急了。

阮惜玥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掀开一点点车帘,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街景,暗自懊恼怎么就这么容易被堵住了呢?

自己应该强硬一点,然后宣布**啊!

“王爷打算如何处置巧蓉姑娘?”受不了长时间的烦闷,阮惜玥问了个无厘头的问题。

引来了孤御衍的皱眉,巧蓉?是谁?

看着孤御衍略带迷惑的皱眉,阮惜玥莫名的心情很好。

“巧蓉姑娘是王爷昨日带回来的女子。”阮惜玥提醒他,前世孤御衍也带着这个巧蓉回府,而这个巧蓉也是个心机深的女人,自己名声坏,这个巧蓉可是一个少不得的神助攻呢!

“她不过是遇难者之一,而且她知道一些事情,便带回来了,王妃这是在吃醋吗?”孤御衍难得的在调侃阮惜玥,看着阮惜玥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脸红,其实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阮惜玥撇开脑袋,不去看孤御衍,什么时候开始他竟也学会了这般油腔滑调了。

马车“踏踏踏”的行驶,马车里面的人,却有些略显安静。

孤御衍注视着身边的阮惜玥,他能感受到阮惜玥的不好意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嘴角微微一勾,显然他的心情很好。

阮惜玥完全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为什么孤御衍不一样了?

为了避免他们之间的尴尬,阮惜玥想要说点什么,可奈何马车已经停下,她猜测着是到了侯府了。

孤御衍先她一步下来,随后拒绝竹青上前,自己扶着阮惜玥下车。

而侯府的人一早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着煜王如此对待阮惜玥,心里各有各的心思,除却一人,阮惜玥的父亲,当今定南侯阮定天,看见阮惜玥那一刻,他就在想着是否有受伤。

“爹爹!”阮惜玥在孤御衍在搀扶下到了定南侯面前,给自家爹爹福身行礼。

“哎!玥儿看着脸色不错,爹爹甚慰啊!”之前还害怕这煜王对女儿不好,不过看这情形,怕是宠着都来不及,这就好,他也就放心了。

“爹爹,哥哥还未回来吗?”阮惜玥问着自己唯一的亲哥哥,阮翰轩,依稀记得,今日便是哥哥归期,可在归来的路上,遇上盗匪,虽保住一条命,却废了双腿,断了子孙根啊!

如今看来,事情并不简单,和梁氏绝对脱不了干系。

“你哥哥怕是要迟上片刻了。”阮定天也是叹息,他的一儿一女,都是命运多舛的,如今女儿的已经解决了,是时候到儿子的了。

阮惜玥在看着自家爹爹说这个的时候,梁氏的眼神好像不对劲,心中冷笑。

梁氏,如今她已然重生,可不会傻到认为这件事只是单纯的遇劫而已。

“爹爹,我们进去说话吧,这站门口成何体统。”阮惜玥学着自家爹爹最习惯的话。

阮定天无奈的看了看阮惜玥,这孩子,就知道乱来。

“好,煜王,臣思女心切,忽略王爷,请王爷恕罪!”实际上他就是故意的,故意吊着胃口。

阮惜玥偷笑,爹爹居然还有这后招。

含笑推着她爹进去了,边推边说着。

“爹爹,我们家王爷大人大量,不会计较的。”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